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谁念西风独自凉

2014-06-23 22:45 作者:若九年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浣溪纱》

我所知道的下午,今天最安静。

读浣溪沙,开篇一句“谁念西风独自凉”,不用说,容若又伤情了。中国文人自古就有悲秋的传统, 词人李清照就将那一季“秋”悲化得淋漓尽致,"红藕香残玉簟秋",用"香残"将女人的一抹凄楚和悲伤演绎的绝伦绝幻。可,纳兰是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愁苦使得这出自名门,官居一等的御前侍郎伤到了极致呢?

可能在他的另外一首葬花词《摊破,浣溪沙》能得到答案,他说"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此时的他,贤妻已逝。虽然,明明知晓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又偏偏生出“谁念”这样的诘问,兰君,您这是在给谁心里添凉意呢?“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面对这满眼萧瑟,唯有关上那镂满雕花的竹窗,方能间歇我触景伤情的阵痛。可毕竟,这只是短暂的逃避,西天残阳终究还是照进了我竭力想要埋葬尘封的心池,那些曾经与共的画面,如缕如烟地在思绪里暗涌、澎湃。“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想起那年,我们执手缓步于满园红情绿意的初春午后,花间吟诗,柳下抚琴,尽兴处,酌三两杯清酒,甚是惬意,酒至微醺时,睡意渐浓,你便不惊不扰,伺在左右,慢火焙茶,我就在这幽幽沁心的茶香中酣然睡去...

“当时只道是寻常”,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你却随香远去,留我一人孤独于此,再也没有人为我嘘寒问暖,也不再有人为我添衣加裳,那些何等平常的点点滴滴,现在却成了最宝贵的记忆,任我在这疯狂地拼凑着你散落的零零碎碎......

对烛共誓生死同,却道生死有先后

道尽人间寻常事,点滴零落化成伤

如若寻常,何必成殇?正是因为寻常小事,日久,方才能见其内力的深厚,积少成多,便成了我们无法免疫抵抗的感动,如果说,懂得珍惜,才配拥有,那么珍惜过后的失去,是不是更令人神伤黯然?也许,生命有时就是这么不公,读纳兰的词,只是供我于茫然浑浊间,净化心灵,并不痴迷。历史老师说过:所有的文献案例都只是为了教会我们懂得人生,善待人生。是啊,人生在历史潮流的推动下,到如今,已显得面目狰狞了许多,我们又何必深陷在悲懔的诗风词雨里,无法自拔呢?透过纳兰,我最能体会,其实,你我都只是结伴去看细水流长的路人,溪谷的尽头,终究还是会剩下一个人,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一种担当,死亡,是自私而公正的事情,它不允许你陪我 ,或者,我陪你.....

兰君,我在来时的忘川江畔遇见了卢氏。她还在佛前虔心膜拜,留下这样一句话让我转告你:“我并非绝尘而去,只是先行一步,来到转世塔前,千万次的跪求,求佛赐予我那盏望尘灯,来生我遍提着它,在茫茫人海中,照亮你的容颜,于烟波滚滚的红尘路口,等着你,衣袂临风,徐徐而来”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读到此处,或许,我们能渐晓纳兰苦极一生的姻缘。我们,也不要再说“只在乎曾经拥有”这样的混话,因为现在不明白珍惜,待以后只能是回忆。。。。。。

【愿读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活在当下,珍惜不易相聚,永留不匪相知】

更多文字请关注散文网 若九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63897/

谁念西风独自凉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