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最是寻常动人处

2015-05-28 13:22 作者:潇然轩梦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一直认为世间各种情绪,都源于情牵。寻常事物,一旦牵情,就会变得有点特别,有点矫情,有点让人不知所措,寻常事物在某个特定场景,不在寻常。而这种寻常事物,最是动人。

——题记

(一)粉

艳的红,纯的白,在一起就是粉了。

粉,有一种气场,轻易不让人靠近。比如粉色的衣衫,你若正好是纯真年代,穿着便是岁月与人的绝配,可是一转眼,岁月不饶人,便是脸黄不胜衣媚的困窘。真是粉色也不饶人啊,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在老年驾驭粉色。若能驾驭,必定是夺人眼球的魅惑。

虽然我不粉色,但我是一个俗女子,也在青涩的年代为自己购置过一两件粉色衣衫。穿着粉色连衣裙,心情天空也是粉的,哦,请原谅我的虚荣,那时候,她们说粉色衣裙与“淑女”二字很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周末闲时读小禅的《倾城记》,她说“苏州是粉的,粉有一种暗俏,不是一眼就豪夺人目,但是目的,一定是夺人眼球的。”哈,这粉啊,还真是艳啊,艳到了骨子里,那粉黛瓦墙的小巷里,穿着粉色旗袍的女子,走过,空气中飘着一股脂粉味,不浓烈,却沁人心脾。

粉,带着一股妖气,能够摄人心魄。不信你看呀,那粉色的心形信笺,那传说中的桃花运,不知吸引了多少男女沉溺其中。

记得以前女孩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总是喜欢将满满粉色的心情,写在一张张粉色的信笺上,折成心形送给自己喜爱的男子,递给男子时,那低垂的面颊是娇羞的粉红色。

恋爱中的人,粉色是底色,太纯洁,经不得其他颜色的染指。那个叫做张爱玲的才女,为爱低入了尘埃,却抵不过一个护士小周,是胡兰成的桃花运太旺,还是张爱玲在尘埃里开出的花不是粉色的?

都说天来了,带着白的梨花、黄的油菜花、粉的桃花等浩浩荡荡地来了。听说桃花有很多种颜色,但在我的记忆里只见过粉色,心里也固执地认为只有粉色才最配桃之夭夭。一直说去看花开,却抽不出时间。前天趁着周末,终于去看了。可是那粉色的桃花,已经有了一分颓样,有点焉。似要凋谢了。真的是花不待人啊,自顾自的开败。是否,爱情里的粉色小花,也是不待人的?

我不爱这喧闹的粉色,却忍不住想要亲近呢。

(二)辣

我喜欢辣,因为有故乡的味道。

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家乡人特别能吃辣,在湖北,只有部分人喜欢吃辣。而我是那部分人,一份麻辣烫,加辣加醋,吃到额头冒汗。嘴里嚷着辣,以手为扇扇着风,依然继续吃,那种感觉,有点不管不顾,有点小任性。

来到这个城市,别说一份正宗的麻辣烫吃不到,就连一点辣都沾不得,一来这个城市的主要吃食比较清淡,二来这边气候由不得你任性。若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吃多了辣,便容易上火。初来这个城市是不习惯的,每天奔波于找工作,面对“寡淡无味”的菜肴,更是食不知味。

后来与她们在一起吃饭吃习惯了,渐渐地适应了这种清淡的味道。过年回家,终于吃到了自己寐以求的麻辣烫,却受不住那样的辣了,吃多了不仅上火,胃也难受。

所以这辣,不仅任性,还带着几分刁蛮。你舍了它一段时间,它便不让你“亲近”。人,又何尝不是呢?

总是忆起大学那会,宿舍四个女孩,来自不同的城市,却有着相似的口味。每次去买吃食,都是异口同声:“加醋加辣,不放酱油!”许是我们这样的“气势”太过于强大和特殊,后来附近那些卖吃食的小贩无需我们强调,亦会按照我们的口味炒菜。那时候的我们,简单而又快乐,像这样明媚的春天,我们会一起去踏青、编漂亮的花环、爬山……用照片来铭记我们的快乐时光,用文字来记录心情,用绘画来临摹我们的容颜。那样的日子,自在清欢。

只是后来呀,离别的歌声响起,我们散落在了天涯。只是某个瞬间在街角看见神似的背影,会发呆,会想念……慢慢地,终究淡出了彼此的生活,即便偶尔聊天,似乎成了两个世界的人。是如同那辣吧,长久不搭理,便亲近不得。

忽有一日,梦里她说,不是辣不让你靠近,是你对辣没有你自认为的那么喜欢,如同我们,倘若真的相交的深,何致如此?

醒来才觉恍然,我们终究是喜欢自己多点,怕受伤,不肯主动与对方联系。还怕那些疏离的字眼像鬼怪一样缠着自己,所以不闻不问,最后渐渐失了联系。就如同,一旦你开始疏离辣,它便离你更远一点。

梦回,辣,总是忽近忽远,味蕾的记忆,远远比人的记忆要深刻、诚实许多……

(三)

五月初,南国的雨有点肆无忌惮,有点不管不顾,甚至有点不要脸,无论那些出行的人如何谩骂,依然每天下那么一会,闹过一会,又停了,或许一盏茶的功夫又下了。你若骂它骂狠了,乖乖,送你一道响雷!让你再不敢吱声。

我也有点小情绪,总是被雨留在路上,即便带着伞也被这霸道的雨吓得胆怯了,不敢前行。躲在别人家的屋檐下等雨停,等着等着肚子开始唱反调,晚上九点,都可以准备吃宵夜的点了!只能想象这豆大的雨珠是哪家巧手的厨娘串的水晶丸子。

余秋雨说:“夜雨会使旅行者想家,想得很深很深。夜雨会使旅行者企望安逸,突然憬悟到自己身陷僻远、孤苦的处境,顾影自怜,构成万里豪情的羁绊。”

是的,我想家。想起妈妈做的各种丸子,鱼肉丸子、藕团、汤圆……有多久没吃到了呢?通往家乡的那条小道似乎总是那么遥不可及,五一小长假,选择去了舅舅家,一直相信,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去的时候也是有雨, 天空的锦娘勤劳地织着锦缎,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就披在了你身上,躲也躲不过!表妹为我撑着伞,尽管小心,依然青衫尽湿。旁人行履匆匆。 我们在雨中浅语。那个丫头,故意套我喜欢什么样的包包,话锋一转说是我生日到了,要送我礼物。

那雨,带着凉气,漫过肌肤,但无法驱赶身边的人带来的温暖。

晚间,舅舅在厨房里忙碌着,我们一起在大厅聊着天。妹妹给妈妈打电话,开着免提,一人一句,和妈妈拉家常。都讨好似得哄电话那端的小侄女喊自己,一岁多的小孩,已经能够喊出很多的称呼,即便有些喊得不甚清晰,但软软糯糯的声音,听着可爱讨喜。

窗外的雨声,和着笑闹声,久久不息。这种喧闹声,如此鲜活,如此俗不可耐,却如此让人舒心,最是寻常处,最是动人。

思及此,此刻的雨,似乎更凉了,雨雾中若隐若现的灯光,是谁家掌的灯?是在等那未归的家人吧!

有多少人同我一样在等这场雨停?是否也有人在等我归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59278/

最是寻常动人处的评论 (共 11 条)

  • 雪灵
  • 读书不求甚解
  • 草川
  • 虎虎生威
  • 淡了红颜
  • 春暖花开
  • 孤帆鸢影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晓晓
  • 雨袂独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