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田的幸福

2015-01-29 20:32 作者:秋实  | 3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田,大号田青山,今年刚好50周岁,生得头高马大、虎背熊腰,一开口,那洪钟般的声音就会震得满屋子嗡嗡回响。论年龄,他比我小很多,只是因为叫老田似乎显得成熟一些、亲切一些,因此在这里我就这样称呼他了。

我与老田之间更多的是工作上的联系和交往,也不乏生活中的共同好和相同的为人品质,如:在人生道路上有信念,在事业追求上有理想,在本职工作中有担当,在日常生活中有乐趣。这样说起来似乎颇有借说老田之名表扬自己之嫌,但我只想表达一个意思,之所以写他是因为同道中人。但我今天要说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老田的幸福

前不久,有机会与老田一起参加全国会议,一宿一天的同吃同住同聊,丰富了我对老田以往工作以外那些零散的、碎片式的感性认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老田是幸福的。他有一个会持家、善解人意、温淑贤惠且貌美的好妻子;他和妻子又共同造就并培育出一个颇有艺术天赋、知书懂礼、学有专长且伟岸英俊的好儿子;血气方刚、爱憎分明,既是好丈夫,又是好爸的老田自然也无愧于万般可爱的妻子和儿子,他们共同成就了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

这些明眼人都知道、令人羡慕的好处无疑是老田的幸福所在,每天能够全身心、无忧无虑地投入工作和事业,也不能说与这些幸福没有关系。然而,老田还有一个最大的幸福,那就是他有一位让人羡慕的86岁高龄且耳不聋眼不花、身心健康、思绪敏捷、精神矍铄、和蔼可亲的老妈妈。老妈妈的健康幸福,才是老田莫大的幸福,也是本文的主题。

说起老妈妈,老田津津乐道,喜形于色,让你不忍插嘴。我自然也听明白了,老妈妈之所以身体好,究其内因,是心胸宽阔,凡事宽宏忍让,与人为善,胸中绝少烦恼与苦闷,心情好身体自然就好,用那句广告词形容,是“吃嘛嘛香”;究其外因,老妈妈的健康,很大一个程度是因为有老田他们这群子孝女,这自是我下的结论,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老田的孝顺经里,除了人人都恪守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外,很大一个程度是耳濡目染,来自于家庭的熏陶;小时候爸妈的身体力行,他都点点滴滴铭记在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田也有辛酸的童年记忆。那年月,尽管爸妈都是省委干部,但因家里孩子多,日子并不宽裕,有时还要向邻居借5元钱。

记得一次姑姑来看望爸爸,带来一只用牛皮纸包裹的熏猪蹄。姑姑走后,爸爸在里屋就着饭津津有味儿地啃起那只猪蹄。大凡旧社会过来的有点身份的人也多少保留了些老规矩。爸爸是一家之长,好似封建社会一家之中的老爷一样,有好东西要先给他吃,有时还要吃小灶。小青山扒着门缝,瞪大眼睛,目不转睛,边咽着口水边眼巴巴看着爸爸啃完了猪蹄,肚里好似有几十只饿急了眼的馋虫搅在一处不停地蠕动着。爸爸啃完猪蹄,仍用那块牛皮纸把一小堆骨头包起来,顺手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拎着包去了单位。眼看着爸爸走远了,小青山急不可待地闪进里屋,从垃圾桶中掏出了那个浸着油渍的牛皮纸包,小心翼翼的打开来,那一小堆骨头上散放的阵阵余香扑鼻而来。顶不住诱惑的小青山学着爸爸吃猪蹄的样子,把每一小块骨头都重新细细在嘴里唰了一遍;骨头缝中那一点点残留的肉渣渣,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满足,“后来的记忆中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东西”。

回忆这件往事时,老田的表情是复杂的,那里面有幸福的沉浸也有苦痛的追思。我不做声的听着,努力控制着将要溢出眼窝的泪水,并萌动着一个似乎是傻兮兮的想法:找机会一定请老田去吃一顿正宗的熏猪蹄。

