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庭醉(绘本校园)17

2015-04-20 22:03 作者:彭蓝翔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16章 文艺晚会

晚上元旦文艺演出,安(1)班排练的三个节目,只有女生的民族舞蹈被选中,一切希望全寄托在黄阿姮她们身上,所以今天她们是抚对象。比起平日,几位舞女也多出许多的风采与自豪,吩咐男生为她们打开水,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少了以前的可怜样与好言好语。明知道开水房的开水和红军的弹药一样供不应求,男生们还是满口应承,最后一节课上完,晚餐也不吃,利泉带领一帮人提了事先准备好的两个桶子就冲向开水房。这边人多自不必说,男生们连挤带抢好不容易才围住一个水龙头,供应开水的龙头设计奇巧无比,只能用碗或热水瓶取水,众人一碗一瓶地耐心转到水桶里,直到两个桶,以及三个热水瓶装得满满,才心满意足送向女生宿舍这边。

众女生远远望见,跑下楼迎接,秦玉兰远远瞧见千谊,也随皓纯下楼来。到院门口,不自觉抬头看向千谊,恰逢千谊也斜着眼睛看向她,四目相接,惊扰得心捣鼓一般跳动起来。兰兰深吸一口,想强作镇定若无其事地走出来,不料千谊更能沉住气,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嘴角还多了莫名其妙的微笑。他笑什么呢!哎呀,该死!原来她不是演员,本与她无关的事情,她来凑什么热闹啊?紧张羞臊的心让她步态紊乱,左顾右盼地掩饰,却还是露出了马脚,那就是她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了。

如何才能遮挡这该死的羞臊?呀!还好,有皓纯救她。因皓纯瞅见侯浪,一下拉住兰兰缩了回去。侯浪明明看到,却装作没看着,只对黄阿姮她们说:“你们知道不知道今天开水多难打,如果没有取到好的名次,怎么对得起我们?”女生们说:“我们也想拿名次啊,但评委又不是我们的亲戚,说拿就能拿的,不垫底你们就满足吧!”利泉听了厉声说:“什么,垫底?如果你们是最后一名,到时我把你们一个个通通吃掉。”陈楼接话说:“好啊好啊,我喜欢吃蒸的,或者是炖火锅也可以。”侯浪否认道:“煮的才好吃。”千谊跟着说:“煎成饼吃起来更有味道。”女生听他们胡说八道,记起来兰兰和皓纯,扭头左右寻找,才发现躲在后面,于是冲她们大叫:“你们两个快点过来,千谊和侯浪要吃你们呢!”千谊这两天最怕这一招,一把揪住了司徒凤的头发。司徒凤住了嘴不依道:“她们都有叫,你干嘛就只对付我?”利泉笑着说:“谁叫你那么傻,离他那么近,还叫那么凶,要叫离他远一点再叫。”众人都笑起来对司徒凤说:“是啊,就你最傻了。”千谊松掉手说:“离得再远也不能乱叫,不信就试试。”这时,一边的皓纯等得不耐烦,催促兰兰说:“要她们快点。”兰兰有了差事 ,便大声叫喊道:“黄瓜,你们有完没完?快没时间了。”女生听后朝千谊看一眼,笑呵呵抬了水朝院门里跌撞走去。

一年只有一个元旦演出,所以,文艺委员黄阿姮不惜花光所有班费买来平时舍不得购买的化妆品,此刻回到宿舍,把热水分给八位演员,开始让戴宁指导大家梳妆打扮。

此处单讲皓纯,洗完头发洁完面,她来到拥挤的化妆台前。台上琳琅满目都是化妆品,见过与没见过的,听过与没听过的,堆满了一张桌子,同胞们正认真地对着镜子涂抹。皓纯反感浓妆艳抹,首先宣布:“我可不涂这些。”人说淡妆宜人,她只寻来化装水,倒了少许轻拍在脸上,学样用睫毛夹将睫毛垫高上翘,上一点睫毛膏,然后拿支眉笔画了画。末了对着镜子左右端详,总觉得美中不足,少些什么呢?哦!自己的胸部,衣服怎么穿都穿不出样子,何况等下要裹被单枕巾。脸颊不禁一阵阵发烫,从不敢戴文胸,总认为虚伪、别扭,却有另外的声音在心底打气:没关系的吧,大多数的女生不都穿了吗,一个个那么自然,你还害羞什么呢?这样暗自思量,回到自己宿舍换下贴身内衣,翻出周艺送她的胸罩,摸索着,一半羞一半喜,终于穿戴起来,心里总是害怕被人看穿,于是干脆连演出服也穿好,直把前胸裹得严严实实才放心回到大家面前来,脸上始终褪不了一抹红晕,问大家道:“你们还没弄好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众人看着她,并不在意她的隐私,反问道:“哪有这样快?”戴宁刚擦完粉底,正要涂胭脂,住了手盯着她看上片刻,说:“你这样就算好了啊?”

