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狐欢》

2015-06-11 09:05 作者:梦憶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旁白:一次偶然的相遇,却换来了她们成为了今生的亲人,但这却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生死一瞬间,她们会面临怎样的考验呢?今生她们将会这样呢?结局又会怎样呢?那么我们就接着看下去吧!

含香记得她拿着那本狐狸和乌鸦的寓言故事去问白时,白雪都会被气得满脸通红,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双手叉着那迷人的小蛮腰摆出泼妇骂街的姿势,扯着嗓子对含香喊道:“那块肉本来就是乌鸦说话才掉下来的,这不能怪那只狐狸。”含香眼睛一转点头说:“原来那块肉是乌鸦爱说话才从嘴里掉出来的,而不是狐狸用花言巧语让乌鸦说话掉出来的啊。”这时白雪很无耐地推了推含香的小脑袋瓜说道:“不要老关注这种事,要好好学习,以后才会有所出息,知道吗?”“嗯,我知道了啦!白雪妈妈。”含香立即点点头捧着书回房间去了。

剩下白雪一个人坐在客厅不满地自言自语:“谁稀罕吃那块肉啊!不就跟超市里卖的肉一样,不过就是卖相好些罢了!”

可是气鼓鼓地抱怨了半天之后,想到了含香的那声“白雪妈妈”,白雪有些不耐烦地补充了一句:“谁是她妈妈!按照辈分, 我都应该是她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怎么听都觉得是骂人的话,于是便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就算她不是人类,她也是讲文明有素养的。

白雪是只千年狐妖,同时也是含香的养母。

说为什么要收养她,也不过是因为一时意气用事。这是白雪对这个决定的定义,她本该去嬉戏人间,逍遥快活的,可是含香的每一世她都还是忍不住来看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几世下来,含香还是一样,是个没心眼的傻丫头,因为爱心泛滥而导致了自己的早逝。

她决定大发慈悲来拯救含香于水深火热,无奈努力了许久仍没有办法阻止含香悲剧的发生。

刚感叹完就看见含香背着书包快速回房间的背影,做贼心虚的样子太明显,白雪都已经不想去拆穿她了。径直走进她房间,看着含香慌张地把脸埋在床上,便伸手抓起她的衣领一拉,才发现她的脸上带着几道抓痕,再看看她的手腕,也有着细密的伤痕

白雪瞪着眼睛:“你说!你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然后一激动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含香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急忙摆手:“我没有打架。”

竟然还学会撒谎了!白雪眯起眼睛问她:“那你脸上的伤哪里来的?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含香鼓着嘴,犹豫了一阵才点头:“小胖在班里欺负人,我看不下去就说他如果再这么不讲道理,我们就都不和他玩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真的不理小胖了,他觉得是我和大家串通好了,就在放学的时候拦着我,和我打了一架。”

“……然后呢?”白雪皱着眉头按压着太阳穴,连小孩子吵架都可以让她动用那个力量,难道接下来真的要二十四小时贴身监督么?

“我打不过他,我就说,小胖,校长就在你身后看着你呢。”艾琪神情躲闪,说起话来也开始支支吾吾的,“结、结果,校长、校长就真的在他后面……”

白雪很想发脾气,可是看着艾琪可怜兮兮的小脸怎么都说不出重话来,只好拉起她的手腕,没好气地问:“痛不痛?”

含香摇了摇头,很有自知之明地认错:“白雪妈妈,我知道错了。”

可是白雪心里明白,这并不是含香的错,不自觉放缓了语调:“没事,我帮你擦点药,你早点休息吧。”

含香先前的委屈一扫而光浅笑起来。

白雪每次看着她这样的笑容心里就会忽然柔软一片,像是想到了很多年前的一幕。

含香被那个人拦下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她大约三十岁上下,脸上色苍白,头上戴着帽子,一副病入膏盲的样子。

“怎么啦?”含香反复打量了一阵之后,确认自己并不认识这人。

“帮我一个忙吧。”她哀求着,双手紧紧抓住含香的胳膊,因为过于激动,甚至把含香的手都抓出了痕迹。

面前的人在这三伏天里把自己包裹在长衣长裤里真怪异,可是含香还是没有多想,就因为疼痛而连连答应:“……好,你先说什么事啊。”

要一个小孩子来帮忙,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太好了。”怪人脸上顿时绽开了笑,眼神里露着贪婪的光,“我只要你说……我会长生不老,青永驻。”

“啊?”这是什么请求啊。

“然后再加一个永远美貌,永远如众星捧月般被人围绕!”

