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北京故事——齿痕与纹身

2014-10-06 20:43 作者:左耳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1年我接了一档私活,让我写情书。

这年头还有通过情书把妹的,着实快灭绝了,我以人类看猩猩的姿态问对方要什么风格的,伤感非主流的,正常的,文艺小清新的,浮夸的还有性感的,为了展现业务全面我将所能想到的这些Style都讲了出来。

“性感的是怎么个意思”?对方问我。

“就是带颜色的,专业一点讲叫淫而不滥。”我认真回答。

“好,这个不错,这五个都给我整一个。”

我呵呵而笑,那时候呵呵还不是现在的意思,只是表示我笑了而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写不能白写,总得收点好处,对方说自己有一堆左小祖咒和李志的CD,花老价买的,可以赠送我几张,陶冶陶冶情怀。我本俗人,听不懂左小祖咒,便回绝,可以来些更直接的方式,比如给支付宝充点钱什么的。

这个企图以情书把妹的人我都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也从来没有称呼过其大名,在我的备录里是“木屐”,高兴的时候叫其木屐哥哥,不高兴的时候叫其屐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拖拉着一双木屐,当啷当啷响。

五篇情书每篇千八百字,写完之后,我发给木屐,让其评价评价,木屐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个文盲,这也是为毛让我写情书的一个缘由,缺啥补啥。等了半天,木屐生生说了四个字“肥而不腻”,顿时我感觉脑袋上一堆星星嗡嗡转,红烧肉吃多了么,这是形容啥的。我问他这是看了哪篇有感而发的,他告诉我是带颜色的那篇,比网上写的小黄文有意思,肥而不腻刚刚好。

我不负责售后业务,木屐后续如何我也不忍想象,兴许最好的结果就是当他把那篇比较正常的情书给她想把的妹子,妹子十分感动,然后热泪盈眶地告诉他,你是个好人,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然后掩面而去。

生活往往比想象的更狗血,很不幸的是,一个星期后木屐告诉我,告诉我的时候态度很贱很贱,说他成了,改天一定要送我他一直珍藏的左小和B哥的碟。本来不愿干涉售后,但是没见过大世面的我,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于是经过其口述加上我脑补便有了如下这段情节。

木屐看上了别的专业一个漂亮妹子,一心想把,将我写的若干情书以一天一篇的节奏投递给此妹子,投了前四篇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妹子任何回应,不过木屐没有放弃,这里是个人都放弃了,木屐第五天将最后一篇怀着无比神圣的心态也投了出去。欣喜的是这次终于有回应了,妹子让其下周一中午12点准时在食堂门口等着,带着五篇情书。

木屐将妹子的这个回应意淫了千万遍,但是千万遍中没有一出和周一发生的一样,木屐将五篇情书打印在图片上,跟拿着全国玉玺似得十一点半就在食堂门口等着,来来往往三三两两来食堂吃饭的学生,此刻在木屐的眼里,所有人都是战五渣,自己才是英雄。

千等万等,妹子笑盈盈走来,全身发光,除了电视剧里见过发光的观音菩萨,木屐也是头一遭见,没准儿不是四周有人,直接跪那儿了。

妹子走近了,轻声燕语道:“这都你写的啊?”

木屐握着手中的情书,“嗯,嗯,熬了好几宿,查了一堆资料才写的。”木屐一直很能水。

“能现在给我读一篇么?”妹子睁大眼睛吐道。

木屐的眼里都是光,而且光还能说话,木屐禁不住唯唯诺诺起来。

妹子伸手接过了木屐手中的情书,翻看了一遍,挑了一页递给木屐,让木屐念给她听听。

木屐接过来,面不改色地就开始念起来了。后来我问他当时念的时候知道不知道自己念的是什么东西,木屐说那个时候不知道,状态就跟刚吸完半斤粉似的,别人摇摇铃铛他都能跟着走这种。

食堂门口围观的人越来也多,木屐越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围观的女生一边看猴子似得一边骂变态,围观的男生一边喊着大声点听不见,一边说他们听着都湿了。

对了,妹子让她念的是肥而不腻的那篇。

念完之后,妹子便挽着木屐的手进了食堂。

周末的时候木屐去了妹子的家,妹子是北京的,妹子家人周末不在,于是俩人独处,享受曼妙时光。

木屐回来后,给我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中都是肉,肉上开了浅色草莓。木屐提示我,看没看见左边第二块腹肌上的齿痕,我说不容易,看见了。不得说木屐的身材真是不错。

“怎么整的,狗咬的么?”我诚恳地问道,我的求知欲还是比较强的。

木屐回了我一堆生殖器语言,最后补道:“对象咬的,我们做的时候咬的。”

我惊了惊,都能去到人家家里做,还真省钱,再说了,我想象不到能以什么姿势妹子才 能在木屐的左边第二块腹肌上要那么深一口。

木屐解释,妹子学过舞蹈。

我还是不信,确定不是练过瑜伽?

木屐然后把我关了,第二天木屐有给我发了一张图片,有了前车之鉴,我很快看明白了,还是那堆腹肌,昨天的齿痕不见了,然而那儿的颜色变深了。

我惊呼,怎么了这是,中毒了么。

木屐嘚瑟,这是纹身,的纪念,今天特意纹的,永远的齿痕。

听过在身上纹名字的,真没见过纹齿痕的,我让木屐还是给我张左小的碟吧,我觉得没准儿我能接受。

后来和大部分的情侣一样,木屐和妹子吵吵架,妹子给木屐甩甩脸,越来越好死赖活,毕业的时候木屐留在了北京,没有户口,木屐和妹子也很自然的分了,妹子放手去爱,和更好的人去做和木屐曾经做过的事情。

毕业之后,木屐在东四环工作的地方租了一个蛮不错的房子,家里还不错,买了些装备生活过得倒是如意,买了个车,经常在网上抱怨停车难,并一怒之下买了个质量不错的自行车,结果骑了三天就被拐了,我能做的只是在木屐的这个微博下面默默点个赞。

好久之后,一日我问木屐,现在把妹还写不写那套,木屐说不用了,没这么麻烦。

纹身还在吗?

在啊,当初就说了是永远的记忆,只是现在腹肌只剩下两块了,左边一块,右边一块。

木屐想在北京再玩几年就回去,没准儿我毕业他也就回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91148/

北京故事——齿痕与纹身的评论 (共 7 条)

  • 荷塘月色
  • 雨袂独舞
  • 心静如水
  • 晓晓
  • 雪灵
  • 春暖花开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