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猎狐

2015-07-20 13:37 作者:辽东柞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远方蜿蜒飘来,在村前一处陡峭的山崖下折了一个弯,冲出了一处不大的深潭。河岸旁有几十户人家,多是茅草房,间或有一两家红瓦房,隐在青石垒成的院落中也不显富庶。山崖上是一处陡坡,再往上是一排渐高的山峰,拱卫着三座主峰。这座山宛如一座屏障,挡住了山外的世界。

村里有个老陈,生性有些粗野,村民都惧怕他几分。他有两个最,一是打猎,二是饮酒。时值文革末期,当地是蔬菜队,靠吃返销粮生存,半年也吃不到一回肉腥。这老陈没事就琢磨如何能弄点野物,扣麻雀、药山鸡、套野兔,如有得手,用它们炖上土豆,再喝点邻村酿的白酒,酒酣耳热,侃侃大山,倒也其乐融融。只可惜当地的野物太少,像他之类的人又很多,以至于山鸡野兔等都近绝种。

他盯上一只狐狸已经很长时间了。这狐狸几经生死,也积累了丰富的求生经验——它行踪诡异,很少走正常的林间小路,因为那里经常被下了套索;它多捡地势陡峭人很难立足之处行走,而且一般不走重复路线。这弄得老陈总是空手而归,费了不少心事,白出了不少力气。相反,那狐狸反倒算计起了他家,叼走了几只鸡。几个回合下来,老陈恼羞成怒了,以至于后来不再是为了猎物而狩猎,而是为了复仇而狩猎,如此过了两年。

辽东不像辽西,山上很适宜林木的生长。即便季被齐刷刷砍光的山坡,来年经过,又会长成齐腰深的灌木。在这样的环境里,很难发现隐秘其中的狐狸之类的小动物的身影。因此,除了冬季,老陈都在防范狐狸,尽量避免这不速之客的到访。可人总得打盹啊,深人静之时,挡得再严的鸡窝也不敌狐狸的狡猾,于是几次深更半夜传来鸡声嘶力竭的啼叫,慌得老陈光着身子往外跑,可早就不见了狐狸的踪影,按捺不住,便大放粗口,搅乱了四邻的好

又是一年秋季,群山被秋霜染成了斑斓的色彩。枫叶红了,柞树映得满山金黄。正是丰收的季节,山梨、野猕猴桃、榛子、山核桃都成熟了,山上又有很多蘑菇。这几天,从生产队收工回来,老陈就上山,采来山货好换点零花钱。他的独生儿子也长大了,好像出生时报错了似的,这孩子文文静静,好像一个大姑娘。村妇愿嚼舌头,说这说那,但老陈不管这些,对儿子异常宠爱,不大的年龄也惯着他陪自己喝酒。有时上山时就带着儿子,尽管自己没学问,但父母的天性,都喜欢教育子女,絮絮叨叨,那孩子也不反驳。爷俩边唠边采山货,似乎忘记了世间的烦恼。可那狐狸并没忘了老陈,这天,老陈采完一只蘑菇后,一抬头,忽然发现离他几米处的一棵山梨树下,那只狐狸正以其特有的笑容眯着眼撅着嘴看他,而且高高地翘起了尾巴,看得老陈一愣,冷丁打了个寒战,待回过神来,狐狸早已掉头跑了……

最近老陈总是做梦,而梦中又离不开那只狐狸,有次那狐狸在前面跑,老陈似乎追上了,拽住了狐狸的尾巴,而狐狸往前一串,老陈人就悬空了,向无底的深渊跌去,吓得他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已然出了一声冷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冬天到了,老陈对狐狸占上风的时刻又到了,可不管他如何下套,仍是不得手。苦思良策而不可得,烦恼得嘴角都起了泡。在冬月十五这天凌晨,月明如洗,老陈起夜,闲往对面山崖上看了一眼,突然,衬着明亮的月光,他发现对面山崖的斜坡上端有一个他特熟悉的狐狸剪影,他恍然大悟,这狐狸是和他较上劲了,没事正盯着他家呢。那个斜坡,就是狐狸的前哨站。而这或许就是这只狐狸的死穴。

第二天一早,他就小心翼翼地到那下了几个隐秘的套索。从这天开始,为了麻痹狐狸,他就忍着没上山,只是坐在自家的炕头上,远远地向那山坡眺望,内心焦急而又似乎没事一样静静地等待

小年这一天的黄昏,老陈炒了几个菜,烤着火盆与儿子老伴喝起了小酒。正喝着,冷不丁往对面山坡一看,突然跳了起来,大喊:“快看,快看,套住了,那只狐狸。”于是全家都欢呼了起来。只见那只狐狸被一只套索套住,拼命想挣脱,可活套越套越紧,尾端栓的一截木棒被其它树根卡住了,套索越转越短。

“他妈的,让你狡猾,到底让我套住了,这只死狐狸!儿子,快去,把它弄下来,看我怎样活趴了它的皮。

于是,他的儿子兴高采烈地上山了。冬天的河道已经结了冰,踩着积爬山很是艰难。怏怏的夕阳快落山了,山脊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他的儿子奋力爬到了那个斜坡,离狐狸很近了,夕阳将他的身影一直拉到谷底。忽然老陈好像想起了什么,从炕上一跃而起,以至于炕桌都被掀翻了,可一切都晚了,他梦里的那一幕出现了——当儿子一解开卡住的半截木棒,那狐狸猛然往前一窜,就带着那少年一起向悬崖下跌去……

夕阳随后就落山了,天黑了,半个无精打采的月亮悬在了半空。那晚,除了偶尔几声狗吠,还有女人的哀嚎,山村显得特别宁静。本来当地习俗葬礼需要搭台唱戏的,可这次谁也没有提起。从邻村串来了棺材,儿子入殓时,老陈呼天抢地,自己钉的棺丁。那只狐狸也太不吉祥了,被砸的稀烂,扔到了河滩。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日子都得过下去,伤口需要自己去舔,随后山村的生活又趋于平静。只是有些村民说,在老陈儿子下葬后的第二天,还是那个山坡上,又出现了一只狐狸,仰头向着弯弯的月牙,仿佛在哀嚎。

从此,山村再也没人敢打狐狸。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71561/

猎狐的评论 (共 7 条)

  • 春暖花开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雪灵
  • 雨袂独舞
  • 林玲英
  • 秋叶秋枫泪
    秋叶秋枫泪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喜欢。问候好友!!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