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黑水痕迹

2014-06-20 09:13 作者:南极冰文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这个节有个身影回到了东北的农村老家。他的老母亲看到儿子从南京回来了,高兴地做了一桌子他吃的,一边给儿子拨着菜一边问着在家里待多少天在走。他母亲的黑头发中早已有缕缕白发,却没有染过头发,这样自然相间的黑发白发看着也很舒服顺眼。

“过完节就走。这次去北京,表哥来了电话,让我过去的。”这个身影回答着他妈妈的问话。

“刚从南京回来怎么又去北京呢?”老妇人抬起不舍的眼神追问着。

这个身影一边吃着饭看着电视一边跟他母亲对着话。这个身影名叫贾彦涛,说话声音像个太监,大家索性起了个外号叫阉子,儿化音很浓都叫他阉子儿。他没有太高的个子,身材也不魁梧,显得有些瘦弱,但能看出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老妇人又说:“明天你的姐姐、姐夫回来,聚一聚吃顿饭在走吧。”

一缕缕的白烟在农院里升腾着,顺着烟筒向天空升腾着,开始是一束束的,伴着风儿左右摇摆,接着是飘飘遥遥地升腾着,慢慢地融化在蓝天白云里不见踪迹。院落里的公鸡母鸡们悠闲在漫步着,或抬头望望或低头寻觅着食物,有时一只脚爪高高抬起着,在慢慢地放下去,表现得那么的小心翼翼,感觉有人追赶时,两个脚爪高速奔跑起来,几角的印花图案还是有痕迹的。阉子儿久久望着家里的一切,心中升起一阵眷恋。守侯在父母的身边是多么幸福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火车隆隆地声音把阉子儿带到了北京。看着地址找到了他表哥的住处。他的表哥看到贾彦涛来,高兴地问候着家里的情况,晚上请阉子儿大吃了一顿。在当地,只要有一点亲戚关系的人跟北京挂上了钩,就是当地人羡慕的对象。当然了,这些人不管在北京干的是什么职业,只要是不杀人不放火的事情,就是好样的。他的表哥叫赵明久,已经在北京很多年了,在京城西南四环边上的星火科技大厦开了个中介公司,名称是北京中天佳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荣久分公司,挂靠在北京中天佳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每年给总公司上缴一定数额的管理费。

这个中介公司生意很红火。赵明久遇到家里的亲戚更是神气十足了。

“北京遍地是金子,就看你有没有能力拿到手。”

赵明久那滔滔不绝的声音阉子儿只有听的份儿。阉子儿想着这些,心里很是兴奋,一双精明能干的小眼睛里提溜乱转着放出了光芒。贾彦涛阉子儿佩服得听着,心里想到,表哥真是太牛了,一定好好地跟着表哥学习。

赵明久刚开始经营中介公司时,高价聘请了管理人员,基本工资是两千元,提成却很高。管理人员的工作就是找到出租的房主,以最低的价格租赁过来,然后高价租赁给需要租房的外来人员。为了使利益最大化,中介公司把房屋隔成一个一个的小房间。管理人员李志跟赵明久是老乡,老乡跟着老乡绝对不会错的。李志四处地给公司找房源,哪个小区刚盖好,他们就赶紧联系要出租房屋的房主。

二.

那年中天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荣久分公司的李志,联系到了丰台区的丰仪天鸿家园的钱雾红。

钱雾红已经四十多岁了,是个善良忠厚的农村女人,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所以她的思想意识中,这个世界中谁都是好人,谁都是可以相信的人,对待谁没有防备的心里,用一颗真挚善良热情执着的心态去面对问题。她的半生中上过当受过骗,可她依然不会去分辨是非。因为她的思想是真诚的,认为别人同样跟她一样是真诚的。

那年她把房屋租赁给了一个外地小伙子,叫王奇。住了几个月时,对方说着大姐我们晚些日子给房钱吧。雾红痛快地答应了。没有多少天,王奇把房款打给了雾红,她的心里很高兴,心里还想着看看人家多讲信用,说晚给几天,就晚了几天又把房钱给了她。过了半个多月,王奇打电话给雾红,说房款在晚些日子给,雾红想到王奇上次给了钱,这次晚给也没事儿,就同意了。

