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竞选乡长

2015-03-02 07:50 作者:江河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双桥乡因乡长退居二线,留下一个主职空缺。

这个缺位的首选者当然是常务副乡长麦得谱。

麦(没)得谱最有谱,他的竞选优势是明摆着的:本地人,大家都熟悉他;年富力强,办事有魄力。更主要的是他已经在“常务”副乡长这个位置一年多了,人家猜测,一定是组织上有意图让他接位的。所以,乡长一退下来,麦得谱就当仁不让地挑起了工作重担,大胆地去处理一些本应由乡长处理的事务,工作更操心更卖力了。

虽然如此,但还有别人奢望这个位置,明摆着的有副乡长魏龙清和吴溪。他俩都是副乡长,也没有明确的先后排位,级别待遇都一样,平起平坐。自从乡长退线后,两人的脑子都没有停过,都在考虑同样的问题——

从不利条件看:他们前面都有只拦路虎——常务副乡长麦得谱,同时他俩又相互是竞争对手,互以对方为障碍物。

从可能或者说寄予希望的角度看:现在的社会是竞争社会,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程度的竞争,而行政的人事竞争是最不靠谱的,有背景的、有关系的、有钱财的、会投机钻营的“见风长”,一蹿就上去了,而不喜欢阿谀奉承、只知道踏踏实实做事的,就象蜗牛,怎么也爬不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俩甚至还侥幸地想,根据麦得谱的名字来看,这常务副乡长当乡长的可能性也不大。于是,两人都在心里打小九九,思考采取什么有力的举措,把麦得谱撇开去,把对方搞下去,把这个位置弄到手。

竞争的对手仅仅是本乡本土的干部吗?非也!

外乡镇的、甚至还有县里某些部门的那些想从基层行政搭搭桥走走曲线而爬上领导岗位的,还大有人在。譬如说国土部门的一位党委成员,人事部门的一位办公室主任,公安部门的一位人事股长,都在想着这个位置呢。

所有想这职位的人都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暗地里运作着如何拿下这个“宝座”。

这个时候,几位副乡长的工作表现是次要的了,重要的在于运作,或者说看谁的动作刚劲有力,最有效果!

怎么运作?谙熟官场的人自然有他们自己的套路。钢要打在刀口上,才能锋利坚硬,这是谁都懂得的道理。

就说这三位副乡长吧,麦得谱以为自己是常务副乡长,觉得这个位置非己莫属,况且自己还有一位远房亲戚在市里当领导,两年前,自己当上常务副乡长,就是他一句话起了关键作用。虽然那位亲戚去年因年龄关系调到政协任职了,但余威应该还在,所以他认为自己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不过,他也觉得自己不能坐着干等,得与乡里书记多接触接触,将自己这一段时间来如何努力主动挑重担做工作的事向书记多多汇报,让他肯定自己的能力与业绩,“万丈高楼从地起”,书记向县里的主要领导说上几句好话,还是有些份量的,再加上自己的亲戚又从上面向下打打招呼,这就“荞麦田里捉乌龟,十拿九稳”了。

另外两位副乡长呢,他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分析了自己的人缘环境与实力之后,想的是如何充分挖掘和发挥自己的优势。从现行政策上看,提倡任用年轻干部,就这一点来说,他们两都是有优势的,都符合提拔条件;还有学历、在基层一线的锻炼经历,哪一点都符合选拔人才的标准。现在的问题在于自己在乡人大代表心目中的位置,代表们对自己的印象好不好,能力强不强,待人和气与否,人品能不能得到大家认可,这可是关键。

