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忘的毛里求斯之旅

2015-04-05 06:25 作者:秋实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当巨型空客扬起偌大的前额腾空跃起的那一刻,我借着机场的灯光,望着窗外飞闪而过的绿树、房屋,渐渐的还有即将落在脚下和身后的那岛,双眼再次湿润了,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4年5月24日至6月1日,应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和毛里求斯中国文化中心邀请,辽宁省文化厅组成艺术团赴毛里求斯参加了“2014龙舟节”演出活动。我有幸作为领队随团前往,在与演员们共同分享演出成功喜悦的同时,也饱览了毛岛的怡人风情与秀美景色,考察了那里的文化。

毛里求斯景色秀美,风光旖旎。蔚蓝的天空,幽绿的泻湖,剔透的海水,细腻的沙滩吸引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马克·吐温曾在《赤道漫游记》中写道:“上帝创造了毛里求斯,然后仿造它的样子创造了伊甸园。”使馆姜先生介绍,毛里求斯最有特色的就是海,有这样的说法:看了毛里求斯的海,别的海就可以不看了。毛里求斯曾是法国殖民地,因此这些年来此度假的法国人很多。他们来度假,很少四处游览,经常是在海边旅馆住一星期,每天拿上一本书,边读书边晒太阳,闲情逸致。吃过晚饭后,演员们换上短衫、拖鞋,相约来到海边。沿着海岸线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白沙滩,距海岸约二百米处,有一道与海岸线平行的珊瑚礁坝,海潮拍击,时而浪花翻卷,时而波涛耸立,生成一道白色海浪线,为静谧的海滨增添了些许迷人的风采。入之时,万籁寂静,静静驻足,你会听到那此伏彼起的海浪与珊瑚礁有节奏的撞击声,如波涛汹涌,似万马奔腾,构成了一曲大自然的和谐交响。在习习海风中,年轻的姑娘们忘却了旅途的劳顿,搔首弄姿,摆出各种专业舞蹈造型,万般变化地拍着照,纵情嬉戏了一回。

如果你身处毛里求斯中部,无论向哪个方向眺望,都会是满眼的绿色,清新如洗,绿色是毛岛的生命。蓊郁的原始森林覆盖着绵亘东西的山脉,似天然的氧吧;盘山路两侧是大片的热带植被,有椰子树、橡胶树、火焰树、巴旦木、木麻黄等,可识者不过十之三四;进入景观区,那一排排棕榈,一片片芭蕉,一树树椰子,又是别样的南国风情;还有那些千年古榕,偌大茂密的树冠,三五人合围的树干和那数以百千密密下垂的气根及凸露地面的错节盘根,蔚为壮观;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岛上那一片片两米多高、一望无际的绿蔗田和蔗田边那一堆堆黑黝黝的石块,这是当地人几个世纪以来移石开田,种植蔗林的见证。制糖业是毛里求斯岛的主要经济支柱,其种植面积占年耕土地的90%左右。

蓝海湾是印度洋上最大的自然珊瑚保护区,当置身于绿树与海洋交织的色彩斑斓中,映入眼帘的是绿树遮阴,树海相接;极目远望,又是云海相连,水天一色,心里面是海阔天空的感觉。而当我们乘玻璃底机动观赏船驶向距海岸千米的滨海观赏海下珊瑚礁时,人们更是被那神奇的海底世界深深吸引了,相机、手机争相拍照录像,捕捉着那稍纵即逝的一幅幅美丽画卷。这里拥有大片的珊瑚礁,品种奇异,多达50余种。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似乎也潜入到了清澈透明的海水中,随着那形形色色的鱼群穿行在了美丽壮观的珊瑚礁中。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座座似假山样的珊瑚礁,状似嶙峋怪异的太湖石;继而是堆积成山如锅盖大小的片状珊瑚礁,如荷如蒲,鳞次栉比,美不胜收;最壮观的还是那鹿角样的珊瑚礁,似万千只梅花鹿拥在一处,不禁让人想起《动物世界》中鹿群大迁徙的壮观场景,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壮哉,美哉!