真是没想到,人心变得怎么地那么快呢。一个多月后,王奇没给房钱就跑了,还把楼房的门钥匙带走了。当时,雾红并没有要楼房的押金,也没有留他的身份证复印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再打电话关机了。雾红的爱人说过多少次,不要房钱,人家不给钱再跑了。果不然王奇没给房钱就跑了,这样王奇就从人间消失了。当时雾红气得直骂王奇是个不讲信用的人。

这次中天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荣久分公司的管理人员找到钱雾红后,她高兴地答应着。合同规定,中介公司少给一个月的房钱,也就是说一年十二个月,中介公司只给十一个月的房钱。雾红没有犹豫地答应了。管理人员乘机还多要了五天的空房期。雾红还是答应着。她认为跟有营业执照的公司打交道,心里放心些。过了一个月,她把另一套楼房也交给了中介公司管理,管理人员乘机多要了一个半月的空房期,雾红也答应着。这样,每三个月雾红都能固定地收到中介公司汇来的房款,雾红很满意。

雾红一家人居住在孩子上学近的地方。在这个老的小区里,很多住户都是从原来的地方搬过来的,基本上都认识。每天下班回来都在楼下说会话再上楼。这天雾红在小区里遇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朋友叫史颖。史颖跟雾红的姐姐相识,是雾红和爱人的介绍人,同在一个小区居住,经常能看到彼此的,平时见面了也问个好说句话。这时史颖见到雾红高兴地拉住了她聊起了天。

“上班还可以吧,挣多少钱啊。”雾红反感别人问她挣多少钱。因为挣得少感觉很丢人。

史颖神秘地告诉雾红她正在投资着,去年挣了点钱,今年又有个好的项目,是黑龙江省的哈尔滨有个公司,叫做维康生物科技集团,是个做药品加工经营销售的公司,正在集资,有很高的利息回报。雾红没有心思投资,她的手里没有钱。

史颖声调高了很多,笑着说:“你能没钱,谁都知道你有钱啊,集资吧。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现在谁都在赚钱啊。”雾红没有应答,赶紧回家做饭去了。

过了几天,雾红开着车下班回来,刚刚停好车下了车,史颖又来到雾红的身边,感觉是有意在等待雾红的回来。她轻声对雾红说着;“我又投资了,你看利息都给返回来了。”史颖顺手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存折让雾红看着。扬起漂亮的脸蛋对着雾红说着,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态。雾红拿过存折看了看,真的是有钱打入存折的。

史颖喋喋不休地说着:“我们去了哈尔滨的那家公司,那里建设得很好,国家批准的药品正在成批的生产,为了扩大经营规模,正在筹集资金,有很高的回报率。这是好的赚钱渠道啊。”

雾红的心里相信了。她想着,她最好的朋友,都亲自去了哈尔滨的公司里看到了,一定是个真正的公司了。雾红也想到几年前,自己在本单位做过集资,赚了一点点。因为本单位诚实守信,她就认为谁都能守信用似的。雾红的心动了,可当时没有多少钱,她告诉史颖自己的手里没有多少钱,手里有弟弟的几万元。

史颖立马说着:“你先给投资,利息一个月给你打一次,一年都回来了,到时赚到钱在给你弟弟。”

雾红认为她说得有道理,先投资,自己赚点利息,在还给弟弟,这样挺好的。

雾红立马去了银行,开了个户头,并把她弟弟的几万元取了出来,交给了史颖做投资。一个月后,公司返回的利息打到了雾红的帐户上,看着帐户上返回来的钱,雾红相信了自己的眼光,心里想着,自己利用弟弟的钱赚到了钱,多么的惬意啊。史颖也来到雾红的家里。高兴地问着:

“看到返回的钱了吗?我告诉你,这是真的,公司绝对没问题。”

雾红也高兴地应答着:“看到了,利息真给返回来了,还挺讲信用的。”

史颖继续说着:“再投资点,你家的房钱呢?”

