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你是我的暖

2014-09-27 17:31 作者:颜夕溪  | 2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一直相信,有些人即使被时光的洪流卷走多年,而那些记忆碎片却不断的延伸着。就如杜小蔓,她离去已整整五年。但时至今日,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她带给我的温暖点滴。——题记

【一】

还记得与杜小蔓的相遇,是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边。那天的太阳很大,仿似火烧。我擦了把汗,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垃圾,继续火急火燎地翻捣。

“你在找什么?……”一声带着浓厚口音的询问传入了我的耳内。

我下意识地转身,四目相对的瞬间,看见了一个削瘦的女子。她皮肤黝黑,身穿清洁工作服。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但脸上却明显带着超越年龄的沧桑之感。

“你是林小溪吧,我在你丢失的钱包里翻出了你的身份证,有你的名字和照片。喏,还给你……”一只消瘦干枯的手紧紧攥着我的钱包递了过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有一丝诧异,望着那张真诚的脸,足足愣了两秒钟。继而惊喜地接过钱包,开始连连道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若不是你,这次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暂不说钱包里那几百元现金,单单是身份证、居住证、驾驶证等七七八八证件的遗失,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我把这一切归咎于我的粗枝大叶,如若我可以足够的细致,细致到没有把钱包连同垃圾一起丢进垃圾桶,如若我没有到了菜市场才恍然惊觉钱包的不翼而飞,那么,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狼狈的一幕了。

此刻,钱包失而复得,悬着的心也渐归平静。出于礼貌和感激,我主动邀请眼前的女子去家里喝茶小憩。她脸一红,连连摆手,再三推辞。却敌不过我的好言相劝,最终微笑点了点头,跟我一起上了楼。

在门打开的刹那,我明显看见了她眼中的惊羡。我告诉她,这一套80平米的两室一厅,是父母生前留下的,现在只有我一人独居。泡了壶茉莉花茶,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我叫杜小蔓,家在农村,为了给妈妈治病来到城里打工。没文化也没什么工作经验,来了一个月工作也没找到,又被一个自称是中介公司的人骗去了一千块钱。还好这个小区物业的老板人好,收留了我,让我在这做清洁工,每天清理垃圾。还让我免费住在地下室里,虽说那地方有点阴暗潮湿,但凑合还能过……”

杜小蔓用生硬的普通话介绍着自己过往,语调柔和平缓,丝毫听不出愤世嫉俗和悲天悯人的成分。在这一瞬间,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想起她归还钱包时那一脸的真诚,又想起她遭遇的种种不幸。我开始相信,她是一个穷人,更是一个好人。

我愿意敞开心扉去靠近她,帮助她,而她似乎对我也很信任。原本孤独如一汪死水的日子,因为杜小蔓的出现而变得鲜活起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成了好朋友

杜小蔓搬离了地下室,住进了我家。与其说是住进我家,倒不如说是上门做保姆。她主动承担了一切家务活,洗衣拖地、买菜做饭、整理房间……地板每天擦得光亮如镜,书桌柜台收拾得纤尘不染,就连阳台上几近枯萎的绿萝,也变得愈发绿意妖娆起来。

懒散如我,粗心如我,以前收拾房间总是走马观花,草草了事。而今杜小蔓的出现,让我知道,一个家原来可以这么的温馨,这般的温暖。

有时,我也会劝她别那么拼命,累坏了身体得不偿失。而她总是一边拖地,一边道:“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闲着我这心里就空落落的,还不如忙着踏实……”

有时,我也会偷偷帮她做点家务。而她发现后就立即抢过来,一把将我推进卧室,“我来就行了,你去休息……”

我对杜小蔓开玩笑道,“小蔓,你是不是上帝派来送给我的天使,特地来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而她总是嘿嘿一笑,闭口不答,又开始继续忙手上的活。她总是这般,不善言谈,话语不多,只是一副专心做事的样子。

【二】

后来,我帮杜小蔓找了新工作。因为我这个人事经理的介入,她很快通过面试,来我们公司上了班。

上班第一天,面对同事上下打量的目光,杜小蔓俨然慌了神。她支支吾吾道:“大家好……我……我叫杜小蔓……是后……后什么……”

“后勤部……”我在旁边低声提醒道。

“哦,对,是后勤部……”杜小蔓的声音,小的如同蚊蝇低吟。

哗!同事们开始哄堂大笑起来,那笑声仿佛颤动了整个办公室。杜小蔓尴尬地搓着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带着明显的不知所措。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谁再笑留下加班……”话音未落,办公室的笑声已戛然而止。我轻叹一口气,一把拉着杜小蔓走了出去。

