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树殇

2015-01-11 22:10 作者:江河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是一条小山冲,有一条通往小镇的人行路,路的宽窄不匀,平均起来大约一米左右。这条山路是青山洞里的人到镇上赶集,到山外去见世面的必径之路。在这路途中,有一个小地方,是天生的行人歇脚的极好休息地。

好在什么地方呢?好在石、树、风。

这里的石是一奇。大约有两丈远的这小段路比其它的路要宽一米多,路右边有七块凸起的石头。看这些凸起的石头,可以推测出埋在地底下的部分是一个整体,但凸上来的部分,却比较均匀地形成七条石凳,只有一条石凳稍矮小一点,也稍微隔得开一点。石凳上面都很平坦光洁,正好让行人坐着歇息。传说七夕,七位仙女下凡时在这儿歇脚,那条小石凳就是最小的七仙女坐过的。所以一般行人,若是一个人在这里歇息的话,只要知道这故事的,就会坐到那块小石凳上。尤其是女孩子,想沾七仙女的灵气,变得更漂亮。

这里的树又是一奇。石凳的右边是一条小土坎,不高。土坎上长有一棵硕大的阔叶树,我们那里的人叫“土槠树”。树枝左右各伸开一大主杈枝,两边各延伸三四米远,枝上长杈,杈上开杈,杈上长丫,丫上生叶,枝繁叶茂,又正好遮盖在这几块石头的上空,使太阳光不会照射到那石凳上,既有阴翳,又还空旷,真是一个天然的美丽凉亭。

这里的风也算一奇。因为两边都是青山,中间是一条小冲,若有六七里路长;路右边是这石这树,左边是一条小溪,溪水不大,但常年不断。溪水清澈透亮无污染,人们在这里歇脚时,口渴了,可以饮这溪水解渴的,胜过矿泉水。正因为山、冲、水的影响,使这儿的空气新鲜而且对流性特别好,长年累月有一股自然的风。即使别的地方没有风感,这里也能感觉有一股凉气,仿佛有丝丝不断的微风拂煦一样。

行人到这里歇憩,的确是一番享受:树叶儿茂密,遮住着阳光,显得阴凉爽快;石头从地下“长”出,浸透着地下潮气,坐到石凳上,感觉清凉舒适;冲子里空气流通,坐在石头上,凉风习习,解开衣襟,就象素手在抚摸一般。人在这儿呆一会,准能消除疲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要赘述它的“好”了,因为我的着重点在叙树。

那棵树很有些年龄了,我听耄耋老人说,他们做小孩时,这树就要两个人合抱才能抱住;还有的老人说两人合抱还多几拳头呢。究竟树有多大,年事多高,我也不知道,问谁也说不出确切的数据,也没有谁去刻意考察它的年历几何与空间几何。人们只知道自然享受,走累了,在此坐一坐,歇一歇,解解腿脚疲劳,然后就扬长而去。谁也不在意这个地方的特别,更不会去用心研究它。

这本是很自然也不值得哆嗦的事。因为人类与自然本是融为一体的,在这里同样应该是和睦相处,相安无事。可是不然,有一些好事者、没事找事者,在这里歇脚时,不规矩,喜欢把这树当作休闲时混手的玩具,随手剥剥树皮,随脚蹬蹬树根,把覆盖在树茎根上的沃土倒腾开去,使树根暴露在外,让其风餐露。久而久之,树的根儿自然受到了伤害。这对于一棵硕大的有很强生命力的树来说,这点伤还不致于危及它的生命。

槠树本是有果实的,虽然味微苦,但也可食,久嚼而有味,并有去火之功效,因而也有小孩子攀缘摘果,在摘果时,也免不了折枝;还有一些闲着无聊的无赖们,竟然无所事事也爬上树去折个枝条,摘几皮树叶什么的,这使它一次又一次地挂彩。树儿只好又忍着疼痛,并利用天然的大气雨露不停地给自己愈合伤口,可是还没完全恢复,便又有黑心人用小刀在它的主干上划出痕沟来,刻下歪歪斜斜的“某某到此一游”的残丑字样,把这棵树弄得遍体鳞伤!

更有那“天杀”的家伙,居然用砍刀削去那厚厚的保护枝干的树皮,甚至还把皮下的肉也连带削了下来,过上一时半天,树的“血液”便在这伤口处凝成具有粘性的“固体血球”。可以想象,这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啊!

本来,这树在此生长得好好的,又没碍着别人,不说为人们提供果实,就是在这里建起一块荫翳,让行人倚阴歇凉,或多或少也算得上是为人类作了它能作的贡献了。可是人们却容不下它,一次一次地伤害它、摧残它,使它不得安生!想着这些,就觉得这些人真的是好糊涂啊!

树的生命力本来是很强的,你轻伤它一次它不要紧,你再伤它一次它也不计较;你折它一根枝条它能自我疗愈,你划它一条痕迹它还是忍着,可你还要伤及它的骨肉,挖它的心肝,它怎么承受得住呢?树的生命力即使再顽强,也毕竟是有限度的,伤得太厉害了,它就怎么也支撑不住了。你想想,下面伤根茎,上面伤枝叶,中间伤皮肉,谁受得了?若是一个人,恐怕早就见阎王爷去了!

大自然只赋予了它生根长叶,为人类遮风避雨挡太阳的功能,它结出果实,也能让人类与兽尝尝,根本没有传授功夫、法术给它去阻止人类对它摧残的反抗能力。没办法,它只好采取消极抗拒的态度,那就是以死示威。于是,在突然间的某一天,它一下子就茎枯叶黄了。人们看到它已经死去的模样,还觉得很突然,“这树好好的,怎么就死掉了呢?”殊不知,这树并不是突然死去的,其实它死的速度很慢。它经过了较长一段时间的苦苦挣扎,它很想要顽强地活下去,很想长得再高一些,再大一些。尽管它已经这么高大了,已经有年头了,但只要水分足,土壤里还有养料,它的本来寿命还长着呢!可是,人类就是不让它好好地活!

曾经到过那棵早已死去了的树的遗址处看过,现在只有一个被蚁虫蚕食的洞窝了。原来生长露出的部分根茎,也只能依稀看出一点点痕迹了。令人有一线希望的是那洞窝的边上,又长出了一株茶杯大的槠树,不知是谁在那小树枝上挂了一块小小的木牌,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请不要伤害它”六个并不漂亮的墨笔字。

看过了这遗踪后,我追思良久, 因此感叹,是为“树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22141/

树殇的评论 (共 5 条)

  • 醉死了算球
  • 过客匆
  • 淡了红颜
  • 剑客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