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山里的春天【三十】

2014-05-28 22:29 作者:春天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平平淡淡的生活,虽然也偶尔的夫妻有吵架。但还是感觉我的生活很好,丈夫勤劳,知道过日子,平时也很疼我。生活中我想着丈夫的辛苦,丈夫的好。总是想夫妻没有不吵架的,只要恩大于一切就好。就当偶尔的吵架看做生活的调味了。因为我爱我的家。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年龄也到了批二胎的时候了。这时每次回娘家、母亲总是有意无意地说怀孕时这样、那样的偏方生男孩。我不相信这些、我总觉得生男生女那是个人的命无法强求。如果偏方能生男生女那么为什么我姐妹五个中没有一个是男孩,难道母亲没用过这些偏方吗?为什么叔叔来了,我们就有了弟弟。难道说这不是命吗?清楚记得有一次我回家母亲又对我说,怎样怎样能生男孩,心中一股无名火无法控制,便气愤对母亲说,为什么非要生男孩,生女孩就不能活吗?不生男孩就会死掉吗?也许母亲就是母亲她没有理会我的心情。在她的心中总觉得是对女儿的一番好意。您可知在您的好意下、在您的轻言细语中悄悄给我心中充满了多大的压力。

这时如燕已结婚,正如母亲所期望的一样,如燕的婆婆家是城里人。公婆都是退休工人,公公还是单位的干部。都说城里人不理乡下人,可是如燕婆婆一家人是那么的通情达理,和蔼可亲,待如燕特好,妹夫脾气也那么好,全家人在城里生活非常幸福

也毕业在城里百货大楼里是收银员。这年我怀孕了,本来经常头晕的我还担心在怀孕期间头晕怎么办,自从怀孕到孩子出生说来也怪头晕就没犯过。就在孩子快出生的前几天,我公公捎信说南方有个亲戚全家都是干部家庭,结婚一直没有孩子。他的意思问我们,如果生个女孩是否送给她,以便日后再生个男孩。丈夫没有说可以送人,母亲正好在我家却说如果是女孩可以送人,这样我们还可以再生个说不定还能生个男孩。十月怀胎、自己的孩子怎能这样做,听了之后浑身发抖无法站立,无论如何、即便是女孩也不送人。丈夫和我的想法一样希望孩子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生活,相信有一种爱不是用物质来满足,母亲也没说什么。其实母亲也是随便说说,想想当年母亲还不是一样不舍的把小妹送人。

这年天在期盼中我又生了个女孩。是母亲和丈夫陪我去医院的,丈夫见到孩子时,已用小被子包好,也许是个女孩母亲没有急于对他说是女孩。一直有点内向的丈夫其实并不笨,看的懂母亲的心意。一边美滋滋地看着孩子、一边笑着说又是个梭神吧。因大女儿特好动丈夫常说她梭神,意思说又是个女儿吧。虽然又生了个女孩丈夫没有半点不高兴,看着小女儿他好高兴,月子里对我百般的呵护。这个月子是母亲照顾我,母亲做饭,还要照顾小卖部,丈夫上班没请假,下班帮着干家务。就在月子中母亲总是有意无意的说要是男孩该多好。我听了之后难免有一点伤痛,知道母亲是希望我过得好。知道母亲曾经为期盼儿子的伤痛。我便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能这样说,我们不重男轻女您应该高兴才是。年代不一样思想也不一样才是,女孩也是自己的亲人。如果我因生女孩天天流泪你看着高兴吗?那样能改变一切吗?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是丈夫不重男轻女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在我们心里有女儿也幸福。没有母亲会嫌弃自己的女儿的。娘,只要丈夫不嫌弃是女孩,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虽然母亲这样说但是我一个月子中没有因为母亲的话,没有因为又生了一个女孩掉一滴眼泪。完全沉浸在有孩子的喜悦中。此时盼盼已经上一年级了。