“小溪,让你看笑话了。我没事,我忙去了。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得好好表现不是……”说完,杜小蔓迈着步子,风风火火地离去了。

我愣在了原地,心里沉甸甸的。望着杜小蔓那因忙碌而不停游走的身影,我怎么也无法安心工作。我不知道她内心在怎样的挣扎,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承受力,才能如此若无其事。总之,在这一瞬间,我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杜小蔓,帮我去楼下买杯咖啡……”

“杜小蔓,帮我洗下碗……”

“杜小蔓,帮我倒杯水……”

“杜小蔓……”

后来的日子,杜小蔓似乎更加忙碌了。公司鸡毛蒜皮的琐事,全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我总是看不惯这些骄横傲慢的同事,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而杜小蔓,每次只是微微一笑,有求必应,乐此不疲。她像一尾潜水的鱼,默默地游弋在这个水域里,为他人忙东忙西。

很长一段时间,日子就这样在一朝一夕、一笑一语里度过了。其实想想,这样也很好。没有大起大落的生活纠葛,我们的生活越发的温馨、安然。然而,生活就像在上演一场黑色幽默,这种安逸,却在那个清晨,一切都变了。

杜小蔓在擦桌子时,不小心打碎了公司的奖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市长亲自颁发的先进文明单位的奖杯对于公司意味着什么。

“让她滚!立马滚蛋!……”这个胖经理俨然太激动了,他紧喝了一大口刚沏好的热茶,烫得直咧嘴。

“王总,这不公平……杜小蔓她真不是故意的,你再给她个机会……”面对眼前的胖经理,我有些底气不足。

“还跟我谈什么公平!林小溪,你看看你这人事经理都招了些什么奇葩。我看,她分明是来砸场子的!……”胖经理拍着桌子,仿若一头发怒的狮子。

“王总,你……”

话未出口,却被杜小蔓硬生生拖了出去,“小溪,我走就是了,别因为我伤了你们的和气……我也正打算回老家照顾妈妈,也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了。你结婚一定要告诉我,我要做伴娘……”

“小蔓……”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时间如鲠在喉,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杜小蔓离去的那天,下着绵绵不绝的。铅灰色的云层堆积在半空中,像是打翻了水墨的画布。一声火车的长鸣打碎了站台的宁静,零零落落撑伞的人,纷纷从站台的各个角落聚拢而来。

站台前,我和杜小蔓互相拥抱着告别。我分明看见,有种闪闪发亮的液体从彼此的双眼流出。

火车开动了,杜小蔓从窗户向我招手,扯着嗓子喊:“小溪!等我啊!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愣在原地,拼命的地点。小蔓,我相信。

【三】

日子在漫不经心地流逝,我开始学着杜小蔓的样子去收拾房间。每每此时,眼前总会闪现出杜小蔓的影子,仿若她未曾离开一样。

窗台上的那盆绿萝也变得更加生机勃勃,嫩绿的叶子渐渐舒展开来,沿着新枝,伸出盆沿,爬满了整个窗柩,小小的花盆俨然已经容纳不下它。

杜小蔓在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她的妈妈因病情加重,最终还是离她而去。而她为了遵从妈妈的遗愿,答应嫁给了同村的王胖子,那是一个老实憨厚甚至近乎木讷的男人。妈妈临终前告诉她,这样的男人靠得住。

听完这些话,我唏嘘不已。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是捶足顿胸表示安慰还是笑着拍手祝福?而恰恰此时,我和男友已经订好了下个月的婚期。这个男子,我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快遇到他,会这么快成为我谈婚论嫁的对象。然而,情来了无人能阻挡,也没有人能轻易地跨越爱情这条河。

于我来说,他是一个完美的结婚对象。温柔体贴,懂得浪漫,帅气的脸上总挂着一抹微笑。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我们在一翻海誓山盟之后,准备携手步入婚姻的神圣殿堂。

在我结婚的前两天,杜小蔓特意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过来。她悄悄躲在楼下的一角,却始终不肯上楼。

看见我来了,她赶紧从编织袋里掏出两大包土特产递给我。接着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卷用牛皮纸层层包裹的钱。那卷钱带着股汗液浓重的咸湿味道,我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几欲落泪。

“小溪,一年没见,你又漂亮了。我就不上去了,见见你就成了,地里还有活等着我呢。”杜小蔓一边说,一边几欲转身离开。

“等等!……”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这才发觉,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皮肤粗糙,像老树皮,还裂了好几道口子。