含香嘟着嘴,这样的要求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呢,人总会生老病死,这样的愿望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你快说吧!求你了!”怪人有些不安地看着犹豫中的含香,手上不自觉加重了力道,“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

这一抓,让含香疼得龇牙咧嘴倒吸一口气,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甩开这怪人的钳制。

“好啦,我说!”再纠缠下去上学也要迟到了吧,“你一定会……”

“等会儿!”刚说了一句,含香就发现自己的嘴巴被堵住了抬头一看,是白雪正紧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用力打在对方的手腕上,那人便刺痛地收回了手。

含香看着把自己小心护在身后的白雪不由得叫起来:“白雪妈妈!”

可是白雪正回头叮嘱她老实去一边呆着,就看见含香双眼一闭,一头栽了下去。好在白雪几时接住了,把她轻轻地放在了路边。

对面的怪人看着白雪冷笑道:“早有所闻一只千年狐妖守在言灵草身边,没想到还当起人家妈来了。你说说,有何居心?”

“有也不关你的事啊。”白雪双手环抱着瞪着来人,“不像你,为求美貌和长生不老竟然愿意同妖怪合二为一,成为一个半妖,你还真把自己当犬叉的哥哥奈落啦。不要笑死人啦!”

“你…!”

“如果你没有犬夜叉那样生就是半妖的话,而去模仿奈落可是会落到和他一个下场的。”白雪摇摇头,“但你的长相连奈落的一半都没有,怎么见人啊?”

“少啰嗦!”半妖恼羞成怒,手里发出绿色的光芒,有如蓄势待发的灵蛇。

“啧啧啧,你想打赢我?你还差得远呢?”白雪挑衅地笑起来,不甘示弱地在手心凝聚出银色的光。

面对巨大的灵力差异,半妖自知讨了没趣地收回了灵力,灰头土脸地扔下一句“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回来的!”就落荒而逃了。

白雪弯腰抱起昏迷过去的含香,眼中隐藏的温柔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没过多久含香醒过来,白雪正用着怨妇般的眼神盯着她:“傻丫头,没没有看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也应该在学校听老师讲过吧?”

听出白雪话里的担心,含香低下头:“白雪妈妈,我错了。”

“知错就改啊!以后不管任何人让你说什么话你都不能答应听到没有?遇到那种人提出莫名其妙的要求时,你就对着那人说放开我,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就搞定了,你绝对不能按照他们说的那样,说一些他们想让你说出来的话。”

“为什么呢?这些不就是他们的愿望而已吗?”含香有些不解。

“是啊,因为是他们的愿望,所以不关你的事。”白雪拍她的头。

“可是他们只是觉得经由我嘴里说出的愿望更容易实现吧……”

那是当然的啦。白雪叹口气:“你只要记得,不管别人的愿望是什么,你别替他们说就好了。”

虽然含香点头答应了,可是她的心中还是有疑惑。

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说出的一些话会成为现实,而自己却对这样的力量不觉得奇怪。

就像第一次在孤儿院看见来收养自己的白雪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像是什么东西被一层半透明的纱布包了起来,感觉快要看见了,其实什么都看不清楚。

……可是

就算不是母女又有什么关系呢?亲情这层关系,并不是非要靠血缘联系的,不是么。

早上起来的时候,含香发现白雪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冷气还是几十度,让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想来是昨晚又看电视看通宵,含香蹑手蹑脚进屋抱了一床空调被小心翼翼盖在白雪的血迹已经结痂,但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这让含香有些害怕,想起小时候的自己,也会在没有缘由的情况下,手臂上出现这样的伤。

渐渐长大之后,这些伤慢慢少了。却没想到,现在却出现在了白雪的身上。

她想喊醒白雪问问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看着她疲惫的面容还是作罢,帮她把冷气调到了调到了适宜的温度之后,就转身出了门。

没想到的是小胖果然在广播体操之后被教导主任通告批评了。

可含香满脑袋里只有白雪身上覆满的伤痕,心里盘算着回家后怎么逼她招供。正想得出神,完成没有注意到从球场上飞来的篮球。

有人大叫着小心之后,含香来不及反应就被人推了出去,身后的人“啊”了一声,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呻吟。

含香回过神,推开自己的是同桌,也正因如此,同桌被那个篮球正好砸中脑袋,红肿了一大片。含香看向球场,小胖正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

“小胖,你立刻道歉!”含香扶起同桌,指着不远处的小胖怒吼道。

“我偏不。”小胖坚定地摇头。

含香气鼓鼓瞪着小胖,白雪妈妈教导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知错不改天诛地灭。她看着小胖那不可一世的神情,忍不住说道:“小胖,你再不道歉的话,以后你每次经过篮球场都会被篮球砸中!”

