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枫古

2015-04-09 09:57 作者:夤夜满月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古枫生长在村庄旁的一方水塘的边上,是方园几十里难得见到的古树,高二十余米,粗四人不能合围。每到天千万根枝桠顶端便伸展出绿莹莹的嫩叶,在阳光露的滋润下渐长渐浓,给古树穿上了厚厚的绿衣,远远看去就像是青翠的巨人站立在村旁。

古枫是小村的守护神,是一道难得的风景;树下是村民们休息的场地,小孩玩耍的地方。曾记得,古枫下最热闹的时候在季,大人在树下纳凉,小孩在树下游戏,闲者在树下垂钓,村妇在树下洗濯,使古树下生意盎然,充满生气。它就像一位播撒快乐天使,又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带给村民欢乐与惬意,热闹与舒适;守护着村子的安祥,凝聚着村子的人气,散发着宜人的清凉,点缀着田园的风光。树下有一块平整光洁的场坪,是平时村民歇息、玩乐踩踏形成的,成为村民休息的场地。在场坪的边沿,有一段露出地面的粗大树根,沿着水塘的边沿生长,像虬龙,又似园形的铁筒,黑黢黢的,成为村民在树下休息时的天然“长凳”,被磨得光滑锃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是没有电扇、空调什么的,树下荫浓、临水、通风、空旷,是纳凉的好去处。“双抢”季节,男劳力吃过午饭,有的卷着凉席,有的搬着竹床,有的提着摇椅,鱼贯汇集树下,享受自然的清凉。微微的风从田野上徐徐吹来,吹得水面微波粼粼,吹得暑气无影无踪,送来了沁人心脾的凉意。汉子们枕着粼粼波光,在这胜似电扇、空调的自然凉爽中很快进入乡。小孩们更是把树下当成玩耍的的乐园,只要是晴好的天气,这里整天追逐着小孩的身影,荡漾着小孩的笑声,他们在树下的清凉中玩着各种游戏,往往不是大人们摧促就不愿回家。夏的树下有时更为热闹。村民们凭借临水的粗大树根搭起一个个跳板,伸入水塘中,方便村民浣洗。村妇在农忙季节都利用晚上的时间在这里洗衣,男人们到了晚上则用清凉的塘水冲洗一天的劳累,享受身心放松的舒服。

于是,树下成了一天人气最旺的时候。村民将一天的见闻在这里传播,一天的收获在这里交流,一天的不快在这里倾吐,树下似乎成了小村新闻发布的窗口。到夜深村民散去后,树下才恢复夜的恬静。这时,明月星星映在水面一动不动,俨然一幅在静夜中展开的朦胧丹青,更像一首意味深长的诗篇,留给古枫静静地欣赏。

夏季过后,没有了村民的欢聚,树下很少有热闹的情景,古枫显出了孤独寂寞、愁苦的样子,默默不语,似无声地在自责,责怪自己没有给村民长久地带来欢乐。它在思忖着怎样才能给村民以最赏心悦目的享受。时入深秋,树叶由绿变褐,又由褐变红,渐渐整棵树像披上了红霞,犹如一个高大擎天的火炬,无比鲜艳,无比灿烂,映红了碧水,映红了村庄,映红了田野,美丽极了。大概古枫想这样的美景定能吸引村民,重聚夏天的人气,使它不至于在冷清的季节孤独寂寞地度日。可是它哪知道,农人们有几人能吟诵“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又有几人能闲下心来观赏唾手可得的自然赐予的美景,所以古枫营造出的绚烂美丽没有人欣赏,也没有人能看出古枫的良苦用心。通体红遍的古枫下依然寂寞,无法再现夏天的勃然生机。枫叶红透后,无奈地纷纷落下,最后只剩下无数的枝桠,坚强地伸向天空,呼唤着春天的来临,召唤着热闹的旧梦。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农村生活条件的改善,电扇、空调先后走进了农村家庭。上世纪八十代以后,村民已不再到树下纳凉了,也鲜有孩童在树下玩耍,古枫只是年复一年的让绿叶遮日,让红叶燃烧,默默地为小村奉上一道风景,守护小村的安宁。但在时光的更替中,古枫日见衰老了。近几年,树顶不再生绿,枝桠慢慢枯死,风雨后,折断的树枝落满树下的空地,显出一片凄凉景象。徘徊树下,目睹这一切,我不禁触景生情,心中升起无限伤感:古枫带给了村民无穷的乐趣,奉献了自然的美景,守护着小村的安宁,但在奉献了这一切的过程中,它却在时光中渐渐而寂寞地老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6162/

枫古的评论 (共 11 条)

  • 蜜蜜蜂
  • 醉死了算球
  • 春暖花开
  • 雪灵
  • 荷塘月色
  • 晓晓
  • 孤帆鸢影
  • 心静如水
  • 野草
    野草 推荐阅读并说 tuijianyuedu
  • 江南风
    江南风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虎虎生威

    虎虎生威古枫带给了村民无穷的乐趣,奉献了自然的美景,守护着小村的安宁,但在奉献了这一切的过程中,它却在时光中渐渐而寂寞地老去......欣赏!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