“小蔓,你不给我当伴娘了?……”我一脸疑惑,问道。

“嗨,算了吧,我可不给你丢人……”杜小蔓嘿嘿一笑,脸上尽是尴尬之色。

气氛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好浓重,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出现了微妙的距离。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我提议两人一起出去吃饭。

【四】

这是个悠闲的傍晚,天空中的晚霞渐渐变换着颜色,由明到暗,由深到浅,直至消失殆尽。

“冷玫瑰”是我们常去的一个西餐厅,这里装修别具一格,每次走进都有无比熟悉的感觉。音乐在缓缓流淌,张学友用高难度的颤音,一遍一遍固执的唱着: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城市傍晚的霓虹被关在窗外,两个人选个靠窗的位置点好餐。

我一边切牛排,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小蔓,你爱他吗?”

“啥是爱?……”杜小蔓一脸疑惑,问道。

“就是那种很自然的感觉,看见他你会心动。看见他,就想跟他厮守一辈子……”我若无其事的回答。

“这爱不爱啥的我还真不知道,我就知道他人挺老实,对我也好。能踏实安稳的过日子,这比啥都强……”杜小蔓半认真半含糊的回答,见我不说话,又接着问,“小溪,那你呢,爱他吗?”

我连连点头:“嗯,爱!”。

这时一男一女恰巧从我们座位旁经过,两人勾肩搭背,显得异常暧昧。女的用嗲嗲的声音小声说道:楼上包房那个女的太幸福了,那么大束的玫瑰,999朵啊,你这没良心的,9朵都没给我送过……”

男的俨然喝醉了酒,扯着嗓门喊道:“宝贝,我实话告诉你吧。这男的啊,我认得,是我们部门经理。名叫章一心。还一心呢,我看是花心才对。在公司都没少勾搭女人,这不,不知道谁家的姑娘又上套了。哎,还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会嫁给他……”

女的一把揪住男的耳朵,“你可给我老实点,敢学他,我可跟你没完!……”

这两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进了我的耳膜,章一心,好熟悉的名字。是巧合还是?我心里一惊,不敢再想下去,拉着杜小蔓直奔二楼而去。

透过门缝,我看见了那张被玫瑰映衬得娇羞的脸倚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正是我的未婚夫章一心。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眼泪像绝了堤的河岸,哗哗直往外涌。两条腿象踩在棉花团上一样,动弹不得。

“小溪,你怎么了?”杜小蔓急了,抓着我的手,拼命的摇动。

“章一心……他怎么能欺骗我?我对他还不够好吗?……”我一边擦眼泪,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哽咽。

杜小蔓急了,一脚踹开包房的门。此时的章一心看见我进来,大吃一惊,双手颤了一下,一大捧玫瑰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狐狸精,敢勾引我姐妹的老公!”还没等那女子回过神,杜小蔓上去就是一巴掌。我看呆了,一股感动油然而生,这还是我心中那个唯唯诺诺的杜小蔓吗?

这个打扮及其妖艳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叫嚣着指着我的鼻子嚷嚷:“敢找人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你算什么东西?”说罢怒气冲冲的朝我打了过来。杜小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我面前,只听那个巴掌啪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杜小蔓的脸上。

女人没打着我,心有不甘。转身朝章一心撒娇,“老公,我肚子疼,都怪她,你看啊……”

我彻底怒了,像个濒临崩溃边缘的疯子,正要冲上去,却被杜小蔓一把拉住了,“小溪,你是有修养的人,别跟这狐狸精一般见识。你人好,又漂亮,这臭男人早晚会后悔。我们走……”

【五】

那天之后,我和章一心彻底断了联系。但我还是没有轻而易举地走出挫败后的阴影,不得不说,在这场关于爱情骗局的游戏里,我始终都是一个失败者。

我像变了一个人,整个人不苟言笑,甚至近乎于麻木。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面颊浮肿,眼神空洞,眼皮有气无力地向下耷拉着。

我这样的状态,让杜小蔓很是担忧。于是,她推迟了回家的行程,每天陪着我。陪我逛街,看电影,每天不断变着花样做我爱吃的。还搜集了各种搞笑的段子,讲给我听。

渐渐的,我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即便那笑容一闪而过,只有短暂的片刻。而对杜小蔓来说,却是最大的欣慰,她会偷偷乐上好半天。

我终于决定开始新的生活,不再陷入过去的泥潭中,苦苦挣扎。如果说爱上章一心是错误的选择,那么选择放手才是真正的解脱……

后来,到了庄稼播种的季节,杜小蔓要回老家了。

临走前一晚,我哭得很厉害。一路的风风雨雨,杜小蔓陪我一起走过。我开始想起我们的相遇,想起那些肆意欢笑,忘情痛哭的日子。我害怕面对分离,因为我不知道下次的相聚将在何时?我更害怕从此一个人拥着回忆入睡,因为我知道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予我如杜小蔓那般的温暖……