“嗯。”皓纯回答,“一定要跟你们化得一样才成吗?我最讨厌这些胭脂啊粉了。”众人听了大为狐疑,问道:“你打算就这样上舞台?”皓纯点点头,阿姮见了说:“你见过谁上台表演像你这个样子的,男生都比你化得有样子。”皓纯一脸无所谓,盯着众人的脸说:“非要搞得跟唱戏的一样吗?化成那样子怪吓人的。”越听越气人,好像要把别人否认得一文不值才甘心,阿姮不想此刻发作,沉了声说:“你天生丽质,我们哪能和你比。”然后不语了,只把嘴唇涂得更红。一旁的姐妹都来和解,劝慰皓纯说:“知道你讨厌化妆,但我们都化了,你一个人不化,很不协调的,又不叫你天天都这样。再说,我们跳舞,学校会摄影的,晚上光线不好,拍下来你的脸会很难看。”既是团队,必须团结,迫于压力,皓纯只得半推半就在化妆镜前坐下来,自己是不愿意动手的,全由她们帮忙涂抹。

一所学校,每天都有许多美妙的音符:回荡的篮球拍击声,急促的碗盆敲击声,课间的教书声,课余的喧闹声,以及愈远愈清晰的种种乐器声,都不及今天大礼堂之莺歌;每天都有许多唯美的画面:欲现还隐的爱情追求,不期然的一场邂逅,树荫下捧书的少女,以及傍晚操场上的小聚会,也都不及今天大礼堂之燕舞。元旦,学生们的节日,也是大礼堂的节日,唯有今日,大礼堂张灯结彩才得以尽情展现它的壮观,今日,此处风景独好。

时间慢慢逼近汇演时间,同学们从各个角落涌进大礼堂,按规定好的区域坐定,欢乐的呼叫、尖锐的口哨、高亢的呐喊此起彼伏,以此来欢迎舞台幕后的精彩节目。当学生会主席和广播站站长并肩走出来,台下掌声雷响,元旦文艺汇演正式拉开序幕。

安(1)班的节目排在第七场,离上台还有一阵,此刻几位演员就和班上的同学呆在台下。天气寒冷,演出服单薄,演员们都裹着厚厚的外套,随着同学一起鼓掌,一起欣赏节目,把身心放松了再放松,但还是心中紧张。台下可有一千多双眼睛啊,从未遇过的大阵容。幸好,舞台上的表演都很成功,自信且自然,这让她们吃了一剂定心丸,暗想到时自己上台也一定从容自如不会怯场的;台下,观众投向她们的都是惊羡和赞赏的眼神,这也让她们受到鼓舞,心想绝不能令他们失望。皓纯蹭在司徒凤身边,除去紧张外,还多了一份疑惑:自走进大礼堂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没看见博胜的影子,自己班级没有,左右班级里也不见他。怎么可能?他是班干部,怎么会如此不顾班集体?不可能的, 她挨个地寻找,扫了一眼又一眼,甚至连些女生也扫了好几眼,可是,任急盼的双眸前后左右上下来回翻寻,那个熟悉的影子终是找不到,确确实实没有!

这可能吗?也许只是自己希望不可能罢了,也许只是自己希望他能出现罢了,有什么不可能呢?

一腔热忱顿时冷却,落寞就像寒冷的空气,挥之不去。在宿舍打扮时想到的是他,进大礼堂时期望巧遇他,待会上台也似乎只为他,可他竟连人影都不见,别说是得到赞赏了,压根儿他就没在乎她的存在。好像是从没有过的伤害,无法控制,泪水溢满眼眶,扑朔迷离的灯光,一塌糊涂的悲伤

这时报幕员开始介绍第六个节目,并请安(1)班演员到后台做准备。司徒凤眼见皓纯没有反应,叫了她一下,也不应,于是踢她的脚,皓纯吓一跳,别过头擦拭一下,然后怔怔地望着司徒凤。“你在干嘛啊,阿姮她们都上台做准备去了。”皓纯心里一紧:怎么这么快?没来的急调整,童明娥已站在了跟前,说:“你还在这里?我们在上面等了你好久了,我说你什么好呢,不就化了个妆吗,委屈成这样。”她如何明白皓纯心思,皓纯不说什么,站起身来把罩在演出服上的棉衣脱下,对司徒凤说:“你先帮我拿着外套!”童明娥听后不由分说拉了皓纯就跑,嘴里直嚷:“哎呀不用了,博胜和子路在台上,等下要他们拿。”犹如吃了回生的药:“博胜在上面?”掩饰不了兴奋:“不会吧,他们在上面做什么?”“一个管灯光,一个拉幕,他们是学生干部你不知道?”哦,原来这样,笑逐颜开,忙整理衣服跟着走向了后台。

舞台幕后,博胜果然在,正向姐妹们询问,此刻音响、人声嘈杂,但皓纯却听清楚了博胜的问话:“皓纯呢,找到她没有?”这让皓纯开心不已,冒到博胜面前来莞尔一笑。

第六个节目转眼结束,红色大幕合上。安(1)班演员们迅速把外套脱掉塞到博胜和子路手中,匆匆上前列队准备。报幕员声落,大帷幕拉开,民族歌曲响起——

等到梅花绽放的时节

我想带你去看故乡

看她横亘的白,一如我的爱情冰清玉洁

晶莹地为你袒露一切

等到万物枯萎的岁月

我想带你去看故乡的雪

看她飘舞如蝶,一如我的欢乐无需颜色

单纯地在你眼前跳跃

故乡的雪啊,怎样才能把你采撷

我要取一片嵌在你的视野

故乡的雪啊,怎样才能把你折叠

我要捎一片送给纷扰世界

喔~~喔~~

故乡的雪啊,我如如幻的纯真世界

我如梦如幻的纯真世界

美妙的歌声中, 少女们翩翩起舞,博胜呆若木鸡,面前这些女孩,便不是平日里所见的同班同学了,有遥远异域的风采,有专业演员的神韵,博胜一会儿像是被带到云端,看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会儿又被带到西子湖畔,看到了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一会儿犹如去到盛唐,看见了皇宫的歌舞升平;一会儿似乎闯进一段传说,一会儿像是进入梦里……博胜看得如痴如醉,灵魂出窍,到一曲罢了,皓纯过来向他要衣服,他依旧,呆若木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9379/

闲庭醉(绘本校园)17的评论 (共 6 条)

  • 荷塘月色
  • 恨秋声
  • 雨袂独舞
  • 心静如水
  • 孤帆鸢影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问好作者!祝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