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一抹晨曦,猝然离去

2014-10-06 13:04 作者:苍斋君子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4年10月4日的早上6点多一点,空旷的合徐高速空无一人,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在飞速前行。我们此行的终点站是先生的家乡——宿州泗县,一个离省城合肥走高速需要360多公里的地方。借着黄金周高速不收费的光,来凑了一回热闹,还好由于出门较早,传说中高速拥堵的情况暂时没有被我们碰上。

黄金周的第一天下午3、4点的时候,先生的侄孙——他亲哥哥唯一的孙子在家门口的一个池塘里溺水身亡。当全村的人都拥在池塘边手足无措、指手画脚的时候,孩子父母却蒙在鼓里。很晚的时候,孩子依然还没回来,然后有人提醒,说池塘好像淹死了谁家的孩子,全村的人都在那看呢。然后孩子的父母飞奔过去,拨开看热闹的人群,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家中熟悉的山地车,它横躺在岸上,而它的小主人,却没了踪影。。。。。。

110来了,县消防队来了,112也来了,人武部也来了,经过3个多小时的漫长煎熬,精疲力尽的人们终于发现了孩子,然而此时,谁也无力回天。

接着就是天崩地裂的悲鸣,那一刻,家乡的亲人们谁都不能接受这个噩耗,尤其是孩子的妈妈和他的奶奶,他们抱着孩子哭倒在地上,整整两天两,万念俱灰,直至泪水流干。

那个被池塘夺走生命的孩子,名叫晨曦,一个非常好听又似乎是有点耐人寻味的名字。

在回老家的路上,先生对我说起他的侄孙,说这么听话乖巧成绩又好的孩子猝然离去,真的难以接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那个池塘,上面围了一圈铁护栏,年久失修,有的护栏都已经倒了,锈迹斑斑,平时很少有人上去,这个12岁的孩子怎么就鬼使神差跑到那里?难道是什么冥冥之中注定的东西要来索他的命?晨曦,清晨的那一抹阳光,非常短暂,是不是有所预示?但是紧接着又被我们推翻,清晨的那抹阳光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天之中更好的时光,不应该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孩子在离开这个世间的第三天,家乡的亲人们每个人都已经是心力交瘁、身心疲惫,再加上国庆这几天的天气又特别的闷热,在众人的劝说下,孩子的父母最终忍着巨大的悲痛让他入土为安了。于是,在皎洁的月光下,孩子小小的肉身被他的父母轻轻地安放在家门口的一块安静的小角落。

安葬的所有程序都已经结束,但是晨曦的亲人,包括他的父母、爷爷奶奶、还有几个姑姑、表哥表妹都迟迟不愿离去,他们依然不愿相信,那个活波可的孩子,那个刚上初一就被同学们推举为班长的孩子,从此以后就与他们阴阳两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年轻夫妻丧子的痛又一次瞬间爆发,那个寂静的夜晚,巨大的哀嚎与悲鸣划破了天际

远处的村庄,在月光的覆盖下,皎洁如水,像静卧着的一群羊,它们,终年以一种姿态,静卧在那里,它们,看惯了世间所有苦难与生离死别。秋日的一阵风吹过,呼啸着穿过村庄的小树林,树叶传来“唰唰”的响声。你们,也舍不得那个猝然离去的小生命吗?你也在为那个猝然离去的可爱生灵悲鸣吗?

在见到先生兄嫂的那一刻,虽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依然被深深地震惊了。去年清明节我曾经陪着先生冲过重重围堵回了他的家乡,他的兄嫂虽然已经年过七旬,但依然精神矍铄,尤其是嫂子,由于家中开了一个小杂货铺,而且生意非常好,所以她没隔几天就要骑着家中的那辆电动三轮车亲自去县城进货,几十里的泥巴路,无论骑车还是走路都比年轻人毫不逊色。不仅如此,兄嫂还为自己和孩子们耕作着几亩薄田,家中的蔬菜、大豆、米油等等都能够自给自足,而这一切,都在孙子失去的那一刻被彻底地打碎了。 现在,再看眼前的这一对老人,白发苍苍,脸颊凹陷,目光浑浊,坐在那,看着就像两根随时都会燃尽的蜡烛。

年轻的侄儿和他的妻子坐在我的对面,侄儿由于原本就性格内向,我难以在他的脸上捕捉到波涛汹涌的表情 ,还是原来的那一副模样,倒是他的妻子,在他平静地向我们描述当时打捞孩子的整个过程时每每插上一两句,都是在重复同样的话:我家宝宝好听话,你没见过这么乖巧的孩子,学习也不用烦神......说着说着就泪如下,泣不成声.......

那一天,我忍不住陪着老家的人哭了几回,我原本非常抗拒回去,我能够想象得到那种凄风苦雨的场景,我想还是能躲一时是一时,我做生意的心态就是负面的东西都尽量远离。直到他们告诉我孩子已经下葬,兄嫂受此打击就像是大病一场,我决定还是有必要陪先生回一趟他的家乡看看他的亲人。

后悔了,后悔自己回来迟了,在亲人遭遇痛苦的那一刻,我真的应该第一时间来到他们的身边,虽然以我微薄的力量不能给他们实质性的帮助,但是我至少可以陪着他们一起哀鸣和哭泣,这一点我是应该也必须做到的,我为自己的当时的无情和冷漠深深的自责。

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尘世里,我们有时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肩头的温暖,我们哭泣和伤痛的时候,可以倚一倚,继而痛苦的人们便有了勇气,可以颤抖着继续前行。

年轻的夫妻和我们轻轻地诉说着,说要打官司,告地方水利局,栏杆年久失修为什么没有人出面为这起事故负责,还有镇政府,他们也应该为这起事故负一定的责任,池塘现在属于“江上青烈士纪念馆”的一部分,不能每年到了清明的时候就搞得轰轰烈烈,政府官员们个个都戴着假面具来顶礼膜拜,一旦过了清明,就不闻不问,至老百姓的生死于不顾......

我们安慰着,愤慨着,一个鲜活的生命走了,瞬息之间,几个家庭被硬生生地死亡撕扯成两半,一半在阳光里,一半在尘土里,还有的就是一个个滴血的灵魂。此时我感到自己的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我真的不想再触碰他们的伤口,我觉得自己好残忍,我找不到安慰他们的更好的语言,那痛苦的心灵简直就是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悲伤的火山。

我们终于要启程回合肥了,兄嫂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来说要送我们,被我们硬按了下去,侄儿侄女们作为代表送我们出门。出门的时候,我注意到两个侄女的孩子,两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在无拘无束的打闹,院子里有几盆鲜花正在恣意的怒放,还有几只小狗在快乐地玩耍......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抬头看到有人家的房顶飘出来的袅袅炊烟,我忽然心生些许的感动。无论如何生活都要继续,无论你曾经经历怎样的痛楚,我们都还有阳光的牵引。难道不是吗?因为有了阳光的牵引,即便再纤弱的小草,也能够在石头缝里看到前方的光明,获得重新生存的勇气。

明年清明,我一定还要回来看看他们,我相信亲人们一定会在今后的生活中坚强站立,希望年轻的侄儿夫妻俩能早日回归原来的生活轨迹,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打赢这场“民告官”的官司,并且一定要养好身体。穷人的命“贱”,好好的身存下去就得把当前的“饭碗”保住,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明年的此时,希望能听到他们的好消息,他们那么年轻,属于他们的好日子还在等着他们呢!

把未来的每一天都过好,就是对痛苦的最好诠释,小晨曦,你若在天有灵,保佑你的爸妈妈和你所有的亲人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90831/

那一抹晨曦,猝然离去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