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十年

2015-06-28 16:48 作者:冥雪没尘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 年

你同我总角之交,我与你十年为誓。

素雅的小院中,日头渐渐趋西,朦胧的余晖温柔地散落在灼灼桃花上,落成唯美的花影。

小屋中,周瑜坐于席上抚琴,抹挑间弹奏出悠扬的曲调。

曲调未歇,耳畔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抬眼看去,珠帘后隐约可见熟悉的绣裙。周瑜弯了弯嘴角,按弦止音,猱弦新奏一曲,曲中暗藏心意,送去脉脉柔情。帘后,身型袅娜的女子伸出水袖下的纤纤玉手,拂帘而入,恰听见这旖旎之曲,脸侧飞起两抹彤霞。女子娇嗔一声,温柔地看着抚琴的周瑜,朱唇轻启:“夫君,伯符大哥来信了。”

“伯符的信?”周瑜止弦,喜悦之色难掩,“在哪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乔抿唇一笑,从袖中取出双鱼信,递给周瑜:“给。”

周瑜接过信,取出信笺,逐字默念。念着念着,原本的喜悦之色淡了许多,眉间漫上一丝担忧。他停了一会儿,放下信,笑着揺头。

“夫君,信中说了什么?”,小乔瞧见周瑜的愁色,问。

周瑜笑道:“他近日做了个怪,去问张昭,张昭说是凶兆,劝他退军。伯符不愿,说若他战死,让我辅佐仲谋。才二十四五的年纪,想这么多作甚。”

“可曾说了梦中之事?”小乔问。

“不曾提起。”周瑜收好信,“伯符他一向运气很好,不会有事的。”话至此,他低头沉思半晌,双眉锁于一处,忧虑道:“只是不知战事如何了。”

“夫君若是担忧,何不去看看。”小乔说。

“不可,伯符让我镇守巴丘,我怎可离去。”周瑜轻叹,“但愿伯符平安吧。”他看向窗外的桃树,那是他和伯符一同种下的,如今己开的这般绚烂了。他正欲掩窗,双目骤然一缩:

屋外,一朵开得正好的桃花飘离枝头,苍白地落在树下,恍若折翼枯蝶。

建安五年,孙策卒,周瑜领军奔丧,拥孙权为主。江东双璧自此阴阳两隔。

吴郡府中,花前月下,周瑜却无一丝兴致,独立风中,想起大乔的话:“伯符死前,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伯符……”周瑜几日的伤愁积压在心头,不由连声咳嗽,险些接不上气。

小乔在屋中听见咳嗽声,急忙出来为他披上轻裘,理平肩头褶皱,关切道:“周郎,小心身子。大夫说了,你需要静养。”

“我的身子我清楚。”周瑜动了动干涩的嘴唇,自语,“将星凶星交汇,我早该来的。”顿了顿,又喃喃:“我早该来的。”

小乔不语。

“如今这旧疾难愈,只怕时日无多。”周瑜苦笑,“我在灵柩前答应伯符,要用十年为他打下一片江山。”

小乔眼角擒住泪,强作欢颜:“别瞎想。我会陪着你。”

周瑜将她揽入怀中:“等我,瑛儿。等我十年后辞官卸甲,与你厮守。”

“好,我等你。”小乔说,“你要回来。”

建安十三年,曹军铁索连船,即将发兵。

中军帐内,周瑜坐在案边,虚弱的身子如同枯灯,对着兵簿不住咳嗽。

小乔蹙眉道:“周郎,你该歇会儿了。”

周瑜摆手,裹紧衣裳在火炉前眯眼小憩,低声说:“曹军要渡江了。今夜你收拾行李,带孩子去富。”

“我不走!”小乔泣声,“我说过,要陪着你。”

“你想让我们的孩子连母亲也没有吗!”

“周郎……”小乔愣住。

“走!”周瑜咳了一阵,“活下去,在富春等我。”

小乔含泪答应。周瑜看着她离去,脸色转白,俯身呕出一口鲜血,心中苦涩:十年,还撑得住么。

数日后,赤壁上,周瑜抱琴坐于船头。他看着黄盖的青龙旗没入曹阵,扫过七弦。琴音为号,震彻江面。

干燥的战船被火引燃,大火连天而起。东吴战船冲入曹阵,士兵登上甲板,刀光剑影织成了惨烈的修罗场。

箭矢破空而来,如倾泻。周瑜扫过第一弦,金石裂帛般的断弦声响起,箭矢纷纷落海。周瑜喷出一口血,浸透青衫。他擦去嘴边血迹,继续弹奏。烈火合着音律,在曹军中肆意蔓延。

他看着溃散的曹军,眼神闪动,双指勾剔,二、三弦断。

雷霆惊响,如同利剑贯穿天地,带来杀机。其余东吴战船听到琴令,加入战场厮杀起来。周瑜十指颤抖,继续摧弦。

四、五弦断,江潮狂涌,火如流星,数千曹军即刻殒命。

再劈托,六弦断!万箭齐发!

周瑜正欲弹破七弦,眼前一晃,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伯符!孙策回身笑了笑,手持炎龙双拐向曹军挥出一击。双拐指向之处掀起巨浪,曹军的战舰纷纷瓦解。周瑜拂袖收手,七弦崩断。辽阔江面上,血火难分,水天难辨。

孙策英灵散去,周瑜疲惫地闭上眼,滔滔江流回荡耳畔。他张开龟裂的唇,说:“伯符,江东还在。”

建安十五年,登军阁中传出周瑜的咳嗽声。赤壁战后,他旧疾之上又添新病,时日无多。他将家书交与信使,独自走下阁。

阁外桃树花叶落了多时,枝丫光秃。周瑜看得有些出神,一只手搭上他左肩。

周瑜回神,看见昔日雄姿英发的少年立于桃树下,笑容奕奕,桃花开得绚烂。他看得双目一红,泪水夺眶。

“公瑾,近日可好?”孙策微笑。

“还好。”周瑜重重咳了两声,“抱歉,没能打下江山……这身子是大概不行了。你是来接我的吗?”

孙策沉默良久,取出一只纸鸢递给他:“公瑾,一起去放纸鸢吧。”

花瓣零落,孙策转身。周瑜忽然有了力气,踉跄着向他追去,如同少年时候:“伯符,等我!”

建业,小乔倚在栏边,心口一痛,仿佛失掉了什么珍视的东西:“十年……周郎,你果然已经不在了吧。”

建安十五年,周瑜卒于巴丘,享年三十六岁,与孙策合葬巢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6562/

十年的评论 (共 6 条)

  • 春暖花开
  • 荷塘月色
  • 雨袂独舞
  • 少华山
  • 雪灵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