七色土景区隐于茂密的热带树林中,是一片色彩斑斓、造型诡谲的丘陵状自然景观,形似微缩的青山,绵延起伏,沟壑相连,如鬼斧神工。传说很久很久以前, 有个贫穷乖巧的男孩儿, 循着彩虹来到了天堂,以为自己找到了幸福;因终是凡人不得不离开时,他向仙女请求能有机会再来,仙女便向人间撒下七彩仙粉, 仿造了仙境,就是后来的七色土。据说,当年一位法国人在这一地带开辟大片甘蔗园,唯有此处不仅生不出蔗苗,且荒草也生不出一棵,于是请地质学家前来考证,原来七色土是由火山喷发后的熔岩形成,当时因冷却时温度不均,且内含金属成分,便出现了多种颜色。自此,这块蒙着神秘面纱的土地以其神奇的色彩展现在世人眼前。我们此行很是幸运,尽管空中飘着片片黑云,时而还淅淅沥沥下着小,但乌云终是遮不住太阳,在灿烂阳光的照射下,更有细雨洗刷,那黄、赭、紫、红、橘等奇异的色彩尤是艳丽缤纷、光鲜夺目,真乃世间奇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罗岛(毛里求斯的附岛),我们有幸参观了放养着2000余只巨龟的自然保护区。随工作人员一路走来,或在崎岖的小路上,或在料峭的山石间,或灌木枝下,或杂草丛中,随处可见如旅行包大小的巨龟。待我们沿着石阶下到几十米深的火山爆发形成的谷底时,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各种稀有的野生植物与杂草相映而生,巨龟三五成群,或于阴凉处,或于日光下,好不休闲和谐。同行一“老外”夫妇携三个孩子犹是兴高采烈,三个“小老外”突发异想,竟同时骑在一巨龟背上;再看那龟,视若等闲、稳如磐石,缓缓迈开老步,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是那样的悠然自得,引得游人们频频拍照。工作人员介绍,这只龟已有80年的龟龄,重约一百五六十斤,在这里属于第四号巨龟。说着,又引导大家去看那只最大的一号龟。这只面如青铜、背似装甲、腿若象足的庞然大物足有二百多斤重,身长一米二三,高有六十公分,大约有120岁了,曰之为“巨龟”当之无愧。工作人员说,龟之所以长寿,是因为它消耗的少;一次午睡要七八个小时才醒,而像人类晚间那样的睡觉,得十五六天才会醒来。我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则生命不仅仅在于运动;某种情况下,还在于静止。

毛里求斯的经济发展列非洲之首,但就整体发展水平而言,应该还是属于相对落后的地区。从路上跑的多为大众化的机动车,从人们手里多还是国内早已淘汰的旧款手机,从为数不多的的老式公交车,从行人的穿着打扮等等,都足以验证这一点;而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文化自然也是处于相同的位置。如受传统观念影响,人们午后四点多钟就要下班或是闭店回家,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文化的交流和传播;如现代技术的滞后导致了网络文化的缺失,电影、电视、互联网等文化传播载体不发达等。在毛岛,有一所中国音乐学校,聘请老师教孩子们二胡等中国民乐,但只能拉一般的独奏曲目。在我们与罗岛中山会社进行了交流时,他们向使馆参赞提出的6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有5个涉及了文化与教育,如:使馆帮助中山会社建成了一个文化中心,但里面还是空空的,希望给予设施上的扶持;如:华人中几乎没有会说汉语的,他们希望上边能选派一名老师,让自己的子孙学习汉语。而岛上的孩子一旦考上大学走出去,基本上就不会再回来了;一些年轻人也会像中国的农民工一样,出去谋生或创业。我们这次演出,中山会社专门询问演出的节目是否有舞蹈,是否允许录像,以便日后组织学习排练。我的感觉,比较国内而言,至少在文化建设上他们似乎还属于老少边穷地区。

28日18时整,辽宁省艺术团在罗岛文化中心举行了别开生面的首场演出,这也是中毛建交以来国内第一个来罗岛的演出团体的首场演出。演出以器乐合奏《新贵妃醉酒》开场,配合默契的二胡、琵琶、笛子、扬琴,惟妙惟肖地演绎了那段古韵悠长的经典之作;柔情似水的3名舞蹈演员,以飘逸曼妙的舞姿,和着优美动听的旋律,把傣族舞蹈《卲多丽》的风情万种和《寸子舞》的满风清韵演绎得淋漓尽致、美轮美奂。那委婉动听、清脆悦耳的笛子独奏《姑苏行》《扬鞭催马运粮忙》,又让观众感受到了华江南的怡人风光和北方秋收季节热烈繁忙的丰收景色;忽而行云流水、忽而激昂高亢的琵琶曲《十面埋伏》,更是形象描绘了古战场的剑影刀光、千军呐喊、万马疾驰的壮观;再看那二胡独奏《梁祝》,古韵悠扬,如泣如诉,令人肝肠寸断;更有演员沈立国精彩的唢呐独奏《百朝凤》《打枣》,辅以惟妙惟肖的口技模仿与诙谐幽默的形象表演,把作品的意境呈现得淋漓尽致。

一小时的时间,礼貌而又文明的毛里求斯观众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聚精会神地看着、听着,近乎于痴迷的程度,竟无一人中途退场。观众席上相机的闪光、掌声与欢笑之声接连不断、彼伏此起。中华民族优秀的多元文化,经过辽宁艺术团演员们的精彩演绎,终还是逾越了语言的鸿沟,在毛里求斯观众中产生了强烈的精神与心灵上的共鸣。

演出在《但愿人长久》的器乐合奏中进入了尾声。这时,意犹未尽的观众全体起立,长时间的鼓掌,久久不肯离去;全体演员们则是整齐地站在舞台上,挥舞着双手,用歌声、微笑向观众致谢着,与观众们呼应着。看着这一幕幕令人激动振奋的场景,我的双眼潮湿了,不停地抢拍着,把那一个个真实的、让人为之动容的画面定格在相机中。那一刻,我也真正体会到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秋实于2015年3月25日整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4750/

难忘的毛里求斯之旅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