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生几回伤往事

2015-06-29 11:06 作者:楊慕文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 人生几回伤往事?

谢婉莹说: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

----题记

沧海桑田,岁月伴一江水悄然远去。驻足于历史的暗角,费尽心机捕捉有关你的信息,时隔多年,似乎仍然能够听见你勇冠三军的呐喊,又似乎体味到你英年早逝的心有不甘。

分明在一片刀光剑影中,看见你壮岁旌旗拥万夫的英姿勃发。东汉政府早已经名存实亡,各路军阀彼此之间,征战不休,天灾人祸,国将不国。民不聊生的薄情年代中,周君而立之年督东吴,一时之间,如日中天,成为朝廷的新秀。对内想方设法奖励耕织,对外耀武扬威开疆拓土。饱受战火摧残的百姓,纷纷汇聚于将军帐下,渐渐地,于破碎之中,重新打造一片略微明朗的天空。吴廷上下,君臣一心,励精图治,归家实力不断上涨,周君之人气,亦是水涨船高,妇孺皆知。

秣马厉兵后的横扫四海、金戈铁马似乎对于男儿而言,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但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尔虞我诈,并非武力打击就可以消弭。不战而屈人之兵,貌似成为潜规则,谁欲问鼎,一匡天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是,将军未曾注意脚下,一味追求名誉,最后害人害己。虽说,出于深谋远略,但终究乏善可陈。短暂的成功,对于弱者而言,自是落日余晖。自此陷入揍我陶醉的漩涡,难以自拔。对于强者而言,只是旧日生活的里程碑罢了。早短暂的繁华中,身不由己,沉浸于营造的光环中,渐行渐远。只是,骄兵必败,自古皆然,又有谁是生命的常胜将军呢?成功后,当时自我感觉良好,只是,到头来总要跌入失落的深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壮志凌云翩然而起,一路飞向江东,曹孟德麾下,又有多少忠臣志士厚积薄发?其“昼携壮士破坚阵,接词人赋华屋”的高姿态谁人能敌?刘玄德借荆州一去不返,其幕后又有多少肱骨之臣殚精竭虑?“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作何感想?

怎奈何汉末的战火,点燃将军胸中封狼居胥的壮志豪情,又刺激了将军府内的小肚鸡肠;怎奈何弥漫的硝烟封锁了浩渺的江面,也束缚了都督挺进的步伐?

于是,三足鼎立的天下,开始有所倾斜,经历了赤壁之战,元气大伤的汉丞相痛定思痛卧薪尝胆,与貌合神离的刘皇叔更是礼贤下士。敌人还在养精蓄锐,你岂敢高枕无忧?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是哪年哪月的不二神话?业绩,原本就想一个飘渺年代的传说?当事人在这上面,太较真,还真不是回事儿。再威武雄壮的过去,毕竟已是明日黄花。羽扇纶巾,被定格为传奇,但绝非救市的灵丹妙药。心胸狭隘,又能有多大的发展前景呢?曲有误 周郎顾。那么,周郎有误,何人回顾?日后,司马氏篡权,又一代竞争对手雄起,这个你为之付出一切的吴廷,却摇摇欲坠,朝不保夕。物华天宝,不警醒,只会纸醉金迷。原本偏安一隅的小朝廷,大势所趋之下,又能够苟延残喘几日?

“既生瑜何生亮”?这小说家的悲愤,化作一股势不可挡的怒涛,带走的不仅仅是将军的躯壳,东吴的防波堤离土崩瓦解的日子也就不远了。隐隐约约,只见,有一片降幡钻出石头,谁来领会当年的不可一世呢?

将军疲惫的身躯倒在这片热土上,一腔遗志水人继承?再也不能师心自用一错再错了,想当初兴致勃勃群雄逐鹿,到最后结局事与愿违。如此阴差阳错,后世之人,当作何感想?悲乎、叹乎?

注:周瑜(175年—210年),字公瑾,汉末东吴名将,庐江舒县。长壮有姿貌、精音律,江东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语。少时与孙策交好,21岁起,随孙策奔赴战场平定江东,因孙策不慎,遇刺身亡,孙权继任,周瑜将兵赴丧,以中护军身份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汉献帝建安十三年 ,周瑜率东吴军队与刘备蜀汉军队强强联合,赤壁之战大败曹军,由此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础。建安十四年,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建安十五年)病逝于巴丘(今湖南岳阳),年仅36岁。

正史上周瑜“性度恢廓”“实奇才也”,范成大誉之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宋徽宗时追尊其为平虏伯。位列唐武庙六十四将、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6883/

人生几回伤往事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