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段乡忆

2014-12-26 09:39 作者:席涯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些眷恋是与生俱来的,不管是在一碧千里的,或绵黄天际的秋。那些零星记忆就像蓝天里的丝丝艾发,在光阴温慈的梳理下,渐渐柔顺起来。

始终忘不了小时候在乡间田垄上奔跑的身影,沟渠四周布满了生生不息的野草,那时候的田间地头,草的品目繁多,穿插在野草之中的小花自然也像遍布的星星那样,羞怯地探头张望,每当花期如荼之际,风儿贴心轻拂,花粉随风飘扬,自由散落在田间,等到来年,当春泥苏醒,草茎破土,于是那些藏在密草之间的花种也会从花蕾里张开小嘴,吐露着舌头,煞是好看。

母亲插队那年也是我诞生的那年,依稀地记得,家坐落在阳澄湖畔的一个河塞地带,老屋朝南,院子前是一条宽不足二十米的小河,东西走向,过河东百米就是烟波浩渺的阳澄湖,往西则呈锥形,连着农田的沟渠,再往西就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田野。

老屋是养育陪伴我童年成长的摇篮,为此,细心的母亲特地在院落西周植满了各种花草,栀子花,白兰花,月季花还有几株玉兰和桂花树,在不同的花期里,我和母亲都会用这些花的活色生香来稀释岁月带来的烦忧,也会用这些树的枝盛叶茂为岁月刻下曾经的轮廓。

那个年代的农村空气清新,村落静谧,农舍错落有致,除了时尔从农间地头传来的几声本地童谣或沙家浜之类的,最热闹的就数那些鸡鸭猫狗的嬉闹声了,如果一定要挖掘出记忆中最美的乡景,那就莫过于乡间的清晨与黄昏了。

农村的清晨一般是由第一声鸡叫开始的,四季中的每个清晨似乎改变不了雄鸡周而复始的原始本能,没有闹钟的年代,人一天的开始就是在鸡鸣和自己的生物钟里起步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管春夏秋冬,农村的清晨始终就像一个素颜娇羞的少女,无论是薄薄蔼蔼的纱雾,或沥沥霏霏的细,无论是惺惺忪忪的太阳,或斯斯艾艾的黛幕。你都能在慢慢廓清的回忆里听到穿越小半个世纪的时光回响。

农村人都有早起的习惯,这不能归咎于那个年代的精神匮乏,在中国浩瀚的历史文明中,从古至今都传承着农夫农妇们朴实而又规律的作息时间表,母亲也不例外。在夏季,我常常因炙热难寝而随母亲一起早起,每次母亲打开鸡舍时,我就会相帮着往院落周围撒上一些稻谷,于是,那些披着五颜六色衣裳的鸡崽们欢快相互争啄着,时而追逐,时而呜鸣,吵醒了沉睡在中的那些花花草草,此刻也正是太阳初升之际,花瓣和草叶上汁满了露水,亮晶晶,圆莹莹的,母亲看到后偶尔会嗔笑说,小鬼头,你怎么把眼泪洒到花儿上去了啊。

而就这个时候,每家屋顶上的烟囱里陆陆续续会升起炊烟,借着风势会淡逝在晨幕里,当流动的空气里穿梭出枯焦的秸秆和梓木味时,我知道,大人们一天农耕劳作即将开始。

挣公分是那个年代的标签,也就是说一个劳动力一天干多少时间的活都以记账的形式积累成年终的分红。所以,为了完成工作量,很多人都会在早晨把做好的午饭带到地头,后来我才知道,大人们是为了抓革命促生产,为了村头的大喇叭里的表扬通报。每次从黄昏里远远飘来革命歌声时,母亲就会和乡邻们扛着农具,卷着裤管,踩着西落的余晖从田间归来,那时的黄昏是农村最质感最丰腴的景致,当然也是我那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

夕阳落尽星星未亮之时,灶膛里的火苗已把母亲的脸印得通红红的,像极了在年初头上待嫁的新娘子,要不是灶上大铁锅里飘出的饭巴香味,我甚至会忘记饥饿。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但那份画面至今还软绵绵地躺在我的回忆之中。

黄昏中的水乡农村,美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倘若光凭记忆,就足足可以愉悦你一整天一整宿甚至一年年地循环回想,当天边最后一支云稍被夕阳叼走时分,当晚霞缓缓收卷起氤氲在河壑上的水晕那一刻,当游离在竹林里的吴侬软语摇曳出一曲低吟浅唱时,那种乡野情景体验在当下的城市生活中何止是奢侈。

如今,那些个农村的田埂洼溏,竹林菜园上早已建成了林立高楼,那曾经的独木小桥,蜿蜒流淌的小河也成了母亲那代人时时唠叨的念想,有时,每每路过这里,我依然会感觉到从童年脚步声里传回的温暖声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18258/

一段乡忆的评论 (共 8 条)

  • 春暖花开
  • 绝尘·殇
  • 碧晴心语
  • 晓晓
  •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推荐阅读并说 农村的清晨一般是由第一声鸡叫开始的,四季中的每个清晨似乎改变不了雄鸡周而复始的原始本能,没有闹钟的年代,人一天的开始就是在鸡鸣和自己的生物钟里起步的。问好作者!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黄昏中的水乡农村,美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倘若光凭记忆.....
  • 寒江蓑笠翁

    寒江蓑笠翁喜欢,淳朴,有乡土气息。情感真挚。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