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4-09-03 10:07 作者:丫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王昨儿里肠胃炎又犯了,一晚上跑了四五趟厕所,泻得头晕眼花,四肢发软。好容易挨到清晨八点,急忙打车去了医院。

这个肠胃科,老王一年总要光临几次,饮食上稍有不慎,老毛病就立马发作,毫不手软。都说只有癌病是绝症,可治不断根的病也叫人苦不堪言。怪就怪昨晚的老同学聚会,十几个鬓角斑白的老头儿老太太喝高了也同年轻人一样手舞足蹈、放声高歌。正在欢的时候,老毛病趁虚而入。

老王浑身不得劲儿正倚着墙壁养神,没座儿,候诊室坐满了人。

“您老咋在这儿排队?快请进,快请进!”肠胃科高主任从走廊那边慢慢踱过来,一见老王,急步上前扶住,立马进了诊疗室。

“不,不,这样不好,”老王有些惶恐,“我还是排队吧!”

“咋能让您老等呢?”高主任的语调愈发恭敬,半扶半拽把老王按在了诊疗椅上,全然不顾周围不满的目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您老哪儿不舒服?”高主任取出听诊器正欲检查。

“没啥,老毛病又犯了,你按上次的方子开药就得了。”老王掏出了药方,没法子,老毛病,得常带着。

“哦,行!”高主任举笔欲下,却在半空中停住。

“您老这病得用仪器查查,今儿我也不敢给您看,您坐着,我请院长去!”说话间,高主任一溜烟出了诊疗室。

咋了?老王一头雾水。以前看病,都要排队候着,今儿不但没等,大夫还像迎接贵宾似的,热情得过分。

“您老咋不打个电话来,我们好做做准备,累您多等,这多不……”白大褂语意殷勤,上前紧紧握住老王的手,一叠声儿地说着。

“这是我们姚院长!”高主任弯着腰,神态恭敬异常。话音刚落,没容老王言语,那姚院长已指挥着其余四五个年轻的白大褂把老王扶上了诊疗床,开动仪器进行了一番紧张周密的检查。没错,的确是老毛病犯了,姚院长亲自开了处方,高主任飞一般取回了所需药物。这般忙乱中,老王一直满头雾水。咋啦,态度贼好不说,还不用楼上楼下划价取药,还不花钱?再说,肠炎无非一常见病,用得着院长亲自过问吗?

“您老拿好药,下次有啥不舒服就打个电话来,我和小高随时恭候!就不耽搁您啦,车子已在外面等着您,您老多保重身体,另外也请代我向王市长问个好!”姚院长满面笑容,毕恭毕敬把老王送上了车。

咱家啥时出了个市长?进了家门,昨晚一夜折腾再加今早的莫名热情让老王一下子倚在沙发上不想动弹。老伴走了快十年,儿子挺争气,工作上一直顺顺利利,几年前搬进了市政府大院。老王舍不得处了几十年的老邻居,更舍不得留有老伴气息的旧庭院。儿子儿媳工作忙,自己吃得睡得,就没必要给他们添麻烦。神思恍惚间,隔壁传来播报的午间新闻:在刚刚结束的XX市第X次人民代表大会上,王XX同志以XX高票当选为XX市第X届市长……

哦,原来如此,老王恍然大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82708/

变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