雾红是有一些房钱,但真是让爱人知道了,她去投资,一定会骂她的。

史颖说:“你先投资,到时钱回来了那还怕什么呀。”

史颖还说了她们都认识的一个朋友叫朱林,拆迁后都没买房,租房过日子呢,把拆迁的钱全部投资了。你看看人家,真是敢干啊,两个人互相羡慕着人家的钱多,回来的利息也多。这段日子,这两个人很是得意。

三.

史颖长相很美,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也是个搞美容美发的人,手艺一直不错,干了二十多年了,有固定的经营场所,认识的人相对比较多。很多人佩服史颖这些年的工作,大家都找她理发,这个场所也是个聚会的场所,没什么事情的人到这里跟史颖聊天说笑,一天到晚快乐地就过去了。

当史颖让大家集资入股时,基本上所有认识的人都集资了,认识的人中投资有的几万,有的上百万元。这个集资有个叫人异常兴奋的动力,就是你发展的客户越多,你的回报率越高。当时史颖的返回金额最高,大家都以她为中心。在雾红家的楼下,有位李阿姨也入了十多万元。

雾红把家里的存款又都拿出来了,交给了史颖。史颖把雾红叫上,到银行直接给公司汇款去了,汇款的凭证史颖拿在了手里,她给雾红出具了一份公司合同。

现在史颖的业绩已经是个分区经理了。可以为维康公司代签合同了。

雾红跟中介公司联系好之后,要签合同要到公司所在的地方,雾红正好想看看公司确切在哪里。这个中介公司离雾红居住的家里不到两公里,骑车不到十五分钟就来到了中天佳业荣久分公司,这个公司在西南四环的星火科技大厦的五层,面积有近百平米。雾红看到公司这样的规模,心里放心了。两套楼房都交给了中介公司,雾红少收点钱心里塌实些。

签合同时,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居住地离雾红现在居住的地方不远,应该算是邻居了,但雾红不知道这个法人确切的居住地,只要是邻居自然多了一份亲切感。雾红是个善良热心的人,痛快地说着,有什么事情能帮上忙的一定帮忙。这样跟中天佳业房地产公司荣久分公司正式签了合同。合同中少了一个半月的房租,也没有房屋的押金,每三个月付给雾红一次房款,雾红毫不犹豫地签字了。并互相留了电话。

这一年的时间,中介公司遵守合同把房款给雾红打到了帐号上。中介公司的财务主管给雾红打来电话,要雾红帮助她家小孩找上学的学校。雾红连忙联系人说了这些事情,学校开了绿灯给了名额。这让中介公司的赵明久感动不已。雾红的心里也很高兴,朋友是互相帮忙的。

这些房款都被雾红拿去投了资,雾红的爱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男人挣钱交给老婆是大多数家庭的模式,这个家庭也是一样。家中的房款去留,工资的去留等等是雾红拿在手里的。史颖像吃了蜜蜂屎一样有了甜头,一再地劝说雾红投资维康公司,雾红也像吃了蜜蜂屎一样受了传染。几年的房款加上工资又全部投了进去,还有她弟弟的几万元,共有十几万元。雾红每天都在兴奋着,史颖还帮她合计着有多少钱的回报。并劝说雾红发展新的投资人投钱,那样她们都能得到不同的利益,雾红认识的人少,没有发展一个人投资。

秋天的太阳明媚地照耀着,日的热度已经过去。秋天的凉风飕飕地刮着,寒凉的秋风还不觉得刺骨。真正的刺骨冰冷是慢慢地袭来的,一点一点地侵蚀到人们的身体上,引起病患留下一辈子中的病根儿。

雾红投资的维康公司不在返还利息了,这下雾红有些着急了。可史颖还在劝说着,维康公司已经在美国上市股票了,原始股多少钱,股票一涨又是多少钱。史颖极力地为公司做着宣传。公司就是让你把钱换算成股份继续在那里截留着。