刚说完这句话含香就是全身一个激灵,小胖还是站在原地笑得极为狂妄,但是下一秒小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不知哪个方向飞出的一个篮球狠狠砸在了小胖的背上。

小胖顿时气急败坏朝着周围厉声询问是谁偷袭他,可是大家都疑惑地摊开双手称不知道。

就连含香也有些害怕起来。以前的愿望得以实现可以归结为幸运,那么这样的灵验却让她有些害怕起来。回到家的时候含香发现白雪还是病殃殃地躺在沙发上睡觉。悄悄掀开了她身上的毯子,白雪身上的伤痕竟然更加严重了,原本结痂的伤口又重新流出了血水。

看着白雪疲惫的样子,想要喊醒她的念头还是打消了。含香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小心翼翼地在白雪的伤口上擦药。

小时候她也经常这样没来由在手臂上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白雪每次都有些生气地抱怨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在帮她擦药时却轻柔得生怕弄疼了她。

含香胡思乱想着是不是把自己的病都传给了白雪,突然眼泪就一拥而出!

“傻丫头,你哭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含香的头顶被轻轻压着,是白雪冰凉的手。

“白雪妈妈……”含香抬起泪流满面的脸,“其实我是你亲生女儿吧?”

“哈?”白雪被吓了一跳。

“不然的话,我们怎么会得同样的病呢?”

“难道所有得心脏病的都是一家么?”白雪好气又好笑地拍着她的头,“这不是什么病,是我不小心自己弄的。你快去写作业吧,我去给你做饭。”

“可是……”含香幻想的什么电视剧情节一下子被白雪的话全部推翻,最后还是老实地拿着书包进了房间。

当被惊醒的时候,屋外正狂风暴着。树梢拍打着窗户,巨大的声响让她有些害怕,便决定去隔壁房间找白雪。

她刚一推开门,试着朝屋内喊了一声“白雪妈妈”,回答她的只有无止境的沉默。含香立刻打开了灯,白雪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都叠得好好的,根本没有睡过的痕迹。

含香又跑到客厅,白雪也不在沙发上。

外面雨水和狂风的呼啸声如同鬼魅一般,含香拿起电话打给白雪,但接通之后嘟嘟响了很久便变成了冰冷的人工声音。

没人接。可是她又会去哪呢?

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找找白雪,电话就突兀响了起来。

“喂?”含香下意识接起来。

“……含香。”电话那端的人声音听起来奄奄一息。

“白雪妈妈!”认出了那声音之后,含香慌乱起来,“妈妈你在哪啊?”

“含香。”电话里的白雪只是不断叫着她的名字,还没等含香问清楚,电话就被挂断了,话筒里面传来的忙音刺痛了艾琪的耳膜,让她的心跳变的急促起来。

她一定是出事了!含香在也没时间多想,就赶紧拿着门边的伞冲了出去。

刚出楼道口,含香注意到这里蔓延着诡异的雾气,遮挡了她的去路,让她根本看不清楚路在哪里。

可是隐隐约约之间,含香听到了有自己的那股力量,便对着虚空大喊:“我会立刻看见白雪妈妈在哪!”

话音刚落,迷雾就渐渐散去,含香这才看清悬浮在天空之中和几个黑影打斗得难舍难分的白衣女子,就是自己的白雪妈妈。

“妈妈!”含香无暇顾及此刻的怪异景象,光是白雪被血染红的白衣就让她胆战心惊的了,“妈妈你怎么受伤了?”

“傻丫头,你干嘛不好好睡你的觉!”正在不断挥舞着手中银剑和对方战斗的白雪露出惊慌的神色。

她对面的敌人一声冷笑,这才让白雪知道了原因:“你们用雨水和风吹散了我设下的结界,还把我女儿给骗了出来了?”