【六】

杜小蔓走了。

半年后,传来了她怀孕的喜讯。我手握电话,激动的说:“来城里生吧,医疗条件好。再说,我也可以陪着你,我还要做孩子的干妈……”

我执意要求,而杜小蔓拗不过我,只得默默应允。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却成了我生命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杜小蔓预产期到了,我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她来。我在医院门口,来来回回不停地张望,用脚步丈量分分秒秒的时间长度。

这时,一辆120的救护车鸣着笛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七手八脚的抬着病人下了车。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那紧闭双眼满脸是血的人,正是杜小蔓。

一时间,空气彻底凝固了,连呼吸都显得多余。我瘫坐在地上,眼泪抑制不住地狂流了下来。

原来,在赶来城里的路上,杜小蔓遭遇了严重车祸。在千钧一发之际,丈夫死死的抱住她,试图想挽救她和孩子。以至于丈夫当场死亡,而杜小蔓也受了严重的伤,生死未卜。

几个小时后,医生终于出来了,对我摇了摇头,“病人身体本来就虚,再加上伤势严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噩耗从天而降,我一步一步退后,最后靠着墙壁慢慢滑落到地板上……

“怎么会这样?小蔓,都是我害了你!……”我放声号啕大哭,紧握的拳头象雨点一样砸向地面,仿佛要把心底所有的绝望懊悔发泻出来……

【七】

后来,我搬了家,换了手机号,离了,断了故交。我的生活开始陷入了无人打扰的状态。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大喜大悲,我想这是我想要的,最好的生活。

转眼,又是一年的清明节。此刻的今天,距离杜小蔓离去已整整五年了。

房间的书桌上一直放着我和杜小蔓的合影。几本发黄的日记里,记载了我们过去的点滴。还有那盆绿萝,不断的吐露新芽,以至于被分成了好几盆,成群结队,在我家的阳台上“安营扎寨”。这么多年了,无论搬到哪里,我都一直留着它们,舍不得丢弃。

我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与章一心有任何瓜葛。然而没想到,世界这么小,时隔五年,我竟然在出门的路上,意外碰上了他。

咖啡厅里,女儿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玩着连连看。我和章一心相对而坐。他看上去憔悴了许多,眼神黯淡,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风采。他一字一句的告诉我,当初那个女人是看上了他的钱,骗了他,她也并没有怀孕。他一气之下,就选择了离婚。离婚前一天,女人带着家里所有的存款,逃之夭夭了。五年来,他一直想找机会跟我道歉,但苦苦找寻我无果,只得带着懊悔和内疚惶惶度日。

自始至终,我听着这些话,内心却如一湖平静的秋水,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澜。原来,时间真的是一种治愈良药,无论怎样的痛,怎样的伤,都会随着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风干,被慢慢治愈,最终变得无足轻重。

我看了下时间,平静的说:“对不起啊,不早了,今天还有事,我要走了。愿你开始新的生活,祝你幸福!宝贝,来,跟叔叔再见……”

女儿飞快地跑到我跟前,对着章一心摆摆手,说:“叔叔,再见!……”

我想,有些人,就是你生命里的过客,就如章一心,也许说过再见以后,就真的再也不见了。而有些人,却是你记忆里的常客。就如杜小蔓,我们总以为随着时间可以淡然遗忘,殊不知她在你心里,早就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痕迹。只要微微想起,便会忍不住湿了眼眶。

“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又想起这个阿姨了?”女儿一边懂事地用手指抹去我眼角沁出的泪,一边指着墓碑上的照片问道。

“没事,妈妈是眼睛进了沙,迷了眼。乖,思蔓,这个阿姨是妈妈的好姐妹,你认她做干妈妈好不好?”我一边擦干眼角的泪水,一边将女儿拉到跟前。

思蔓连连点头,“好,妈妈。我听你的话!”。

“那你以后记得要经常来看你干妈妈。来,快叫声妈妈……”

“妈妈!……”

望着思蔓那天真稚嫩却和杜小曼愈发相似的眉眼,一些往事开始翻江倒海般涌上心头。我仿佛又看见了病房里杜小蔓消瘦的身影,她拉着我的手,用尽最后一口气说,“小溪……女儿就交给你了……记得,你是我永远的温暖……”

我哭了,泪如雨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88801/

你是我的暖的评论 (共 2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