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5-06-01 13:48 作者:早岁那知世事艰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河南省商水县张庄一中 李向前

杜青云是清河乡乡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自从二十年前他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清河乡乡政府。二十年来,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杜青云还是原地踏步,始终是一位干事,称呼上只不过从刚参加工作时的小杜变成了现在的老杜。

杜青云的妻子常丽也在乡政府上班。大家都说杜青云和常丽的性格如果能换一下就好了,常丽做事风风火火的,而杜青云说话做事则慢慢腾腾的,遇见再大的事,他也不会着急。杜青云诸事都与世无争,常丽经常骂他:“瞧你那个窝囊样子,和你同一年参加工作的人,有的早就当上了书记、乡长,就是差的也是副书记、副乡长了,就你还是一个小小的办事员。人家一个中专生就能当上乡长,你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到现在还是一个跑腿的。跟着你这样的男人真没劲,也让我抬不起头来。”杜青云听了,慢吞吞地说:“人家当书记、乡长,是人家有本事,我没有那个能耐。你也是个大专生,你咋不去当书记、乡长?”常丽气恼地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要不是心疼儿子,我早就跟你离婚了,四十多岁的人就像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儿,跟你也讲不清啥道理。”

其实,杜青云是一个模范丈夫。家务活、辅导儿子功课,他基本上全包了。杜青云的家就在清河乡,他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含辛茹苦把杜青云姐弟俩抚养成人,还供养他上了大学。但由于家里穷,杜青云的姐姐上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后来嫁到了沙河北岸的一个村庄。杜青云平时住在乡政府家属院,他的母亲一个人住在老家,每逢星期天,杜青云就和老婆、孩子一起回家看望母亲。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大好。杜青云想让母亲搬来和他们一起住,但他们在乡政府家属院只有两间房子,而且房间很小,母亲本人也不愿意离开老家。另外,因为常丽嫌丈夫太老实,没有本事,所以也就不把婆婆放在眼里。而婆婆当然向着她的儿子,因此,常丽和婆婆的关系也不大好。夹在中间的杜青云,心中非常痛苦。杜青云左思右想,决定去和姐姐商量,让母亲到姐姐家里去住。因为姐姐家里有一个未上学的小孙子,她得常年在家照看孙子,也不能出外打工。把母亲送到姐姐家里,她能和母亲一起说说话,万一母亲哪天身体不舒服,姐姐也能照顾一下。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杜青云骑着一辆摩托车去姐姐家。他去姐姐家所在的那个村子时需要过沙河。当时正是天,河里的水很大。杜青云就在一个叫赵湾的地方乘船过河。他推着摩托车从河堤下到河边,喊了一声:“过河了。”这时,就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一间茅草棚里走了出来,他利索地跑到船边帮杜青云把摩托车推上了小船,然后开始撑船。杜青云看他还戴了一副眼镜,满脸的书卷气,就笑着问他:“以前撑船的不是一个老头吗?你是他什么人啊?你看起来是一个大学生啊,是不是利用暑假回来体验体验生活啊?”小伙子也笑了,说:“原来的那个撑船的是俺,他两年前就去世了。后来俺娘在这撑船,今年上,俺娘得了癌症,我就辞职回来照顾俺娘。”杜青云吃惊地问:“看你的年龄,还没有成家吧?你就没有弟兄姊妹么?”小伙子说:“我去年刚大学毕业,在北京一家公司上班。我有三个姐姐,因为我,俺爹俺娘没少受罪。现在没有俺爹了,俺娘也不愿意住俺姐姐家,她现在是胃癌晚期,医生说还能活半年,还说住院和在家养病区别不大。俺姐弟几个商量了一下,几个姐姐轮流来伺候俺娘。我也辞职回来,每天能看看俺娘。白天由俺姐照看着,我就过来摆渡,比没事干强一点。里由我照顾俺娘。”杜青云听了,心里暗暗一震,问他:“你在这摆渡,一天能挣多少钱哪?”小伙子笑着说:“本村的过河不拿钱,到过年的时候,一口人交十斤小麦,外村过河的,每次拿五毛或者一块钱,这也不是交通要道,一天也没有几个人过河。有时一天也挣不了一块钱。”杜青云说:“要靠在这摆渡挣钱盖房、娶媳妇可不中啊?”小伙子笑着说:“出去一天挣的钱,顶在这撑船撑两个月挣的钱!要不是为了俺娘,我绝对不会回来哟。”两个人说着话,船已到了对岸。杜青云递给小伙子一元钱,小伙子摆摆手,说:“不拿了。”杜青云把钱硬塞到他的手里。小伙子帮助杜青云把摩托车推到了岸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杜青云向小伙子挥了挥手,把摩托车推上了河堤。他已拿定了主意,去姐姐家看看,也不再跟姐姐说这个事了,下午就回家把老母亲接来乡政府家属院和他们同住。

2015-2-2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0201/

渡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