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趣友

2015-03-14 11:18 作者:千百度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有一个有趣的朋友,是我读研时的同学,后来性情相投,成为挚交。

认识她之前,就听说过关于她的种种事迹,这些事迹并非是一些值得吹捧的事情,只是朋友闲谈之际增添乐趣的话题,所以跟她交往的人,很容易就会收获愉悦的心情。最初听闻关于她的事,是通过她的室友小J之口。

四月初的时节,南宁的街头已经是满目清凉,芒果树的枝头缀满星星点点的花,一场过后,密密匝匝的铺满了整条小径,空气里都是甜糯的味道,这个味道后来每每回忆起来,都会使我想到这位朋友。

我们的学校位于闹市,离学校步行十分钟就有一个很大的菜场,时令果蔬、水产肉类,品种非常齐全,有时大家为了改善伙食,总是搭伙去菜场大购一番,回来拼食。

有次我跟小J约好去逛菜场,闲聊之时谈到了L,小J乐不可支地说:“Eos,每次去菜场买菜,我就不得不服L,她那种讨价还价的方式,哪个店家碰上都要倒霉哦!”

我奇道:“怎么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J笑嘻嘻道:“你不知道哦,有一次我去买鸡蛋,付钱的时候L突然对人家老板说,‘老板,送一个给我们呗!’那位老板估计一时没反应过来,当即愣了一下,可能没碰到过买鸡蛋还要添头的,当场回到‘小妹,这个不行的啦,本来赚的就不多,送一个我要亏本的嘛。’然后L就拿着人家的鸡蛋不停地叫嚷‘送嘛送嘛,以后我们都来你这里买,还带其他同学来,多来几次,你不会亏的啦!’磨了好久,人家老板硬是不松口,你猜怎么着?”

我眨眨眼,困惑道:“怎么啦?”

“L指着旁边的鹌鹑蛋一本正经地说,‘那你送我们这个吧’。”

我呆了,“这样也行?那后来呢?”

“后来人家老板被她磨得没办法同意了啊。”

“不是吧?”

“更搞笑的是那位老板答应之后,L立马狗腿地哼哼道,‘老板你人真好!我们寝室有四个人呢,一个不够分啦,就送我们四个吧!’你是没见哦,那个老板当时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

“那送是没送?”

“送了啊,她那种表情和语气,人家老板可能都会觉得拒绝她都有罪恶感了,摇头说了句‘这个小姑娘太会过日子啦’。”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L的事情。后来常去找小J,慢慢和L熟了起来,才发现她是一个非常随性的人,而且非常懂得生活

L喜欢阅读,确切地说应该是喜欢书籍,可能是因为那种带着墨香的厚重感比起电子书籍,摸起来总归多了些许真实。碰到L,我第一次见识到了有人是拿着买菜的大布袋去借书的,最多一次看到她带了三个包,一次性借了将近二十本,手上还捧着高高的一摞,惊得我愣是当场没说出话来。

彼时学校规定每个图书证最多只能借阅十本,所以,我们周围好些同学的借阅证经常被L拿去充数。对于我这种懒得折腾的人来说,借阅证在其后的两年一直是由L保管的,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我不用一次次的去图书馆淘书。

我们的宿舍是四人间,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书架。L书架里的书种类非常齐全,除了专业书外,从名家杂文小说、戏剧、诗集、传记,到国内外绘画艺术作品赏析、古玩鉴定、旅行手札、游记访谈、摄影集锦等等,因为是她一本本淘出来的,所以绝大多数都具有可读性,随便抽一本出来,都可以让人读得津津有味。有时,会在她借阅的书中发现精美的书签,铅笔的标注,随手写下的感想,总会有一种窥到他人隐私的悸动。因此,她的书架就成为我的借阅处,省却了泡图书馆的步骤,也算是事半功倍。

和我一样,L也喜欢旅游,甚至有着远远超出于我的狂热。我和L的交好,其实一开始就是从旅游开始的。我们在艳阳高照的晴天一起去爬山,在阴雨绵绵的日子里一起漫步古镇,避过假期高峰一起逃课去旅游胜地压马路,甚至街头小巷的淘宝,在人头攒动的步行街沿街品尝美食……因着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随意的旅途中,总能收获出其不意的惊喜。

研二那年,我和L、小Q一道去阳朔,返回的时候由于时间关系在桂林逗留了一天。正赶上广西的回南天,隔三差五的雨总是来得殷勤。次日一早,为了吃一碗当地老奶奶赞的不得了的油茶,一行三人冒着几乎每隔十分钟就会来一场的小雨,七拐八折地钻到了那条难寻的闾巷里。满足了口腹之欲,沿着街道一路打听去象山的路。

桂林是一座山城,城中绿化想来很多都是天然生成,随处一转都有一种深处丛林的错觉。前一刻钟感觉还身处闹市,再一眨眼,就看到街道两旁须得两人合抱的高大香樟列队森严,一眼望不到头,估摸着都有十来米高,枝蔓在头顶纵横交错,如果不低头,当真会以为至身林间。在这座城市中行走,似乎随处都弥漫着一种心旷神怡的静谧,不同于大理那种被宗教包裹着的静,桂林的静更尽乎自然。雨后清新的空气浮荡着叶子的馨香,那种平静就连闹处的喧哗都带着一种懒洋洋的味道。

