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城

2015-08-14 14:36 作者:我把流年写你听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夕阳的余晖打在远处的一幢高楼上,楼身粼粼的玻璃窗反射出金黄的微光,那一方未曾留意过的窗台,久久地沉默着,却在浮尘的流动里闪闪发亮。像一只抖动着热泪的眸,在渐渐沉寂的光亮里,目送天边最后一抹斜阳,那团燃烧的火焰,从地平线的站台上,收起告别的最后一条流光金带,默默消逝于天边,昼落起,每日如此。

远处窗台,渐暗了下来,天边的微光,失复存在,是窗台闭上了眼,还是夕阳已经走远,在这圆融万千的世界里,或许,都是。

在站牌前伫立良久,等一辆小城里按照固定轨道行驶的车,一百二十度的时钟轮回时间角度,是它的周期。它围绕着等车的人们转,像地球围绕着发光的太阳转,等车的人们也会发光,他们的光亮源于手掌心,那种光亮,色彩斑斓,瞬间变幻莫测,特别是在夜里,掌心的光亮能让你看到专注的眼神,以及那孤独灵魂

源源不断的车,从望不见尽头的左边,从看不到终点的右边,向着望不见尽头,向着看不到终点驶去,在不同的空间维度里,它们穿梭不息,斑驳的胎痕,炽热的色彩,疲惫的人群,一并疾速飞驰,时光,悄然地慢了下来,人们都喜欢用快的节奏来“控制”时间么?在同等的时间里,做了更多的事,路过了更多的风景,似乎是为更多人所认同的。然而时间,缓缓流淌着,我们在时间的指缝中匆忙流走,事,做不完,风景,阅不尽,有什么是有尽头的呢?往长远了,都该是没有的。

路途的风景,映照在车窗里扭曲,然后飞逝而过,恢复原样,我,还在等着车。

小城里没有山,我看到的山,在很远的地方,而最远不过故乡,故乡也是小城,群山环绕的小城,绵延的山层叠着矗立,独守一处,千古不动。长满千芜的山下,我等过车,上车后,一路车途颠簸,在车窗里,看沿途的野枝桠垂青,涩花果滴露。山里斜阳满地,清风落窗,那时向着风向,跑向山顶,目送夕阳,它正燃烧的红亮,等着有心人。那时我的眸里,想必也是闪闪发亮着,在浮尘的流动里,盈泪的眼里藏着闪烁的微光。凡此种种,未曾想过他日竟会有此念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顺势打开掌心的光,排列尽然的照片里,看到好友游历过处的桂林风光,那是早已耳濡目染的好去处,少时受了文人的指引,起了欣赏的兴致,奇形高耸的山,沉默宁静的清流,山水同善。城因山水闻名,山水因文闻名,世上的很多连带关系莫不如此。那天,她说,二十年前,她曾到过那山水小城,而今再去,却没了当年的心致,看山看水,到头来看的还是人,山也沉默,水也落寞。想想近些年游历过的名胜,闻名不见得就是好的。

了,这小雨比夜来得早,比车来得早,撑开格子样的伞,遮住伞檐下的光阴,看那雨落若帘,千丝万缕,顺风而去。雨滴弹落在,尘扬的车道,站牌旁的叶丛,道边的树群,这些混入钢筋水泥的自然,却是怎么看都不觉自然,索性只成了摆设,装点小城的纷繁路道。

雨停了,它的到访,只一会的功夫,它暗示着什么。

车来了,收起伞,上了车。我的去向是另一座小城,那是一个念想的尽头,那座小城没有站牌,有的是无尽的不知名的山,我曾在山下等过车,在山上看过日落。

透过车窗,我看到霓虹灯,路灯渐起,灯光下的路面干干的,仿若没下过雨一样。

昨天夜里,也下了场雨,是场大雨,风乱雨骤,落地的雨水漫入窗台,和着平日里的琐碎,湿了一地,碎了一地。今晨起早扯帘伤神,捡拾乱象前苦慰了好一阵,雨夜里落地破碎的花盆,散乱的泥,卧倒着奄奄一息的小花,倒像是风暴中坚强绽放的泥花,盛开在地板上,那该是雨夜创造的艺术品罢,赠的及时,不算是悲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76776/

小城的评论 (共 7 条)

  • 雪灵
  • 雨袂独舞
  • 淡了红颜
  • 虚妄的伊
  • 荷塘月色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