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丝丝,也思思

2014-11-30 17:25 作者:席涯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晨间,一场下的有模有样,细密密的像极了我时高时低的惆怅。风,远远地吹来,那些摇曳的树冠,起伏的草囊依旧保留着深秋时的模样。

静静的西窗外,那株邻水之树,交叉的枝桠间驻着一对属于天空的眼睛,隔着一幕雨帘与我相视。此刻,我注意到那雀也是有灵性的,它那么地温婉含蓄,没有恐惧,没有烦躁,就连那些素颜的羽毛在这个阴郁而泛着哑光的天幕下也显得如此庄重协调。

起雾了,可雨依旧不疾不徐的下着,簌簌沥沥地纤起我的呼吸,充垫着某种渴望,情绪被这窗外如诗如幻的烟雾缭绕成一个载体,很容易让人陶醉,却又能平升起一些回忆,那些客居他方的思绪随之缓缓回归。我常常说回忆是种永不消失的乾坤,候跑和接力于人的清醒与迷茫之间,有时候也如你的某些私有念想,即使撒欢也不会与当下和将来产生交会。

回忆的视角时常会停缀在光阴的渡口,浏览繁碌摆渡的茫茫苍生,阅尽心湖之上的点点帆船,来来往往。有时也会目视那张岁月的白纸,看太阳和月亮忙碌地的书写,那些人生内容日渐斑斓。而浸润在生命里的日苍凉被一次次风和润所唤暖。那些跳跃在生活中的日恣躁一次次被秋韵庄严所安详。我在想,这是否对应了俗世凡间的喜怒哀乐和甜酸苦辣。

站久了,泡了杯茶回到原位,茶香四溢,顺着鼻翼周围的烟袅,从朦胧中远远再次向窗外眺望,竟然有点恍惚,既像醒在风里,又像睡入雾中,时时醒,错觉重叠。我似乎拾回了曾经年轻时奔跑的脚印,又似乎枕上了那朵此去经年的倦云。不知何时起,眼眶里开始泛滥着自由的温润,顺着脸颊,滑出一道泪迹,和那些树叶上的水滴遥相呼应。不知是在悲叹时光流逝的情,还是在感叹时下眼前的景。我想,答案远远没有此刻的体验更加入味走心。

雨没有停,还在下,下的还是那么有滋有味,微凉的空气里携着带有柠檬味的思忆,激活在人生的秋季,感受着现实的冬季,一份沉敛,一段印记,从遥远的木质琴腔里泻出,在现实的五斗米里归落。也许,个种矛盾与分合就是宿命里的无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眼下的初冬仍然找不出一丝冰冷的肃杀,隔岸的秋日余温还在脉脉流淌,温顺的像一曲安魂曲一样。尽管有雨有风,但依然绿影婆娑,日靓黛。而我们活在不惑之年的朋友们,你们会在这个季节里再沉吟些什么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11793/

雨丝丝,也思思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