雾红想要回这些钱是绝对不行的,维康公司不可能把钱再给你的。

雾红没有主见,又相信人家说的,只能无奈地听从人家的安排。钱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数字了,那一串串的数字锩刻进雾红的脑海里盘旋着飘荡着,折磨着她侵蚀着她。雾红一天天地郁闷起来,失眠越来越严重起来。

雾红的耳边经常嗡嗡地响。自己投了多少钱,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为什么当初那么的相信别人的话,投了一笔又一笔的,把钱都投了进去。钱回不来,赖谁呢?赖自己的无知,赖自己的贪得小利,赖自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晚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胡思乱想着,为什么会是这样。

雾红终于抑郁成病住了医院。在医院里,她不想让人看望,不想让人知道她得了病,恨不得从医院的楼顶跳下去。就像电视剧里说得那样,多么蓝的天,朝仓跳下去了,唐塔也跳下去了。想死的心情每天都在折磨着她。好在医院的楼顶她去不了,没有跳成。每天的输液让她浑身酸软,没有力气。

她的弟弟带着鲜花来到医院看望了她,嘱咐她好好养病,什么事不用瞎想了。事后他说着,姐别着急,我的钱不用给了,以后不要再投资了。有些投资不是老百姓能干的,想得到利益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半个月后,身体虚弱的雾红出了院,脸有些苍白,人显得有些木呐,人更加的憔悴了。

楼下的李阿姨也知道了雾红投资的事情。一天见到雾红,声音低微地问着雾红:“你也投钱了。”

“是啊。”雾红无奈地说着,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酸楚,眼神中透出的忧郁有着内心深处的彷徨。

王阿姨撇着嘴继续小声地说着:“你说咱们的投资到底什么时候给啊,急死我了。”

“不知道啊。”雾红也小声地说着。

“我投了那么多的钱,我家那口子都不知道。”王阿姨像是见到了救星似的喋喋不休地说着,而雾红也是像见到了同病相怜的亲人一样,诉说着曾经的愚昧思想。而现在带给人的情景是生不如死的心态。

日子还要继续,雾红这段时间表现很好,给家里买菜做饭。

四.

这天雾红在街道旁的一个菜摊上买菜,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你也来买菜啊。”

雾红抬眼一看,是中天佳业荣久分公司的法人赵明久,同在一个卖菜的车上挑选着蔬菜。雾红微笑着说:“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家就在那边,我每天都要买菜啊。”赵明久也高兴地应答着。

这两年赵明久经营的中介公司跟雾红的房屋租赁合同顺利地进行着,三个月一次把钱汇给雾红,并电话通知雾红收到没有,雾红对这个中介公司还是有好印象的。

雾红的爱人有一个哥们经常来雾红的家里串门,说是被一个中介公司给骗了,房款是中介公司收了租户的钱,但中介公司却没有把房款打到房主的手里。为了这事情,这个朋友还去法院起了诉,官司赢了,钱一点也没有要回来,因为中介公司的人消失了。雾红却不把这事情放在心里,她认为跟她签合同的中介公司还是值得相信的。

雾红有个朋友叫燕子,背着自己的丈夫投资了某种基金,因为是把家里全部的财产投了进去,而那个基金公司的老总携款几个亿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燕子知道这个被骗的消息,丧失了生活信心,家里住在六楼,却选择从十六楼跳下,真正做了一回燕子式的飞翔,只不过真正的燕子能在飞起来,而这个人肉型的燕子永远的没有飞起来。北京的生活频道2014报导了这一事件的发生。雾红听到这个消息,泪水流了下来。

寒冷的风吹进了雾红的身体里,她感觉寒冷的季能僵住人们的躯体,甚至冰冻了人们的思想。雾红就怕过冬天,冬天她浑身冰凉,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思想的分辨能力。一天到晚稀里糊涂地度过。