我给小女儿取名幸子,我想每一个奔父母来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幸运儿。就要感受父母的爱、阳光的温暖。希望孩子一生幸福。幸子很可爱、两个双眼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特精神。嘴角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好可爱。幸子只认妈和姐姐抱,别人抱着就拼命的哭搞得我卖点货总是抱着她。有时想让别人抱一下也不行,真是既可爱又可气。忙忙碌碌的一天天过去转眼幸子就快过生日了。这一年中母亲不知说过多少次再去生第三胎要个男孩。有一次母亲对丈夫说让我们再去生个男孩,当时,丈夫就说天的身体不好经常头晕,再说两个孩子就够我们照顾的了,男女都是自己的孩子我感觉一样、再说生女孩的家庭很多,他们也很幸福。我们在农村也没有多大的本事,我不想为此生活的累让孩子也跟着受苦。这些话正是我的心声,有时为了宽慰母亲我就说,过几年我们攒下第三胎的罚款就去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一天小妹从大城市回家玩,我便抱着幸子回家、那晚如燕也回家了。为了和小妹多玩一会我们都在娘家住下。姐妹三个还有小弟说着心里话有说有笑。吃过晚饭,母亲叔叔也坐在炕上大家高兴地说着聊着。谁也不相信母亲这时说出一番话使我心痛近十年也无法解脱。正当我们高兴说笑时,母亲说【幸子快过生日了,如燕你不用去。】{如燕结婚生了个男孩}听了此话我心特不好受像针刺了一下,于是我对母亲反驳道,如燕去我家给幸子过生日,是我们姐妹情分,难道说还要看男孩女孩吗?话一出口不知不觉中眼泪流出。也许母亲没有感觉到我此时内心的心痛。接着又说【说什么生个男孩我给她多买点东西也愿意】。此时我感觉心在发抖,好似利剑刺入心中好疼。喉咙也很痛,有冒烟的感觉。性格直爽快言快语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不住的想娘啊问一问你自己为我买过什么?我真想大声的反驳当看看妹妹和弟弟时一个大姐在他们面前不能失尊严。任凭泪水如涌泉般流出。也要控制自己,因为有要强的面子。可是心中那一直以来是伟大的母亲、宽宏大量、善解人意的母亲看不见我的心痛,只看见我流泪了又接着说,【哭什么哭,是冤鬼上身了吗?。】此时母亲说的【冤鬼】让我联想到我的父亲。我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下意识铺着被子让孩子睡觉,此时已是深11点多。接着又听到母亲说话了。【看你个样,有本事抱着孩子走吧】。天哪,面对三妹、小妹、弟弟、我不看他们。如果不是深夜我肯定会抱着孩子回家的。我什么也没有说盖着被子搂着孩子佯装睡下,泪水打湿枕头,喉咙像烈火燃烧,心像千万根针扎阵阵做疼。这种感觉怎么这么熟悉。眼前突然浮现我和小妹去二姑家借钱时的情景。对,就是这种感觉一摸一样。

第二天我带着又红又肿的眼睛回家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心儿依然疼。只有亲身感受才知那疼是怎样痛。别人无法理解、无法体会,只有自己知道。母亲啊,母亲我始终弄不明白您的几句话是多么有分量,您是出于爱吗?您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我一时想不明白,也找不到答案。如果出于爱我,那么这份爱太重了。让我既要强又脆弱的心里留下一个无法抹掉的痛。我把这份用母爱留下的伤痛深深地压在心底。不管我怎样伤心依然清楚明白母亲的出发点是爱我才那样说的。

幸子生日那天,我的心情特复杂。既期盼亲人的到来、又有点心不安,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他们。当听到他们来到我家时,心怦怦直跳,跳的我几乎眼泪要流出来。我强颜欢笑,但是见到母亲那一刻还是流泪了。于是赶紧到厨房做饭去。那天我不知道怎样度过的,只觉得时间过得好慢。我笑着说着若无其事茫茫然然干这着该干的一切。吃过午饭送亲人回家时,我依然是那种茫茫然然的心态,不知道身处在何处。丈夫说回家吧,我好似大初醒。记起我给母亲买的新衣服忘记给了,急忙让丈夫骑车追去。此刻眼泪汪汪的我恨意油然而生,在我们不嫌弃女孩时为什么会因为母亲的话而不高兴,而伤心。不得不让我有点恨母亲,恨她不该在这本着平淡幸福知足中,加上一份不该有的伤痛。使我深藏的脆弱再无法掩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56116/

大山里的春天【三十】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