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黎明

2015-03-27 17:27 作者:天蓝水蓝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人喜欢晚,因为宁静能带给人无限遐想和思考,有人喜欢白天,因为能享尽它的繁华和热闹。我却独忠两者之间的黎明,时间虽然短暂,但这让人既能享受到夜所遗留的静谧,又能让人体验到白天初始的骚动,它既代表黑夜的结束,又代表新的开始,更能让人感悟沉静后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当今世事,浮躁的心往往让人忽略白天的温暖和光明,扩大并厌弃白天的浮华和喧嚣,在夜里去努力寻找自我、回归自我、重现自我。的确,夜能使某些人的情感生活徇丽多姿。夜能带给人灵感和遐想,是文人墨客的才情和诗意,夜是情人的花前月下和卿卿我我,夜是劳苦人身与心的放松和舒展。但是夜也是别离孤独和愁苦,更有微弱生命的弥留和呻吟,有凄婉、有痛苦、更有恐惧。夜,同时又是一张遮拦丑恶的帷幕,满足了无数罪恶的贪心和私欲。面对黑夜带来的无限美好和隐藏于黑夜的肮脏和丑陋,我不惧白天的喧嚣,则更多地期望黎明的到来。

对黎明的向往在于它的和谐与包容。它容有星河日月的默契。星星、月亮不争不抢,用和谐的微光装点了夜的沉寂和单调,更装点了无数孤独和相思人美妙的幻,黎明时分,它们又带着诸多的留恋,慢慢隐退、消失,给即将到来的光明使者让路。黎明的光不愠不火,犹如水的颜色和柔软,抚慰着世间的万物生灵。泰戈尔曾说过:“从黑暗摸索过来的人,格外珍惜黎明的曙光”,漫步黎明,我不会再去惧怕夜的黑暗,而是去贪婪的享受晨光的润泽。

黎明是美好的,对于黎明幽美意境的描写,古今中外不乏佳句。宋代诗人林昂的《少年游》中写道“霁霞散晓月犹明,疏木挂残星”,晨雾朝云渐渐散去,晓月发出微弱的光,稀疏的枝头挂着几点残星,晨光曙色宛然如画。唐代文学家韩愈《东方半明》中写道“东方半明大星没,独有太白配残月”,“山头孤月耿犹在,石上寒波晓更喧”苏轼从听觉和视觉两个层面形象描述了山间的黎明。晚晴诗人黎明的《早行》“东方欲明未明色,北斗三点两点星” 用摇曳多姿的语言声色并茂的描述了拂晓的景象。黎明的景、情、意独入我心,已深至血液和骨髓。

每一个黎明都是新生命的开始。因为喜欢,所以我独步去享受黎明的悄悄。走在黎明的悄悄里,抬头仰望渐稀的晨星和若离的弯月,在心中我默默的向它们作别。行走在黑夜和白天的交集里,我仿佛是两者共有的宠儿,尽情舒展自己的心胸,随意的去呼吸和任性。“残灯明市井,晓色辨楼台”“星河渐没行人动,历历林梢百舌声”,勤劳的人们已渐渐迈出新一天的脚步,踏上或长或短的征程。

站在黎明里,我笑看黑夜和白天,该走的走,该来的来,怀一颗镇静、坦然的心,憧憬该来的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2464/

黎明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