粉碎“四人帮”后,一次小青山跟妈妈上街,妈妈给他买了一碗汤圆,并满脸慈爱地看着他一个个吃着。“妈,你怎么不吃呢?”小青山不解地问妈妈。“妈不饿。”这样的事情经常有的,有时妈还会说“妈不愿吃”。“那时小,不懂这些,以为妈真的不饿,真是不愿吃。哪知道是因为没有钱,自己挨饿也要让孩子吃饱”。“现在条件好了,我们应该让老人过上幸福日子”。老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老田父亲去世前住了76天院,除相濡以沫的老伴儿外,老田整整陪护了76天,不无遗憾地送了老爸最后一程。老爸弥留之际,紧紧握着他的手,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威严和自尊,发自内心愧疚地说:“小山子,爸委屈你了,什么也没给你留下”,说着,眼中淌出了两滴浑浊的老泪。老田当然明白老爸指的是什么,但在他眼中、心中那些身外之物都是微不足道的,爸妈的养育之恩比天高、比海深。

老爸走了以后,他这个老疙瘩当然地挑起了关护老妈妈的那份责任和义务,把那份对老人的孝心完全投放在了老妈那里。

妈是离休干部,每月离休金6000多元。尽管如此,老田每月仍坚持给妈1000元钱,他有他的理论:“妈的钱是妈的,我给的是我的。”每到这时,妈都会说“将来也都是你们的”。嘴里这样说,脸上却是写满了幸福和知足。

老妈妈身体健康,生活能力很强,自是不愿意给儿女们增加负担,至今独门独户的单过,但毕竟进入了耄耋之年,这也是现实。因此,老田和两个姐姐分了工,给姐姐、姐夫派活,两个姐姐你家一三五、她家二四六,没有特殊情况必须去看妈。姐姐、姐夫们当然是最模范的执行者了。而老田无论工作怎么忙,即或是忙得不可开交了,每周也至少去看一次老妈妈,每天早上还要像呵护小孩子那样,给老妈打一个电话,嘘寒问暖,有时没话搭搭话,也得唠几句闲嗑;这一打就是五六年,天天不落。老田有个心思,总是担心老妈妈一个人居住别出什么意外,这心思至今也没敢和老妈说。就是这样天天打电话,老妈妈从来也没有感觉到腻烦;换句话说,能腻烦吗,老人要的不就是这点事儿吗?上哪去找呀,“摊”上了这样的儿女,那就是福分。

为了让妈坚持锻炼,老田还处心积虑地给妈精心设计了一个“圈套”。他每个月要额外给妈260元钱,要求妈每天下楼到一百米开外的彩票站买几张彩票;不为中奖,就是要她去锻炼,但还不能和她实话实说。为了达到这一不可告妈的目的,他竟然还毫不客气地给妈约法三章:“一是要专款专用,不得买米买菜买水果等挪作他用;二是作废彩票必须留存,以备儿子抽查“审计”,防止“偷工减料”、资金截留;三是要有计划支出,不得突击花钱和无故结余,杜绝寅吃卯粮现象的发生”。把老妈“逼”得“忍无可忍”:“这死小山子,对妈还不放心呀!”

老田是个有心计的儿子,理解老辈儿人的心思,每年还要自己出钱给老妈张罗一个饭局,把妈那些已为数不多、屈指可数、尚且健在的老同事、老朋友聚拢来,见见面、叙叙旧、报个平安,圆老人们一个想。还真的想不到,这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从中午开始,边吃边唠,到晚间六七点钟也不愿散去,竟是那样的开心,那样的依依不舍;他们哪会不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

老田就是这样一件件的想着、做着。他把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报答无声地落实在了行动上,分解在了每一天,做起来又是那样的理所应当,那样的低调,那样的无声无息。这,就是老田;这,就是老田的幸福。我曾为他有那样一位健康幸福的老妈妈而高兴,现在更为老妈妈有这样一个孝顺儿子而高兴,也为我有这样一个好朋友而高兴。人以群分。

(秋实于2015年1月28日写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27156/

老田的幸福的评论 (共 3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