2013年的12月份,雾红没有收到房款。等到14年1月6号的时候,雾红找到了那里。这时公司已经换成了北京中安佳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雾红不认识这里的人员,人员全部换了,基本上是清一色的东北男人。雾红赶忙问是怎么回事,有人说以前的公司卖给他们了,现在有什么事情跟他们说就行。

雾红想起来了,提前跟她签房屋租赁合同的人当时是换了人,当时那人说是他和原来的公司负责人是亲属关系,确实他们的长相都差不多。当时签字的人还说要好好地大干一场,让每个管理人员每月都有万元以上的收入。当时雾红没在意这些,协议规定房款往后推了两个月再给,雾红也同意了,只要能把房款支付给她就可以了。雾红又一次过分地相信中介公司了。

当时签房屋租赁合同的时候雾红并不知道这个中介公司已经改了名字,既然这个公司在这里,证明是真的改变了。现在雾红想要拿回自己的房钱没门。中介公司说是现在北京市里要求房屋整改,所有房主的钱都不能给了。雾红当时就哭了,没有钱这个春节都没有办法过下去了,也许是哭声感动了这里的人,给了雾红一点儿的房款,并跟雾红签了一个协议,余下的租金缓期支付,期间不许打扰租户。雾红只能同意了。雾红相信了一个在工商局注册的公司,一定会履行协议内容的,晚些日子支付房款的。

租住在雾红家里的刘一民知道了雾红的电话号码,给雾红打来电话。

“大姐,我们是租住你房子的人,现在中介公司里已经换了人,现在这个中介公司里面乱哄哄的,我们把房款直接给你吧。”

雾红坚定地说着:“你们把房款给中介公司吧,我跟他们签定了协议,到日期了中介公司会给我钱的。”

雾红接着嘱咐着:“你们把房款给我了,中介公司还押着你们的钱,他们也会扣你们的。”雾红是考虑到租户交给中介公司的押金是否能回来,她相信中介公司不会骗人的。

等到再去要房款时,同样的协议,还是缓期支付房款,不要打扰租户。这样又签定了一份协议。这些雾红都能相信。一次去中介公司,那里的人员告诉雾红,公司的法人回东北老家贷款筹集资金去了,他家有地有房子,一定能贷上款。再签个协议晚些日子支付房款,雾红又一次相信了这个公司,拿着协议回家了。前前后后雾红跟中安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签定了三份协议合同,缓期支付的房款有三万元。

五.

雾红拿着协议踏踏实实地回家了,去上班去买菜,一切归于正常。雾红做着天真的、美好的信念,这个中安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法人贾彦涛一定会履行协议内容的,到时把房款给支付了。

这段时间,电视里反复播放着房屋的纠纷问题,雾红也在看着。但她相信,中安佳业公司一定会履行协议的。缓期支付房款的日子快到了,雾红再去星火科技大厦五层时,已经人去楼空了。雾红赶紧给刘一民打了电话,告诉这里没人了。一民也说他们几个住户要找到中介公司,要回他们的押金。雾红看到玻璃上面粘贴着一个新的地址电话,公司已经迁往昌平区回龙观地区,雾红的心里有些凉意。照着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无人接听,手机号码更是无人接听。

第二天是个星期日,雾红做了两个多小时的地铁来到昌平回龙观的地址。当时就是一间楼房,真有两个中安佳业公司的人,还有两个沙发,一张桌子,一个打印机。房间里还有两个人是跟他们要钱的。中介公司说今天是星期天,明天正式办公,明天再来吧,把那两个人支走了。看到雾红来了,说明天一块再来吧。抱起桌子上的打印机走了。雾红看到有中介公司的人在这里,心里轻松了一些,又相信了他们的话。

星期一的早晨,雾红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地铁来到这里。这个房门禁闭,没有一个人。雾红这时才知道又被骗了,急忙来到当地的回龙观派出所报案,雾红一边哭着一边把前后的过程说了一遍。连派出所的人都说着,你怎么能这样的相信人呢?雾红给她家的租户刘一民打了电话,诉说着自己的被骗,如果当初听了刘一民的话,收了房款,到现在也不会损失得那么的多。

