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小说

2015-05-11 13:28 作者:冶金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抹不去的画卷

回忆能勾起一段美好的时光。像一幅画,又像是一道风景。我的这幅画是从童年时期就收藏在我的心里。直到风足残年,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在我茶余饭后,或者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把他从心的最深处掏出来,摆在眼前欣赏一下。这张小小的画卷,虽然在心里埋藏了几十年,但是,每当拿出来的时候,仍然是光彩靓丽耀眼夺目。

说起这张画的来历,还的从我小时候说起。我10岁那年,爸带我去看一位姓孙老朋友。说是老朋友,其实是多年的老街坊。因为拆迁的原因,我们分在了两处。却在一座城市,但比起以前的邻居来说还是远了许多,我们两家在一条街上住了多年,爸妈和孙家的关系一直不错。我和孙家的孩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小春比我小1岁,是个男孩。但是,比我这个女孩还听话。小时候的我们,虽然家境贫寒,那河里的小鱼小虾,湖里的荷花,岸边的垂柳,潺潺的流水,街头的一景一物,我都喜欢的。但最使我难忘的还是发生在我童年时的一小事。

无眠,我掀开这段尘封的往事,用键盘敲打一段心灵的音符。是播撒一种欣慰的感受,弹奏一曲难忘的旋律,也是甜蜜的重复,再一次享受这段争鸣美丽的乐章。

1960年初的一天,外面飘着零零散散的小花。刚吃过晚饭,爸爸对我说:小珈你不是总嚷嚷着去找小春玩吗,赶紧的,今天我带你去。我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妈妈把走亲戚的衣裳找出来让我穿上。我立刻爬上爸爸的自行车,顶着小雪花,走了十几分钟,就到孙叔叔的家。我和爸爸刚一进门,叔叔婶子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婶子拍着我身上的雪花乐呵呵地对着爸爸说:苏大哥,你也不给孩子披上点东西,淋着就来了,赶快进屋吧。

爸爸说:这点小雪不碍事,今天有空就来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孙叔叔现在的房子是两小间,院里搭了个棚子当饭屋,外间屋有饭桌和一张用木板搭的床,里间堆放着一些杂物,靠墙按着一张小床。我正在屋里东瞅瞅西看看的时候,婶子就把刷好的茶壶茶碗摆上了桌,接着婶子就沏上了茶水,爸爸和孙叔叔边喝茶边拉呱。孙叔叔跟爸爸说:咱哥俩好长时间没在一块啦啦了,我这还有瓶好酒,今天天不好,反正也不能干啥,好好的喝两盅。然后叔叔对婶子说:你把老家拿来的长果仁炒炒。虽然爸爸一再表明是吃过饭过来的,婶子还是把炒好的长果仁端上了桌,又弄了两盘小凉菜,叔叔也把酒倒在了盅里,爸爸也只好客随主便了。那天晚上,爸爸和叔叔有说有笑,好像是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唠不完的兄弟情。我和小春一会儿在院里玩扇洋画,一会儿弹溜溜球,一会儿跑到街上藏吗呼。婶子一个劲地嘱咐我们,不要跑的太远了,别磕着碰着。那天我和小春玩的特别开心,直到我们玩的累了睏了,这才回到了屋里。

婶子对我们说:你们俩先到里间屋睡一会吧,他们老哥俩喝完还早这那。我爬上里间屋的小床,小春抱过来一件草绿色的军大衣盖在了我身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爸爸把我从睡中叫醒。我朦朦胧胧地坐起来,就是不愿意下床,觉得今天睡的特别的香,盖的这件军大衣是那么的暖和。每当我想起这件往事,心里总是难以释怀,在以后的生活里我也遇到过很多的好朋友,也有过很多开心的事,但是,总觉得没有那天开心快乐。几十年来我也盖过各种各样的被子,但是,都没有那件军大衣暖和,所以那天的事成了我一生的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54793/

小小说的评论 (共 6 条)

  • 恨秋声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虎虎生威
  • 孤帆鸢影
  • 刘艳霞
    刘艳霞 推荐阅读并说 这张小小的画卷,虽然在心里埋藏了几十年,但是,每当拿出来的时候,仍然是光彩靓丽耀眼夺目。温暖的画卷,温暖的人,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