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北固乡中已三年

2014-12-01 09:31 作者:安子鱼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几天搬家,在书柜的顶上找到一副多年前妻子绣的画屏,上边儿绣着一句话“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小小的一件东西,竟然勾起我无尽的思绪。匆匆搬离寓居北固乡三年的所在,心中难免有些不舍。尤其是当一切搬空,只剩下一屋狼藉,温馨和快乐已成昨日黄花之时,仿佛三年的时光就此抹去,怅然若失中一阵阵酸楚。

我是个感时伤怀的人,自离家漂泊以来,只有在这里居住的三年时间有家的感觉。这三年中间,妈妈也接到了身边,小孩子也出生成长,看着也就三岁了;这三年中间,妻子的事业也有了起色,我也改弦更张换了工作;这三年中间,在这几间小屋子里,处处都弥漫着快乐,就算是墙角处孩子吃巧克力抹上的掌痕也能触及无限的过往

自来遂宁已是十载,期间读书立业历经各种世事,方才得以安身。曾经在学校宿舍的上下铺和室友卧谈到深;曾经在教师宿舍的斜面阁楼看过学生们的早操和玩耍;也曾从各个不一样的出租屋中看着窗外不尽相同的风景。十年生涯几经迁徙一直不知何处是家。生活着的这小小一座城,从南住到北,每住一地一年余又往往拔寨行军,如此这般,可谓不辞劳苦。但是,青年人奋斗的年华总是这样,餐风露宿的生活也不全是苦楚。细细想来,那些年的自己成长了很多,物质上的成绩没有什么,只是当年纯真稚嫩的面颊,被岁月刻上了些许沧桑和成熟。

深秋,在一栋老房子的七楼,收获了自己的情,没有婚车婚纱,没有新房。也就是在那一年的天,在父母和岳父母的帮助下,买下位于北固的这处小屋。虽是二手房,但是当自己第一次打开门,看到的所有都是属于自己的,不担心包租婆叨叨的催租,不担心损坏东西要赔偿。放下包的一刹那,就像是放下了全身的枷锁,轻松地都要忘记呼吸。

这是一个十年前建成的简易小区,没有恢宏的小区大门,没有如画的园林绿化,进门一个小小的停车场。停车场的尽头一拐角上二楼,就是现在的小屋了。关上门,一家人其乐融融,外面的纷纷扰扰,世俗的瓜葛纠缠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个老房子,渐渐地就成了我这漂泊船儿的岸,外面怎样的艰难,进门前都揉一揉脸孔,摊上一堆笑容。门的里面是慈祥的妈妈,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孩儿。就是极端困难苦闷的时候,躲进书房或是翻几页闲书,画几篇天书,涂涂抹抹也就不觉得日子艰难,青蔬白饭总是不曾少过。

小屋买下来后,在原有旧家具的基础上,简简单单的添置了几样电器,腾出一个房间装上一壁书柜,换了一套自己喜欢的沙发。光秃秃的窗口上逐年的种上了些许花木。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拧上几包衣服也就住了进去。母亲从乡下来住,孩子生了以后,又陆陆续续添置了一些东西。原以为什么也没有,搬家的时候家具家电统统都不要还是硬塞了满满两车。一些是生活的必需品,一些是杂七杂八没有什么用,但是跟随多年至若亲人的物件不舍得遗弃。才发现,一千多个日夜的光阴里,或多或少的往里拿的还真不少。租房子住的时候,常常是什么东西将就将就维持着也就过来了,想着以后买房子了再添置吧!所以客居多年也是空空行囊,一小包东西也就是一个家了。后来买房子了,想买的,条件成熟就买了,累积起来尽是十几袋的“芝麻谷子”。不得不说这些年来还真是破费了不少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卖掉了这里。爸也从老家来帮忙,妈妈加妻子收拾了好几天,搬家那天,真是累的不行。好多重的累的还是老父亲完成的,想起来,这些年来也是闲散的荒废了。念劳惭逸己,今后要多多的在体质上加强锻炼了,生活的品质不光是充裕的物质和精神,还应该有健康的体魄。这几年住在二楼,上下班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候下班回来还去散散步,大多的时候回到家,和母亲妻子聊聊家长里短,逗逗孩子,末了在看看书写写字也就是一天了,锻炼当然是很少了的。今后住的也远了,希望自己能有所坚持,才不负了这搬家的劳苦。

一朝辞此地,四海遂为家。生命中原没有什么物件是永恒的,离开又预示着一段新的故事的开端。

继续前行,红尘中波翻浪涌,久居避风港又怎能领略大时代的风骚呢?只是再次起航的时候,已经载满了世间种种,有一家人期待的眼神和其乐融融的傍晚欢声,有三朋四友相携并肩的赤诚无私,还有那些已经取得的负累和颠扑不破的感悟。管他许多呢,广厦高楼不也是人身七尺吗?茅檐草舍也还有母慈儿

告别啦!北固的老房子,饭厅窗口射进的午间的暖阳。告别啦!窗台上那些搬不走的花木,屋子里带不去的笑声!告别啦!北固乡中的三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11968/

北固乡中已三年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