如果13年12月15日或者是14年1月6日知道中介公司不给房款了,不讲信用了,就采取有效的行动,更不会损失三万元了。当时是签了字,相信了这个公司。时间不能回去了,只能是后悔当时太相信这个中安佳业公司的贾彦涛了。

北京人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也跑不了。因为北京人的家就在北京。北京人最会遵纪守法了,是最好的中国公民了。所以北京人特别容易相信别人了。

这个中午雾红没有吃饭,带着派出所的民警来到了那个地方。还是房门禁闭着。来到物业公司联系,连房主的电话也无人接听。警察也无能为力了,告诉她只能去法院起诉了。

雾红心神不宁地回了家。面对这些,她没心思吃饭,没心思梳头洗脸,人一下子消瘦下去了。耳边常常有声音出现:“你太善良了,太容易相信人了,骗你是应该的。”每天这样的声音反复地出现着,自责折磨着雾红的身心,她呼吸困难,头疼欲裂。她又一次住进了医院,精神恍惚着。每天在医院里,雾红吸着氧气,背着心脏监护仪。连八十岁的老人也没有像她那样每天吸着氧气,带着监护仪。医生的诊断证明是脑梗塞、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抑郁怔等多种疾病。其中有一种病是哮喘,连雾红的娘家人都不相信雾红会得这种疾病,医生说是一种过激反应,就是遇到强烈的气味或身体心里方面的刺激,都会显现出来这种病。这两次雾红患的大病差点要了她的命,人没死也给扒掉了一层皮。

这期间她的房子交给了她的弟妹管理。她的弟妹更是个善良忠厚的人。这期间,她的弟妹虽然知道中介公司没有钱就跑了,被中介公司骗了,但她没有跟租房的人员吵架,没轰走房屋租住的人,继续履行着中介公司当时的合同,直到合同到期了,才让租户搬家。

北京人的善良,讲信用,为什么那么的真诚呢?永远地改变不了呢?没人给钱了,还要履行着原来的合同吗?

雾红心里的死活谁能知道呢?雾红找人写了起诉书交到了法院。

那个人跟雾红聊着天。北京是祖国的首都,如果是个当地的北京人犯了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即使过去很多年,只要是犯案的人再回到北京,照样抓你。要是个外地人,像做了什么坑蒙拐骗偷的事情,当时抓不到人后,法院基本无能为力追查了,追究的力度几乎没有。

雾红听着有些茫然。

雾红记得去中介公司时听到,那里的法人贾彦涛,当着很多人的面前说着:“你们去派出所告吧。去法院告吧。我们都不怕。能开公司,早已经把这些部门打点好了。”

更趾高气扬地说着:“市里需要对出租房屋进行整改,你们老百姓有谁知道的。我们早就知道了,文件都在我们的手里。”

还在继续地说着:“制度给谁制定的,是给老百姓制定的。你们看看很多楼的地下出租室都是有隔断的,也就几平米,照样经营着,根本不用拆,因为那是集体的,公家的。”

他最后也有些无奈地说着:“拆除的都是老百性自己房屋里的隔断,只能这样办了。”

大家当时也议论着,看来他们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啊。

六.

法院来了电话,告诉雾红,这个中安佳业的法人已经找不到了,以前也是房屋合同纠纷来过一次,后来就不来了。现在的问题是雾红起诉了,如果找不到中介公司的人,要让雾红自己出钱,在报纸上登丰台法院送达给中介公司的开庭传票。以后还是找不到的话,这个钱只能让雾红自己负担了。如果在丰台法院开庭的时候,雾红不到庭,这起案子就算是撤诉了,以后不再追究中安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法人贾彦涛的责任了。

跟雾红同时被骗的房主李丽打来电话说,他们两口子当时去找过中安佳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北京昌平区回龙观工商管理所。所里的工作人员说:“找到注册人的身份登记信息需要去昌平区工商总局。”接着说:“现在国家放开政策了,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公司的,如果这个公司几年没有人来验营业执照,工商总局会自动吊销营业执照的。”

李丽两口子还跟人争辩着:“可以这样理解吗?如果拿着有营业执照的证件,这个期间公司去坑、蒙、拐、骗,做些违法的事情,工商局没有办法管理吗?”

