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乡愁渐远情更浓

2015-02-10 23:29 作者:淡了红颜  | 15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是农民的女儿,身上传承着农民的基因,我的祖祖辈辈就繁衍生息在这块土地上。虽然,我居住在高楼林立的都市,工作在机器轰鸣的工厂,漫步在霓虹闪烁的大街上,可我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忘不了那里的父老乡亲,忘不了源远流长的涪江水,忘不了轻柔绵软的四川方言。所以,每次休假回家,当车行走在宽敞笔直的乡村公路上时,总有一种温馨浓郁的亲情扑面而来。

老家住在遥远偏僻的乡下,到小镇需要行至三十分钟的路程。每逢赶集的时候,我总会借口到街上逛一逛,希望能“偶遇”昔日的同学,或者曾经亲密无间的闺蜜和发小,和她们聊一聊激情似火的青葱岁月,聊一聊平淡如水的婚后生活

小镇不大,不到十五分钟就走完了。一圈儿溜达下来,却很少发现似曾相识的面孔。我带着些许失落和惆怅的心情走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好像是个置身事外的游客。看着与我擦身而过的大爷大娘们,他们的头发花白而凌乱,就像天上的星星在晨曦中闪烁,发出昏黄暗淡的光芒。那背上沉甸甸的背篓儿,不知里面装有什么样的希望?

一般情况下,老人都是一手牵着吵吵嚷嚷要零食的孙子,一手捏着鼓鼓囊囊的手提袋。手提袋鼓鼓的,里面装的就是自家产的土鸡蛋吧?老人怕挤坏了鸡蛋,像宝贝似的用手护着,就是为卖几个钱贴补家用。看到农村迟暮老人和留守儿童远去的身影,我不禁想到了我的父母,想到我羞于说起的童年,一种别样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喜欢浓浓的乡音,更喜欢淳淳的乡情。特别是在农闲的时候,有关张家长李家短的“时事新闻”可能就在七大姑八大姨的妯娌姐妹间津津有味地流传;一些或许不是新闻的新闻,就来自于集市上大爷们的烟斗之间;某村某社某家不久前刚办的红白喜事儿,或许就是集市上乡亲们偶遇时不错的谈资。乡村小镇,风景依然,集市上人来人往,摩托车穿梭往来,显得特别的热闹。

我从那熟悉的老街街道步行到新建的街道上,看着新街上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眼前又浮现出儿时迷恋的那个闹市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时候,我常听大人们每隔几天就吆喝着结伴去“赶集”。我对这“赶集”的理解或许有些肤浅。“赶集”,也就是政府为了促进乡镇的经济发展,促进农副产品的销售和流通,也便于农民自产自销的销售方式。于是,将镇上的集定为每月的单号,这样就和邻镇的集错开。当地人把赶集称作赶场或逢场,就是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把各自的农副产品拿出来卖掉,换取或添置各自所需的商品。

记得小时候,我常冒着挨打挨骂的风险,哭着闹着要跟妈妈去赶集(老妈到现在还笑话我,说我小时特别贪吃,常为赶集而当妈妈的小跟屁虫!)只因为集市上有卖包着的彩色锡箔纸的糖,有卖弹性极好的橡皮筋,还有漂亮的蝴蝶结……对农村的女孩子来说,它们都是充满诱惑力的宝贝。

每次到了集上,妈妈总是到综合市场卖粮食的地方,找一个突出显眼的位置,放下背上的玉米或者干花生,等待买家前来讨价还价。那时,街上的热闹喧哗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妈妈的那些东西卖出与否我不关心,我的目光早已飞到摆在街两边的小摊儿上的饰物上了。

那时的老街很窄,路面坑坑包包,两旁全是镇上的商户。每逢赶场的这一天,人们早早就把商品整齐地排列在货柜里,店主们要么懒洋洋地在店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地用鸡毛掸子掸着货物表面堆积的灰尘;要么就站在门口和街对面的商户唠着闲嗑,要么就呆坐在铺子里目送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那时的农民,还没有摆脱土地的羁绊,只有在家里有急需时,才会匆匆忙忙赶去集市,闲时多半儿会待在田里,浇水施肥,精耕细作,指望天随人愿,风调顺,给人一个五谷丰登的好年景。所以,那时赶集的时候,人们大多来去匆匆,整个镇上好像就没有闲人。当然了,也没有谁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在那里游手好闲的溜达。那时,村上的青壮劳力都留在家里,赶集时基本都是年轻的身影,不像现在,只留下风烛残年的老人,牵着一个未谙世事的娃娃来置办生活用品,这是怎样一个令人心酸、令人心碎的背影啊

如今,农村的日子过好了,村村铺起了水泥路。赶集的时候,人来人往,街上车水马龙。最大的变化,就是卖东西的人少了,买东西的人多了。小小的一条街道,超市就开了四五家。有时候,买卖还非常的火爆,真可谓日进斗金供不应求。其主要原因在于,外出务工的人多了,为家里挣钱的人多了;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无力肩挑背扛出去卖农副产品;外出打工的人多了,返乡后就摇身一变,成为出手阔绰“有钱人”。随之而来的,是小镇上茶馆无形中增多,茶文化也逐渐兴盛起来。

其实,随着茶文化的兴起,赌文化也在慢慢抬头。朋友如果不信,我这里有打油小诗为证:“小打小闹不算赌,忘记挣钱多辛苦。起早贪黑过去式,赢了大钱我做主。”“没把打牌当赌博,反说搓麻是娱乐。小打小闹不过瘾,输钱瞒帐蒙老婆。”

那天,我又在热闹繁华的小镇上闲逛多时,感慨着乡村小镇上日新月异的变化。在回家的途中,周围又新建了一栋栋农家别墅。2008年地震时,很多村民的房屋倒塌,在政府的扶持下,村民们灾后重建,一栋栋三层跃层式结构的楼房巍然耸立,有的楼房依山而立。有的村民为了便于出行,则把新房建在公路附近。抬头望去那碧瓦朱甍倒也显出几分美轮美奂之感。透过宽敞明亮的玻璃窗,我听见里面隐约传来一阵阵幸福快乐的说笑之声。

小时候,我听大人们说四川是山沟沟穷窝窝,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人口出多入少。小伙子娶不上媳妇,姑娘远嫁外省。今天的四川,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伙子外出打工也会带个俊俏媳妇回家过年,妙龄姑娘也不会远嫁外省,而是招个上门女婿服侍双亲,或者把男方父母接来颐养天年。“农村”,不再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很多人过上了富裕安康的好日子,这都感谢党和国家的富民政策,给天府之国带来的新气象新变化,也是农民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和辛勤汗水换来的,我们必须加倍珍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是的,幸福的生活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知。或许,在别人的眼里,我在城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人长相厮守在一起,早已成了地地道道的城里人。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从来就没有溶入这座城市,依然是个地地道道的打工妹,有着难以割舍的土地情结。我只想在我的有生之年,用我不太灵光的词汇和文字,记录和镌刻下家乡每天的变化,还有我对青山绿水的向往和深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1216/

乡愁渐远情更浓的评论 (共 15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