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除夕夜

2015-02-28 12:15 作者:单衣  | 6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除夕的有些黑,门楣上高悬的大红灯笼晕开了一地的微红,院子里有些让人心热热凉凉分不清的暖。回望,夜更加的魆黑,间或一隅被璀璨的烟火点亮,复又转瞬熄灭。隆隆的鞭炮此起彼伏,停歇的小隙越显静寂。

我走在灯笼洒下的红晕里,这几步已经走了无数个千百回,可是今天还是感觉不同,正屋的门此时如往年一样依旧是大大敞着,母亲在灶上忙碌,得空就在灶膛里塞一把木柴。饺子在锅里翻腾,挨挨挤挤,一团团的热气涌过了锅沿,在半空弥散,而灶下却是空的。从灶下那个位置空了起,我的心里的某一处也空了,我那满头银发的祖母,再不能同旧时一样进门一声呼唤便能满心欢愉地回应,火光中那微红的面容再也找寻不见了......我坐在灶前矮凳上,握着风箱的杆,这里祖母曾握了不止千百回,有指痕摩擦的光滑的凹印,上面应该有祖母的气息吧,轻轻地握着仿佛手了有了温度,这温度轻轻地熨着心里的某一处。咕嗒——咕嗒——我慢慢地拉着风箱,以前祖母总说我拉的不像样子,太急躁,而在此刻我仿佛一下子就会了,那节律舒缓而悠长和祖母的一般无二。红红的灶火很旺,我的心在这一刻是暖的吧。

饺子熟了,先是上了供桌,红烛跳动着火焰,燃着的香升腾着袅袅的轻烟,轻烟慢慢地在半空缭绕。祖母以前曾经说过,这故去的先祖会在大年夜这一天,相继回到家中,尽享这阴阳两世难得的团圆。我无法得知这是不是真,但是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好让那已在心底沉积了很久了的思念有个安放之所。这烟雾缭绕中是不是祖母也正在慈祥地相看着我。

围坐在暖炕上的圆圆的桌子前,依旧是有一处空了,虽然碗筷还在。这就是团圆的年夜饭吗,以后年年将如此团圆吗?小时候我总是偎坐在祖母身侧,祖母总是说我不长筋骨,大了还是,年老的祖母依旧那么硬朗,就这么靠着祖母,说一会话,那也是无比快乐的事。可是我以后在这个位置就是无依无靠了,身后的墙壁有些冰冷和坚硬,我也就在这一刻一下子端直了自己的身子。

年小的儿子游离在我的这种情感之外,他自顾自的在享受这除夕的欢闹,如同幼时的我。

夜渐深,鞭炮声渐渐零落、停歇,我知道是在蓄积着下一刻的急骤和密集,除了已经睡去的儿子,母亲父亲一边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边延续着同往年一样的守岁。我也在静静的守护着自己那心灵深处的寂静和这似乎游荡在这年夜的屋子里的满满的亲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图片来自网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4596/

除夕夜的评论 (共 6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