“哼,还喊得那么亲密,难道你不是为了言灵草的能力才会守在她身边?”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别有用心,还是真心实意。”

因为刚才含香动用了能力,白雪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起来,一下子就落在了下风。眼看就要被为首的那个人一刀击中,白雪吃力地闪躲开,却就这么被另一人击中了背脊,从空中摔了下去。

含香看见白雪掉了下来,便立即冲了过去,扶着浑身是伤的白雪哭起来:“妈妈你怎么了……”

“傻丫头你快走。”白雪虚弱地吐出这几个字。

“原来你是真心想当她妈啊,连言灵草的能力会带来的反噬你都转嫁到自己身上承受下来。”和白雪战斗的三人落到含香和白雪面前笑起来,“还真是伟大啊。”

“闭嘴!”白雪恶狠狠地说着,生怕对方的话让含香察觉到什么。

“你已经没有机会再挣扎了,狐妖白雪,今日就是你的千年道行走到尽头之时——”为首的那人示意手下拉开守在白雪身边的含香。

含香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小女生,挣扎反抗根本就是作无用功,她试图说着“你们马上放开我”,但是这次却没有如愿以偿,她还是被紧紧地抓着。

“你以为我会在不知道你能力的情况下就来抓你么?抓着你的人手上戴着可以封印你的手套。”为首的人对着含香笑了笑,借着月光,含香看出那人就是那天拉住她的怪人,可现在的她异常妖艳,并无半点虚弱地样子。

说罢,那人手中的剑就朝着白雪刺去,就在片刻之间,含香看到躺在地上的白雪一跃而起,手中挥舞着剑刺伤了抓着自己的两人,而怪人手中的剑却径直穿过了她的胸腔。

有什么记忆从含香的脑海里苏醒过来,趁着被两人松开自己之时,快速地喊出了最后一句话:“你们都会消失!反噬会回到我自己身上,白雪妈妈会什么事都没有继续好好活着的!”

一道巨大的银光从含香身上爆发出来,照亮了夜空

伏绫山有仙草言灵,吸取天地精华化为女童,用其力量所诉之言皆会成真。

但是因为有违自然同时会带着巨大的反噬。违背得越多,反噬越重。

白雪记得那一年她还是一只瘦弱的小狐狸,饥肠辘辘摸索到了拾到含香并没有收养她的那户人家,看到了院子里挂满了腊肉,无奈怎么都没办法掉下来。

那个时候就是含香突然出现,小小的身子却拿着一根长竹竿,一下又一下奋力打着挂着的腊肉,不一会就落下了两三块。

本想逃走的白雪听见身后的含香说:“你肯定很饿吧?你去吃吧,我会给你站岗的。”

白雪迟疑地回过头,看着含香脏兮兮的笑脸却带着阳光般的微笑,她就这么轻易相信了她,拖着腊肉躲在角落里。

可是才吃一会就听见有人骂骂咧咧出来,看见正在吃腊肉的白雪之后便挥手打着含香,还不解气地拿着扫帚要过来打白雪。她吓得不敢动,没想到含香扑过来挡在她的面前,在白雪逃走之前,她听见含香说:“小狐狸,你一定会成为一只非常厉害的狐狸,强大到足以保护自己再也不挨饿受冻。”

奔跑之际白雪觉得有了什么力量充满了自己的身体,回过神来之时,她已经化成了人身,修炼成妖。

她不久之后回去想看看那个救她的傻丫头,她才知道,因为要赐予她这些力量,因为养父母的虐待,让体弱多病的含香承受不了反噬去世了。

白雪忘不了含香的笑容,历经千辛找到了含香的真身所在,每一世她过世之后魂魄会回到真身等待下一次轮回。

每一世,她都等待着含香的出生,然后收养她,听含香兴奋地喊她一声白雪妈妈。含香每一世都会因为动了能力而让身体过早透支而去世。

白雪就守在她的身边,用自己的血浇灌言灵草,试图逐渐封印她的力量。

可白雪不知道,含香这样叫着叫着,就连她自己也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为了报恩,还是真的想要当她的妈妈,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白雪看着身体逐渐透明的含香,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落,抬手擦眼角的泪水:“哪有让自己的女儿三番两次救自己的呢?”

远处的晨光正暖暖地斜射过来,让白雪想起了含香的笑。

她站了起来,不由笑起来。

是啊,没关系,她还有无数个一千年可以让含香解脱这样的悲剧呢。

结局!

大家好!我是黄一洲, 若您喜欢我的文章或有宝贵意见的,那么请留言或加我告诉我吧,谢谢您支持与鼓励!我会加油的!(∩_∩)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2684/

《狐欢》的评论 (共 6 条)

  • 虚妄的伊
  • 晓晓
  • 绝响
  • 心静如水
  • 雪灵
  • 雨袂独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