“对啊,工商总局没有约束能力啊!”工作人员道出了这里的问题。

“再过几年,这个公司一吊销。再重新申请一个公司名称照样经营着。”工作人员这样答复着李丽两口子的问题。

李丽两口子听着有些目瞪口呆。

李丽还是不死心地追问着:“那谁能追查呢?我们老百姓能去追查这个公司的罪行吗?即使去法院起诉了,法院、检察院能为老百姓上心地追查吗?”工商所的人员,只是摊开手,不发表意见。

李丽气呼呼地回了家。打电话给雾红,说着一些她们同时被骗的过程以及以后要怎么样的去做。

中天佳业荣久分公司的法人赵明久把公司转给表弟后,表弟用新的公司名字在原来的地址上面经营着。赵明久在工商总局注销了自己的公司名称,心里轻松了很多。因为这样公司没有任何的损失,表弟还可以给他一部分股份钱。他准备再找个经营的地方,重新申请办理工商局的注册。

在北京开公司注册公司是个非常简单容易的事情,工商局对此没有任何的约束管理,就可在当地办理有限责任公司,三万元资金即可注册。他想再好好地大干一场,他在北京这些年了,他深深知道北京遍地是黄金,就看你怎么能抓到手。

当地称为土著的北京人,真诚善良、诚实守信超过了他的想象。北京人太实在了,让怎么签字就怎么样的签字,没有反驳的意见。一年的租金是十二个月,少给他们一个月也可以,以后再折成十个月的钱分批给房主,只要是往后拖着给,房主也没有意见。甚至有人为了继续把房子交给中介,把房钱推后几个月再支付他们也没意见。房主嘴上还说着,你们也不容易,晚支付就晚支付吧,我们继续把房子交给你们公司,这些年了,我们都相信你们,不会蒙人的,你们也跑不了的。

北京人的善良大度也让赵明久感动不已,所以在北京做中介房地产公司这些年来是他最为开心的时候。可现在肝部地区有些隐隐作痛,有时痛出一身汗来,他都没有在乎这些,准备再干。虽说在北京买了房子安了家,但东北老家那种一望无际的田野深深吸引着他,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东北人的豪爽更是让他眷恋不忘,而到北京打拼的这么多年,为了自己公司的发展壮大,上至工商局、派出所、建委,下至公司的经营场所,都要打点好,这些让他感到非常的累心。俗话说,老是看到贼吃肉了,没看到贼挨打呢。

表面上风风光光的,内心的酸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人能倾听他内心的需求,有时坐在房间里会回味这些年的奋斗经历。公司的员工都是各地的人,各种思想都是一个目的想要得到更多的经济实惠。没有付出先求回报,这些也让他感到厌烦,但他感到还是自豪的。历史上不是有东北抗日的名将吗,东北人永远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只要敢干,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贾彦涛通过表哥的授意,注册了一个公司,注册地在北京的昌平区,昌平距离市区有百十公里。而经营地址就是他表哥的经营地址,丰台区的星火科技大厦的五层,这个经营地址是在市区的西南四环边上,公司名称只是改了一个字,是中安佳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想着是学着表哥的样子好好大干一场的,这回真正地在北京发了一大笔财,简直是天文数字,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当时手里有三四百户的房屋,一时间扣住房款不给房主汇钱,还要收着租户的钱,每户都有万元以上的现款,这些他都给截留着。给房主签缓期支付租金的协议,用的打印机的色带都换了一条,协议有厚厚的二十多厘米。从开始注册公司到离开这个经营地址的办公场所不到一年,他在北京赚到了几百万元。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因为北京市的政策,必须拆除群租房的隔断,一下子会有这些多的现金入帐,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金子。阉子儿的神经系统让他有些飘飘然,他心里想到,人们说北京遍地是金子,这句话原来是真的。

七.

