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百年的缘分

2015-03-18 14:05 作者:jianjun801  | 3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

“有缘千里来相会。”此言果真。

六年前,只因国企改制将变为私有,我和妻肯定都有哪儿根儿神经错乱、鬼使神差、一拍即合,毅然买断了三十多年的工龄,“抛弃”了还在哪儿工作的儿子一家人,离开了南方那座工作和生活了十五年的新兴城市,驱车两千余公里来到了胶东这个无亲无故、无朋无友的沿海小城。只因为我们都喜欢这片儿海、这儿的沙滩、这儿的海浪、这儿的海鸥、这儿的垂钓。而此时我和妻距离退休的年龄都还有六、七年的光景,姐姐和妹妹异口同声,“建军两口子都疯了!?”

老梁的老家在辽东半岛的北部。老梁的儿子当兵转业后,随胶东籍的妻子落户于此,老梁原是个火车司机,55岁就退休了,由于身体不十分好,儿子不放心,就把老梁夫妇接到了胶东的这座小城,我和妻几乎是与老梁夫妇同一时间到达这座小城的。

我们的新家就在这座小城的海边上。这是一个新建的生活小区,小区向东约两百米就是辽阔无际的大海,每天清晨,坐在家里便可以欣赏海上日出的壮观。这么美的地方,房价竟然还不到那个南方新兴城市的五分之一,仅此,就让我和妻有足够的理由定居在这里了。再说,我和妻这一辈子本来就属于走南闯北的人。小区的北面不足一百米是一个港湾,一条约三、四百米长的栈桥自然分界了海与陆地。栈桥,是所有喜欢垂钓的人修心养性的最佳场所。我们和老梁夫妇就是在这儿认识的。

或许都是东北老乡、或许是因我们的岁数都相仿、或许就是缘分!我和老梁一见如故、十分投机,天天相约一起垂钓,形影不离。令人欣喜的是老梁竟然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更意想不到,妻与老梁的人都是虔诚之“人士”,不久,妻与老梁爱人的交往之密远远胜出我和老梁,深度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家长里短、无话不说。老梁的爱人姓郭,老郭说:“我们两家人有五百年的缘分。”我和妻亦觉得,这话对于我们两家人来说,再精确不过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梁确实不是一个垂钓的好手,但他的厨艺之精湛让我和妻都惊叹不已。老梁喜欢唠嗑、喜欢厨艺、喜欢结交朋友,人也非常勤快。老梁和老郭都特别喜欢让我和妻去他们家里做客,更是待为上宾,两天不去,便有电话来催,所以我和妻享用老梁的美味家肴便成了隔三差五的事儿了。在小城五年多时间里,几乎所有的节假日,我和妻都是在老梁家里度过的,感觉比亲人还亲。在这个金钱充斥灵魂的年代,能有如此他乡知遇,我们两家人都坚信,绝对是天赐、绝对是上苍有眼,为此,也都格外的珍惜。

每年的七至九月份,是胶东沿海盛产鲅鱼的季节,鲅鱼在南方沿海的名字叫马鲛,天性凶猛、速度如飞、肉质细腻、营养丰富、味道极美,为此民间有“山有鹧鸪獐,海里马鲛鲳”之美誉。

鲅鱼馅饺子是胶东半岛及辽东半岛沿海民间独创的美味佳肴。在老梁的厨艺家肴中,最令老梁沾沾自喜的便是他的鲅鱼馅饺子。老梁制作鲅鱼饺子十分讲究,一条三、四斤的鲅鱼,被老梁三下五去二,能用做饺子馅的已不足那条鲅鱼原重量的二分之一,可见选材之精致。老梁的鲅鱼饺子,准确的说,应属辽东半岛的风格,个儿大不蠢、皮儿薄如纸、汁儿浓不腻。煮熟后更是晶莹剔透、煜煜霓裳、靓若翡翠,让你有一种欲口不忍、欲罢不休的感觉。老梁的鲅鱼饺子,我和妻吃过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老梁的鲅鱼饺子味道之鲜美,所有吃过的人无不称赞,至今还令我和妻常常提起,回味。

去年节过后,老梁在儿子的催促下去检查了一次身体,感觉状况不是太好,儿子就请河北原部队的战友为老梁联系了一家部队医院进行疗养性治疗。然这些实情,老梁本人却全然不知。老梁临行前专门为我和妻包了一顿鲅鱼馅饺子,由于在季,那鲅鱼馅是用一条冰冻的鲅鱼制作的,尽管如此,我和妻都觉得那顿鲅鱼馅饺子好鲜、好鲜,好香、好香,或是我们有生以来吃到的最好吃的饺子了。宴末举酒,祝福老梁健康平安,早日返回再聚友情。老梁哭了、老郭哭了、我和妻也哭了。

去年五月,妻需办理退休手续,我和妻便又回到了南方的这座新兴城市,并与妻商量好,待妻办好退休手续后即刻去一趟河北,看望老梁老郭。六月,老郭电话传来消息,老梁走了,永远的走了。妻立马在电话前哽咽起来,接着泣不成声。我站在窗前,望着天空,泪水怎么擦都擦不尽。好长一段日子里,我和妻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老郭说,老梁在感觉自己身体不好后无数次的说过想见见我和妻,很长时间里,我和妻都一直在怨恨自己,为什么我们回来之前没有先去河北。那天,我和妻一天没有吃饭。八月,妻的退休手续办好了,可我和妻都不想再回到那座小城,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想回去,我们也不敢回去,我们怕,怕即景生情,我们受不了。

感谢那片儿海,让我们的人生中能够与你相遇、能够曾经与你朝朝夕夕、能够与你莫逆。尽管,结交五年,至今我们竟然还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只知道你,叫老梁。老梁,已经深深地印烙在我们的心中,至于其它,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老梁走了、带着他的鲅鱼馅饺子永远的走了、走的那么匆匆、走的那么安然……

文字裹着思念,一次又一次泪糊眼帘、无法继续、伫立窗前,建军又潸然泪下……

晨,太阳还在海下,灰灰的海面,银梭涟涟、薄纱珊珊、渔火寥寥、隐隐烁烁、忽忽然然。醒来的渔港、蠕动的港湾、长长的栈桥、静静的海口,护坡堤犹如一条黑褐色的巨龙直入海的中央,没有回头、没有眷恋。

老梁走了、永远的走了、走的那么匆匆、走的那么安然……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9730/

五百年的缘分的评论 (共 3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