返回的途中经过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一位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唱着流行歌曲,堪比原声的现场演唱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只一会儿工夫,面前的吉他袋中就被观众投满了钱币。一位带着墨镜的大哥跳上中央的高台,很自然的从那位艺人面前取过话筒——《你是我的眼》,应景的蓝天白云,竟然很有意境。

我们也在围观之列。L盯着墨镜大哥,那种艳羡的目光直白而清冽,但碍于女孩子的矜持,若要上台,定是要拉我一起的。这样的场合,对于在KTV中横着走的麦霸的我来说,还是很憷的,当然不肯。L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随我们一道回返。中途,凭借一如既往的嘴皮子功夫,L用半个面包换了三个红毛丹。美味下肚,L心思又转了,带着壮士扼腕般的豪情定要回去唱一首,以满足众目睽睽之下的表现欲。我和小Q当然乐见其成,跟着折了回去。

按捺下心中的怯意,L向那位帅哥艺人表达了心中的愿望,帅哥艺人非常合作,爽快地同意了。

“Eos,你也上来啦!没关系的,机会难得啊,快点上来,我们一起唱啦!”L兴奋地对我招手。

终究禁不住诱惑,性格内向的我做了一件二十几年来最疯狂的一件事。陌生的地点,陌生的观众,激动与恐慌的心情,我和L唱了一曲《后来》。周围有人喝彩,有人录像,还有一些观众叫着安可。

从台上下来,我和L都兴奋异常,不停地絮叨着以后要是还能遇到这样的场合,一定要旧重温;要是以后失业,就组团浪迹天涯去卖唱。

我想,如果没有L,即使在走过了这么多地方之后再回到当初,我依然没有胆子像那般肆无忌惮的放纵一次。后来,每走过一个地方,只要有机会,这首歌就成为我们的保留曲目,只是,后来的《后来》,再也找不回那霍然一跳的心动。

赶往车站的时候,L又做了一件让我们忍俊不禁的事情。

因为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我和小Q在车站附近临时起意去吃米粉,L兴冲冲地说要买点柿饼带回去给朋友们尝。在挑了好几家之后,L终于相中了一位阿娘家的柿饼。

阿娘推着自行车,车座后面固定着木制的单层货架,放着一些时令水果,柿饼倒是不多,估摸着也就一二十个。L挑了一多半,称好后付钱之时,指着剩下的小半堆说了声:“阿姨,剩下的这些也送给我吧。”

阿娘当即惊悚,连连摆手:“这怎么行?不行不行!”

我和小Q吃完了米粉还不见L回来,沿街找去,一看这场景,差点晕倒。就听L连声说道:“行啦行啦!阿姨你就卖给我吧!”

阿娘看着这小姑娘的拼命劲,回了句:“要不你全部买了吧?也没剩几个啦!”

此时L的倔劲儿也来了:“我就买这么多嘛,剩下的你就当让我们尝尝了嘛!”

就在L耽于这种讨价还价的乐趣中时,有人嚷嚷着城管来了,周围的小商贩收摊的收摊,推车的推车,阿娘也当即推着车子就往旁边的巷子里避。

我和小Q原以为这样L可能就会放弃了,没想到L跟在阿娘的屁股后面继续叨叨:“阿姨,你看城管都来了,你就卖给我嘛!”

一看这情形,我和小Q对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双双站回了近旁商场的门口。眼看着L追着大娘跑了整条街,最终空手而回。

我奇道:“没买到?”

L怏怏不乐:“城管来了嘛,那位阿姨不肯跟我说了,要是有时间,她一定会卖给我的。”

我乐。这也是我第一次目睹L买东西的过程,简直让我和小Q叹为观止,顺便感叹一下原来平时我们自以为很有成就感的讨价还价,比起L,真真是不足为道了。

L的运气似乎很好,比如前一刻钟还在念叨着好几天没吃水果了,跟着没走几步,当街树上就掉下来一个熟透的芒果,自由落体之后汁液流淌,扒了皮之后咬一口在嘴里,当真比市面上卖得美味得多。再有一起去黄姚的那次,我和L在站台等车,一位瓜农骑着拉货的三轮电动车,载了满满一车西瓜,L一看,惊叫道:“喂,西瓜!西瓜!”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当真有西瓜随着颠簸的车子滚了下来,用拳头稍微锤了锤,裂出的瓜瓤红嫩鲜香。

L似乎还很有动物缘,在她拍到的照片中,有孕吐中的猫,爬在中指关节上的螳螂,被捏着尾巴在掌心打转的小蜥蜴,晚霞中翅脉鲜明的红蜻蜓,公交车上圈在瓶子里的黄喉似水龟……有次小J打趣L:“L,不见你传和老公的新婚照,倒是乱七八糟的动物经常刷屏,你不会去动物园工作了吧?”

我一直以为,喜欢动物和植物的人,都有一颗柔软的心,L就是如此。虽然她有许多让人厌烦的小缺点,但无碍于接近她的人总会感觉到太阳的味道。我也一直以为,善良的女孩子都会很好命,L也似乎总比一般人更容易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眼。

每个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总会碰到那么几个人,相遇,相知,然后各自天涯,但在彼此生命中刻下的痕迹,就像是彗星拖着的尾巴,有那么一瞬,曾经照亮了一个人整个生命的夜空,也正因为这一刹的光华,让原本迷失的心灵重新踏入正常的轨迹。L于我,便是如此。

2015.3.13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8503/

趣友的评论 (共 9 条)

  • 虚妄的伊
  • 春暖花开
  • 淡了红颜
  • 晓晓
  • 雪灵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剑客
  • 纤纤柳絮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