阉子儿这回把汽车换成了大奔,在一家有名的大饭店里贾彦涛阉子儿豪爽着宴请着曾经帮忙的弟兄们,并发放了奖金。大家得到了奖金,心情异常兴奋,席间大家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喝了很多的酒。公司的刘经理也是兴奋不已,这次为了公司的利益,他出的力比任何人都多,说话多解释多,签的合同协议多,非常圆满地完成了工作,他心里也觉得对得起自己每个月万元的薪金了,同时也证明了自己有很高的管理才能。

最后提议去歌厅亮亮嗓子,多玩些时候。出了饭店,司机小刘开车,其实小刘平时开车不喝酒,他也知道北京对于喝酒的严惩。今天也是高兴,喝了一杯,他想着把车开快点,赶紧到歌厅,省得路上有交警查岗。阉子儿并不知道小刘喝了一杯酒,红晕着脸坐在副驾驶上,右手高高抬起攥着上面的拉环,后坐上的刘经理正在和另一个人说着话,一脸的笑意浮现着,那是从心底里散发出的笑意,是一种无人能比的自豪感。在快速路上,小刘使劲地把握着方向盘,眼神盯着前面,生怕出什么差错。

北京市区规定夜间十点以后大货车是可以上路行使的,但速度是有限制的。当小刘发现前面有大货车行使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小刘开的车追上了一辆正在慢慢行使的大货车屁股上,重重地亲在了一起。小客车的前部已经钻到了大货车的底下,小刘和阉子儿当场死亡,后面座位上的刘经理把腿给挤压断了一条,还有另一个人的头部磕在了前座上,出现了一条伤口。场面有些惨烈。交管部门认定这是一起酒后驾车超速行使的车祸,全责在小客车司机。

贾彦涛阉子儿的姐姐带着他们的妈从老家赶到了北京。老两口知道他们唯一的儿子被车撞死后,几次晕死过去,农村讲究传宗接代是男孩的事情,老人省吃简用供这个儿子上了一个大专,学得是销售。在南京干的好好的,怎么一到北京,咋地呢?就把命给丢了呢,为什么呀。

老人的哭声中有东北老人的口音,仿佛带着一种高低回旋的音乐,那么的凄惨悲凉。在北京这个很远的地方,六环以外的昌平区回龙观一套公寓里蔓延着。北京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啊。老人哭诉着他们唯一的儿子,没有停歇。

很多人这样形容北京,如果你爱北京,就来这里。你恨北京,你也来这里吧。北京的宽容厚德包容着世界各地的人。这里是个到处充满着诱惑人的世界,也是迎接着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的每一个公民来到这里发展壮大,升官发财的地方。

北京是祖国的首都,有着纯洁清新的空气,有着干净清澈的湖水。有一点黑水的污染,也会能慢慢治理好的。

灿烂明媚的阳光依然照耀着北京城。北京城的夜空中有着五彩斑斓的闪烁。

只要有想,就来这里吧。北京欢迎你。

2014年6月

请勿对号入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62945/

黑水痕迹的评论 (共 17 条)

  • 春暖花开
  • 林玲英
  •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 "咖啡杯﹌里有你的气息づ
  • 晓晓
  • 陌夏轩丶
  • 江南风
  • 荷塘月色
  • 风行寰宇
  • 冰影
  • 雪灵
  • 心静如水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问好作者!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推荐阅读并说 文章很有感觉,比较生动。赞一个。有空也来我空间逛逛吧!
  • 浩歌一曲

    浩歌一曲真情动人,欣赏,问安,点个喜欢!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京是祖国的首都,有着纯洁清新的空气,有着干净清澈的湖水。有一点黑水的污染,也会能慢慢治理好的。 灿烂明媚的阳光依然照耀着北京城。北京城的夜空中有着五彩斑斓的闪烁。好文章,顶起!!

    赞(0)回复
  • 风雨

    风雨文笔不错,想做文学兼职吗?如果有兴趣请联系我qq631000467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