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树树树

2014-05-03 14:48 作者:洛城莲落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是一颗久经风的老树了,斑驳的枝干烙印着岁月的变迁,树浆就如同新鲜人的血液叫嚣着繁华凝固成那一块块腐朽的器官。

那是北方南飞的亚季的花也许并没有那么的多愁善感和慈和,它会赶走那些争夺它目光的生物,它要让晶莹剔透的自己笼罩了整个大地。谁知道那些河边的水鸭仍旧从村庄里跑来在湖面上转圈化温呢!那厚软的白毛毯早已被乌黑的脚印所掩盖。雪是最虚伪的纯洁。也许,老树是这么想的!

积雪压得树枝下弯,颤巍巍的直碰地面可怜的积雪成了一块块黄土去为老树做养分,那是幸运的,谁能够为那样一棵有着记忆的老树做陪伴呢!终有一天会发现,不只风会吹抚树叶,一片树叶也会摇动春风,带来全部的出天,春风与树叶是同时存在的。

老树的生长已跟不上城市的运转,现代的气息让老树难以压制的窒息,直击颜面的烟尘已然扬不起清风的浮动。红砖绿瓦都被砌成了水泥墙,也只剩老树身边破碎让人无法辨析的木板上还残留者一句话“子子孙孙永保佑,世世代代传香火!”

从哪一年开始,红灿灿的拆字盖上了老树周围的房子,一辆辆推土机毫不留情的推到了他们,破转败瓦哭泣的声音化成了一抔一抔的黄土掩埋了年岁。老树还在叹息,也许明天就是他了。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老树依旧站在那里,昂扬着身板,舞动着枝条,挥舞着打开新世纪的铁门,他想他的老朋友们没看到现在的城市。

高楼,霓虹灯,璀璨星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晚也不消半刻宁静的继续喧哗,街道延伸在臃肿的人群和挤拥的车流中,后退到没有尽头的须臾。年少的记忆如同小虫一样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老树的心窝,颤抖着的树皮也已快要掉落,剖开老树的躯干,满目苍夷的老树体内已被占领。

老树死在了狂风呼啸的夜里,被连根拔起的它倒在了路中央,万年的记忆轰然而出,飘在那些拿着稿纸在老树原来的地方指手画脚的人的头顶,这里将要造一栋新房子。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时所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47466/

树树树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