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月

2015-05-20 08:54 作者:碎梦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想起去年的五月,我也有过一个会发光的牛角。彼时光尚好,日子好像总是很长,少女情怀尚在,举手投足都是诗。身边也有人陪伴,天涯海角,从不孤单。也尚且还有力气,穿越人山人海,看万家灯火。那年我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演唱会上唱到你喜欢的那首 《时光机》时,我的手机收不到讯号,就借了别人的电话打给你,通话过程我一言未发,只等你感动这一惊喜。结果直到第二天你才打电话给我,原来前一晚你烂醉如泥。

那时日子清亮,也还喜欢的晚风。那个初夏在家,我常常在天将黑之前独自出去散步,也会去江边坐着,想我曾经看着你在沙子里挖了一个洞又添平,抓了一只龟又放生。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脚踩在江里对那只龟说了些什么,不过我早也不想知道了。我也常去齐大的校园里,走进那座再熟悉不过的钢琴模样的大楼,电梯直上六层。夜晚的琴房常常寂静空旷,偶尔有孤独的钢琴声,有的时候是萨克斯风。顶楼的楼道像往常一样没有灯。我借着走廊的灯光摸索着走上台阶,直到视线完全包裹着黑暗。月光投进窗子照在台阶上,我就会坐在那数地上的烟头,看墙上各种或深情或露骨或下流的句子,还有我写过的两段诗,一首送给你,一首送给我自己

通往钟楼的铁门还是锁着,好像还是那把我们没有撬开的锁。看着它被焊接过的地方,不知你后来再有没有喝醉后去砸过拆过。

那时我最擅长克制,不知为何现在我反而不会了。那时我只会在深夜点一盏灯,写长长的信,熬不住就对知己诉诉衷肠,也从不提你一言半语。彼时知己还是知己,当时还是当时。

那时每逢放假你会打电话跟我商量一起买票回家,然后再一起回学校,那时我们坐过一列一列的火车,看长长的风景,听遍彼此播放列表里的歌。

二十几年,我没相信过任何一个男人,当然也包括你,我从一开始就努力保持着我们之间最纯洁感情。但是当那个燥热又孤寂夜,我在陌生的旅店里,花光了力气去抵抗一个我不的人时,我第一个想到了你。当我颤抖着身子觉得我会不会就这样死了,我也只想到了你。凌晨三点,电话你并没有接。接了又如何,你我相聚十甚远,没有人能救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晨天刚亮,我起身离开,在出租屋里独自躺了一天。中午你回电话给我,问我怎么了我却不肯说,你开玩笑说是不是出事了,我终于哭出了声。

那件事最后只变成了几个人的秘密,后来你再提及,我都说的云淡风轻。我知道你也生气,也看见过你眼里的疼惜。

后来我们越走越近,而后又越来越疏离,直到再后来当我决定离开我们的国家,我都没有告诉你。那时你要北上,我说你能不能带上我。后来毕业在即,我还是告诉了你,你说我们再见一面吧。

我们彼此穿越了半个城市,原来只是为了道别。你取下脖子上的玉佛,说你替我保管吧,你说让它保佑你,就像我在你身边。你说照顾好自己,完完整整的回来。

那天你送我到回学校的车站,你说告别一下吧。我们相互拥抱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给过的感情终于在那漫长的一分钟里得到了释然。

回去的车上,我哭了一路,可能也哭掉了整整一个曾经。

而如今,你早已成了我不愿重提的旧识,就算最后冗长的告别想起来,也只会觉得哑然。才发现原来我们终究不能免俗,时间会让所有的一切在岁月中流逝干净。或许还能再见,不过可能你只是怨我为何食言,从来没给你发过我答应帮你写的歌词。

人生果真如,滚滚长江东逝水,而梦早已阑珊。

曾经觉得自己有很多条路可以退,逆水行舟,大不了就回头。可渐渐的喜欢了孤注一掷,去把每条路都走绝,再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从前旧事大多都想不起,也不愿重提,今想到这些是意外,以后也不想再提了。

记忆里只塞满这一个夏季了。这个夏季很躁很长,要长到一年的光景。往事旧人都随时间距离人海般褪去,成了白幕后的风景,只剩一人的身影闪烁星斗之间,而此时,这人也看似垂垂远矣…

山海难平,世事难避,我也不想挣扎了,只因你我终究年轻

人来人往都有定数,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谁也不必惋惜亏欠。

曾经沧海终难为水,可能我们只是还需要等待一个时机。那时春天过去,灿烂平息,阳光正好,一切恰到好处,幸福也许终究会不请自来。世事大抵如此,总别忘了追求。

所以,别怕。

在那之前,我会为你们祝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57065/

五月的评论 (共 9 条)

  • 绝响
  • 荷塘月色
  • 诗心云卿
  • 虎虎生威
  • 心静如水
  • 雨袂独舞
  • 冬韵
  • 春暖花开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