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礼佛路上的诗花——为你做一世情

2015-02-12 08:13 作者:千百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梵经声起,香雾旋着最后一丝袅娜,暮鼓的余音侵没了西天中最后一点光。

,让我为你剪下一地烛花,诵颂一世痴缘。

世间有那么多的匆匆过客,在红尘辗转中翻出一朵婉烂之花,为何我踏上轮回,便已注定悲伤的结果。摇转经筒,他们高颂我占尽世间生死离别,高高的佛像前,我应该是傲视烟火俯瞰红尘的,只是站在我的三生石前,我却只能惶恐地如瞎子一般。

他们叫我转世灵童。

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已然知晓,我要走的,是一条永远回不了头的寂寞之路,历数没有人可以替代的长长的孤独

人世聚散匆匆,多少人愿在颠沛流离之中求得片刻的现世安稳,可是我还是眷恋了。不是不想要那一份随遇而安,只是那般厚重如铅的经卷,怎抵得上那年骑在墙头上你颊边被青梅映红的羞涩笑颜?树叶筛过阳光后留下鹅黄的斑驳,把你嘴角的莞尔勾成了山上最美的格桑花。于是,我徘徊了,踯躅着,生怕那一声唐突的轻唤都能惊飞你眼角眉梢栖着的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幸然,我撷了那一朵雪山净水灌出的桃花,那临湖一照的婉约,是鬼迷了心窍还是偿还前世的宿债,都已不堪了了。于是,原本的黑夜于我色彩斑斓。幸福来得太快,似一场不真实的恍惚旧,白日里滑落嘴边的经典,全然默诵成你的名字。于是昼长夜短,每一次黑暗中的重逢,都显得那般弥足珍贵。

情是一出局,我心甘情愿地入了,却不知局里生杀,转身之际已是半死之身。

世人都说佛家之人不谙凡事,可谁知情之一字已教人涉尽红尘。是灵童,是活佛,都已不再重要,我仅仅只是仓央嘉措。可是,为一名俗世男子的愿望于我来说亦是奢侈,仓央嘉措,就注定了只能在梵音海中浪里浮沉。这座大家敬仰的神圣宫殿,离天堂是那么的近,抬起头,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一如水洗的蓝。可是愈高,会愈冰冷,从肉体到灵魂,彻骨生寒。

人们说,拂过转经筒的人,终得善业相伴。于是那一夜,我避开所有人,偷偷在月色下,卸下那袭世间最尊贵的袈裟,如同尘世中无数的痴男怨女那样,一次次虔诚摇转。求的,却不是百姓江山、吉祥圆满,只是在心底卑微地呢喃,希望可触及你指尖的纹路一线。

焚着藏香,轻诵着经纶,终于,我把甜甜的青稞熬成了苦酒。爱太苦,不由人,我独自饮着悲伤,舍却一世温存。默默佛前祷告,不求白头偕老,只愿能和你烟火一刻,即便明知飞蛾扑火,纵毁百年之身,亦不问会是圆满抑或劫难。终究,心老天山,安然无恙锦绣祥和的依旧只有流年;情死情灭,从容不迫波澜不惊的却是人间。

我在红尘里参佛,书一纸寂寞,可苦海那般宽广,等不到我悟得菩提净土,已经遍尝辛酸。我清醒地沉沦,亦知这长伴的青灯古佛,于我的青韶华之中,永远予不了我解脱。就如同我来到这里,带着已知的结局,却终究要携着烟尘赴一场未曾开始便已荼蘼的花事。这一世的轮回路,太苦。

那一日,依然是天高云淡,鹰鹫头顶盘旋,破空而来的风夹携着湖面上阳光洒下的星星点点,雪山亘古不变地立于我的身后,草原上的格桑花百年如一日的姹紫嫣红。我和你之间,却是徙令途转,风云变幻。偷来的光阴最终要还,只是这一还,便是山长水阔,咫尺天涯。遥遥相对,两两相望,你美得似一株天山雪莲,盛装披身,胭脂飞颊,我在你的身后拾了一地破碎的剪影,朦胧了泪眼,看着你成为别人的新娘。这个世间,究竟有没有两全的办法,让我右手礼如来,左手牵着你渡三千梦华?曾经的执子之手,如今却只能相忘于江湖,你华丽地转身,徒留我一意孤行地怀念。罢了,罢了。也许我们的不期而遇,便是为了各自成全。无悔,无怨。

只是这一场情事,耗尽心血。

那一日,我跪礼佛前,手中的念珠绳断,珠粒滚落香前。双手合十的瞬间,似乎又捧起了你如花的娇颜;垂杨下,我骑着竹马,看你采梅翩翩。我问佛这婆娑的命运无端,佛却了然地一笑,拈花的瞬间,闭目无言。我忽然忆起,彼时的我似乎也曾这般指尖沾着桃花香,却在折下的那刻,注定萎谢。

那就这样吧,带着思念,涅槃。

2012.8.27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1559/

礼佛路上的诗花——为你做一世情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