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末

2014-12-26 16:04 作者:散漫山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末是我大伯家弟弟,活着的话现在已近知天命,因其出生时是三胞胎中最后出生的,因此就叫了老末。出生时还没有剖腹产一说,老末在娘胎的时间过长,出生后因为严重缺氧导致大脑损伤,出生后就有些傻,癫痫病时常发作,发作后口吐白沫,眼睛翻白,浑身抽搐,我们看着那痛不欲生的病状害怕的不敢靠前。

大伯是南下干部,后来转业到地方政府机关上班,经历多年部队磨炼的大伯养成了工作生活严苛习惯,甚至有些刻板。每天骑一辆大金鹿从老家去十几里远的县城上班,车子铮新瓦亮,车子骑了十几年瓦圈仍然白的耀眼,没有一丝土珠,每天都打油擦拭。头发每天打理的一丝不苟,衣服和皮鞋更是标准的机关作风,浑身散发着肥皂的香味。一起出生的弟弟妹妹都上起了学,而老末生活尚不能自理,每天咿咿呀呀,两手又脏又黑,自然在大伯眼里是不招待见的,每当晚饭时老末黑着手去抓窝头,大伯都会拿筷子敲他的手,大娘赶紧拉老末去洗手。长期的不受待见在老末不健全的小世界对大伯有了深深的恐惧,每当大伯下班回家,好动的老末马上没了声息,悄悄的溜到外面。老末最盼望的就是大伯喝酒,每次大伯酒至微醺,脸红耳热时才一口一个“老末老末”的使唤,老末受宠若惊,给大伯脱鞋、倒水,扑到大伯怀里,含混不清的左一口爸右一口的爸爸叫着,沐浴着难得的慈祥父

我坚信,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为你开着一扇窗。老末虽傻,说话含混,但哼得一嗓子好歌。他看了斯琴高娃主演的影片《归心似箭》后,就把主题歌《雁南飞》哼得轻柔哀婉,悲切忧伤。老末有个习惯,不知道从哪里剥了根高粱秫秸莛杆,在下巴上来回搓动,哼唱歌曲的时候,莛杆在下巴上柔柔的搓着,眼里满是柔情。后来看了《小花》,又开始哼《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知音》、《边疆的泉水清又纯》都被他哼得含蓄深沉、催人泪下。白天长街幽巷里填满了他的唱腔,晚上歌声撒到油灯下的窝头咸菜构成的简单晚饭中。一天没有老末的歌声,村邑内好像黎明时缺少了鸡鸣。荷锄而归的乡邑默默沉浸在老末的无歌词长调里,嘎呦嘎呦的牛车上老末坐在车尾上一颠一颠的颤悠着哼得一车人停止了说笑。老末眼里的人才是傻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眼神空洞而悠远……

随着年岁增长,老末也进入了青期,身体的发育远远超过了智力的发展,彷徨期的他开始不断的搞恶作剧,也不再那么讨人喜欢。晚星空下,在高高的屋台子上一群人蹲坐着乘凉聊天,老末不知道从哪里悄悄绕到人后,呼楞一下把人从高台子上推下陡坡,哈哈的跑开;几个人边走边聊,不经意老末会从后面抓起一把土,扯开人家的后衣领灌进去,等人家醒悟过来,笑骂着追他时,他早已跑远;大闺女小媳妇走着路,老末面无表情迎面走来,忽然就把手伸进人家的胸内,羞涩的女人边追边骂:“老末你这个瞎包坏种”,老末早已跑开,冲着人家一脸坏笑。都知道老末傻,也没有人到大伯家告状,都当笑话传着,防备着这个小子的偷袭。但是最后这个家伙还是闯下了大祸,小兔崽子不知从谁家喷洒农药时放到地头的农药瓶偷偷拿走,然后把瓶中的农药一股脑倒入了村内唯一的一口甜水井中,致使全村节衣缩水过了老长时间的日子,还是叔伯哥用抽水机把水井全部抽干,又淘了好几遍才恢复了饮用。事发后,老末也知道闯了大祸,吓得不敢回家,找回家后自然一顿臭揍是没有避免。从此,人们对老末隐隐有了一丝恨意,和他亲昵的开玩笑的越来越少了,老末也越来孤单了。

瞅着慢慢长大的老末,大伯心上多了一块心病:也不能总让这孩子闲着,闲着不定又会出什么祸端。于是给他分派了一份伙计,当时刚刚分了地,机械化程度不高,家家都用牛套地排车运送庄稼,或者用牛耕地,为了好套车,大伯家买了一头个头很小的牛,农闲时就让老末去放牛。从此老末成了放牛娃,日出而牧,日落而归。终日与耕牛为伍,他倒也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中午太阳毒辣辣的晒得他满头汗,没有看到下工的人群,他也不敢回家。大伯看到他的进步,曾许下等县城赶会的时候,给他买上一件新衣服,还要给他捎回煎包吃。为了新衣服和煎包,老末更加尽责,缰绳抓的更近,拽着牛鼻子往水草丰茂的地方放。老末牵着缰绳看着小牛吃着鲜嫩的青草,又哼起了久违的歌曲,脸上充漾着满足幸福

忽然一天天色渐黑,老末该放牛回家了,大娘到村口接了一遍又一遍,始终不见回来。大娘叫上哥哥去找寻,小牛从黑皴皴的小路上奔来,不见老末的身影。大娘紧张起来,匆匆向老末放牛常去北洼的大沟奔去,在手电筒的光照下,终于发现了不愿看到的一幕:老末头栽在大沟的水中,已没有了生息。家里人用小牛套上车将老末拉回家,大娘痛不欲生,大伯偷偷躲到一旁抹着眼泪。后来推测,可能是老末在放牛时突发癫痫病,栽入水中,周围悄无一人,才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末没有赶上会,临走大伯还是还是给他买了崭新的衣裳,煎包也没有吃到嘴里……

没有的老末歌声的月夜村落寂寥了很多,啃着玉米饼就着的辣椒白菜好像没有以前的味道,人们又开始怀念有老末歌声飘过的夜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18361/

老末的评论 (共 9 条)

  • 云梦
  • 碧晴心语
  • 春暖花开
  • 晓晓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老党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没有的老末歌声的月夜村落寂寥了很多,啃着玉米饼就着的辣椒白菜好像没有以前的味道......
  • 丫丫

    丫丫唉...可怜的老未,虽然他走了,但他的歌声会在山谷和大地中回荡,简朴的文字写出了老未的一生.他在天之灵会感谢你的!!愿他来世转个没有疾病的正常人!!!

    赞(1)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