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微笑在两河口

2014-10-23 14:38 作者:流月天边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微笑,在我眼里曾经只是一个简单的词语,但当我第一次来到海拔2760的两河口项目部,我才发现一个看似简单的微笑,却饱含如此多的意义。

当然如果你有幸看到两河口的微笑,那必定要经历一段极为痛苦,甚至说是折磨的过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从成都出发到雅江,需先经过近3个小时高速到达雅安,然后转318国道,接着要扛过前往康定所必先忍受近8个小时的颠簸,如果遇到二郎山的堵车亦或是转道石棉,就可以让这段路程更加单调漫长。当你满身困顿地来到康定,你会发现迎接你的是十月份凛冽的风和长途跋涉后的疲惫,但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第二天,从康定出发坐车经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2小时左右到达新都桥,此间虽山巍水清、牛羊成群,但由于连日坐车、高原反应而翻江倒海的胃,实在让你没兴趣欣赏这康巴最原生态的美景。从新都桥到雅江,还需翻越海拔4412的高尔寺山,这一段是一截盘山老公路,曲折的道路,左侧的悬崖,飞荡的尘土……让旅途变得惊心动魄,再加上山间绕行,路窄车多,尘大弯多,车子时走时停,近3个小时起伏晃荡的路程,给人的感觉是一种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折磨,

等你到达雅江,你才发现这一切远没有结束,因为雅江县到两河口项目部需要经过40多公里的山路,期间有两处百米长的施工区,更别说狭窄的道路、陡峭的山崖和一侧湍急的流水。就这样,在悬崖和弯道上无奈地承受近4个小时的磨练,当你的精神和毅力似乎已被压榨到一定限度时,盼望已久的两河口项目部这才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此时,两河口项目部已是7点多,温度从白天的20多度,骤降至几度,温差20多度。近三千米的海拔,更是让人多少有些气闷头疼,项目部营地又都是活动板房,夜晚没有多少保温性能,倒是晚上有点走动,便整个“轰隆隆”响个不停。再加上这里由于偏僻,缺水断网断信号,项目部办公生活用电全部依靠一台小型柴油发电机,为了节省开支,夜晚11点至凌晨6点半断电。于是,等到夜深人静,项目部宛如一座被世人遗忘的孤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凌晨,即便盖了两层被子也被冻醒的我,在猜测项目部的水电人是否也如我一般在默默忍受寒冷、寂寞和失落。

但当我见到他们,加入他们时,我才发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是一群怎么样的人,在这么一个艰苦的地方,竟满是欢声笑语。

厨房刘姐的笑是那么真诚。没人知道,她是项目部施工一队队长闵利军的妻子,每当两河口项目部最忙的时候,刘姐就会主动来工地,做饭刷碗,洗衣扫地……认真踏实,却从不要什么回报。“姐不会说什么大道理,姐只知道能在这里坚持的人都不容易,作为七局家属能照顾就照顾,能帮助就帮助。小张,没事多吃点菜,你刚来,不多吃点,顶不住啊。”

胥海涛的微笑是那么感恩。没人知道,这位在水电一线干了十几年的队长,签约七局之初,竟是一个没上完高中的协议工,从开挖到爆破,从清渣到接线,勤学肯问,完全自学成才。“怎么说,很多时候大家摆学历,我都很自卑,所以我真心感谢七局,感谢给了我这样的平台和机会,让我可以有机会去实现人生价值。”

山晓昇的微笑是那么憨厚。没人知道,作为项目安全部副主任,为了跟业主磋商安全防护量问题,他曾凌晨6点出门,硬是拉着一群监理,冒着气温接近0度的寒风,在海拔3000多的现场,一处处核量,整整一天没吃饭,晚上8点多回来,匆匆煮了一碗面,却从不抱怨。“谁让咱是七局人,谁让咱是80后,谁让咱是170多斤的大胖子,有底子,有干劲!”

……

在这么一个地方,30多个人,就这样,微笑,微笑,再微笑,兢兢业业地一起奋斗着,却没有一个人离开!

而那一抹最暖的微笑无疑是两河口深山峡谷间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02485/

微笑在两河口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