怎么来赢得这个方面的优势呢?他们俩都有自己的招数。

魏龙清心里在想,我若想战胜吴溪,就要走群众路线,在呼声上胜过他一筹。人大代表都是从乡村干部与党员中选上来的,他们大多分布在群众之中,若是群众呼声高,那就能影响代表的投票思维。现在的舆论宣传能量很大,电视、网络媒体一发动,网民、“视民”一开口,唾沫就能淹死人呢!魏副乡长看中了这一方式,于是采取“两条腿”走路的办法来扩大知名度,一是深入村组做群众工作,能使群众的反映让组织知道自己是群众的贴心人,让群众说话;二是利用媒体进行宣传,弄一两则新闻上上电视,上上网络,让人家从正面捧捧自己,同时也授意一两个“网络打手”,多顶帖,高度肯定自己、有意无意地贬贬吴副乡长,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那吴溪呢,他的思维可不同:虽然现在网络、媒体宣传将信息传得快,但这是“花架子”,领导用人,根本不看网络宣传,有的人,包括一些人大代表,对网络的宣传还有反感呢。要来就来实在的,你魏龙清啊魏龙清,真是“未弄清”时势啊,活脱脱的草包一个,还在网络上搞什么“指桑骂槐”,这不仅让别人看穿了你的人品,还看不起你这个人呢。这个套路也不懂,你又不是当了一把手以后搞什么“政绩工程”,弄得再多,下力气再大,那乡人大代表不投你的票,还不是空折腾?这时候的关键在于乡人大代表的票,这一票票投向你,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就想着如何从上一届选出的乡人大代表着手,一票票争取过来,想不声不响地到时候从票箱里跳出个乡长来,给别人一个震惊。他觉得,到那时“扬眉吐气”了,才是最开心最风光的呢!他也想好了,现在得抓紧,将全乡人大代表列个清单,一个个去找,平时有接触的,那当然是好办,那些还接触不多或者没接触过的,就请熟人朋友帮忙,打发一点,不出一点点“血”,也是办不成大事的。

这里的三位副乡长,都在盘算着自己的事,做着晋升的美

在县直部门任职的想谋到这个职位的人自然也没闲着,他们都在蠢蠢欲动,甚而至于手段更是技高一筹。

他们的思维与副乡长们不同,他们一致认为要升官发财,必须走上层路线,谋到这个职位,关键人物是县里的领导,县里的领导中最关键的是两个人,一位是县委书记,一位是组织部长。什么乡人大代表选举,竞争力多强,那都是幌子。领导一发话,那些代表们谁还不听?上级领导的意图,才是“民意”,才是代表们手中的表决器!

于是乎,大家不明动,都在暗动。表面上看不到竞争的气氛,都象没事一般,暗地里都较着劲。

这些送礼金、拉关系的人办法多多,从自己的周边亲戚中找“筋”、找朋友,从领导的亲戚、朋友中找熟人,送礼也好,请客也罢,喝茶、喝酒、卡拉OK娱乐、桑拿按摩消遣等等,总的一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样的事,就不是享受过程的乐趣了,而是只重结果。最终“鹿死谁手”,谁就是胜利者。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的电话最忙,接待客人最多,不用说,就是县委书记与组织部长了。有多少人送情送礼,别人自然不知道,恐怕两位领导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记得清?饭局、茶局、歌局、桑拿局、按摩局,家中串门局,弄得人晕头转向,自然是记不清了。但有一样,他们是知道的:这礼金,谁送得进谁送不进,他们自己会权衡把握;谁送得多谁送得少,他们会记得清清楚楚。当然,送礼的人自己也知道。

有时候,一个晚上就要来去几拨,要接待,要泡茶,要用话打发,心里不免生出厌烦,但也得耐住性子应付。那个组织部长曾经说过一句经典笑话:“弄来扭捏一群,打发淫粘一族”。这话正是形容他接待这种客人的,每当基层选举换届或有职位空缺时,那些前来送情送礼的人太多了,他的接待心里就是这样。

其实,领导的心中无不存在着一种既有鄙视,又有同情的心里:你们这些喽罗们,送什么情礼哟,我们也是在这“躺着怕刺背脊,卧着怕刺肚皮”的夹缝中生存哩,虽然有时候也作作主,那是“小主”,“大主”自有大人作啊!

这话一点也不假。

不久,这乡长的候选人就确定了,不是三个副乡长,不是县直部门的那些“作了积极努力”的人,而是从市里调来一位下派干部,年纪轻轻的,而且组织上有明确意图:必须百分之百选上,不能有任何差错!

后来据小道消息传闻:那位新选乡长,上面有人。

一则来自官方的消息说得更具体:他的一位叔叔在省里当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4863/

竞选乡长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晓晓
  • 春暖花开
  • 我本豺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