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香飘自牡丹苑

2014-04-19 23:34 作者:龙飘飘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香飘自牡丹苑(上)———

牡丹苑,是在唐城墙遗址(西)上建的。东西宽约百米,南北长约千米。这里原先是个村子,曾几何时那村子不见了,然后就有了这个牡丹苑。

有了花,有了草,有了树,有了亭子,有了流水,有了回廊,有了广场。然后就有了散步和锻炼的人。因为免费,大家从心里将其定位为咱自己的地方,所以也就倍感亲切。原来的那个村子并非真地从这里彻底消失了,实际上是从杂乱无章的众多的房子,摇身一变成为了几栋高耸入云的水泥建筑,冷冷地戳在了牡丹苑的西边。先前土得掉渣的村子在沾了牡丹的光之后,居然也摇身变成了冒着贵气的庄园。

有了牡丹,这里也就有了灵气,有了名气,也有了人气。

出得家门,横穿过车流不息的马路,向南便是去牡丹园的方向。

店很多,车很多,人很多,供人行走的路很窄。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跟马路上行驶的汽车一样,似乎老是那么混杂,那么无序,让人总感到这是蜂的社会,而非人的世界。白天乱哄哄的,晚上也难得清静。这确实让人有些烦躁了!但一想到牡丹苑里的清香、幽静、安逸和超脱,便也不大计较这段路上的闹心和嘈杂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电子市场门前白天的停车场,晚上便成了舞池。若是弄点洋伙的倒也罢了,但所见的却是老套的秧歌。一大群人在场中扭,另一大群人抱着肩在边上看,还有一干人在吹吹打打。扭秧歌的还化了妆,化成各式模样,穿红着绿,执扇张伞。只是有些单调,围着场子转过来,又转过去,一圈一圈,不知疲倦。擂鼓的是俩车轴壮汉,两面鼓,一大一小。那俩壮汉是赤了臂膊的,通身挂汗,鼓擂得震天响。吹喇叭的嘴上一鼓一鼓的,眼睛却是闭着,喇叭口斜向着天,呜哩哇啦,惊破空。这场面形式大于内容,形式上大吹大擂,内容上扭扭捏捏。实际上最后只是制造了一通声音。虽有招摇过市之嫌,却也有人自得其乐了。

最最高兴的当然是孩子们了,他们可是跟在大人后边撒够了欢!

要去牡丹苑的人,则会快步逃也似地离开。

逃离了聒噪的秧歌场,继续南行不远又是一个热闹所在。马路十字这边是一个呈扇形的广场。虽叫广场,实际上很袖珍,那不十分规则的扇形,其半径充其量也就十来步。沾上广、大之类的边,也正符合当下许多人的浮夸心理。

扇形广场中间有一花式图案,乍一看有点像青天白日旗上的徽章,中心处却竖了一块的山石。这块石头打眼一看,似曾相识,有点象《红楼 》开篇的那块顽石。图案四周是一圈环形花池,种了一些极普通的草木,在靠墙的角边,还有几拨青翠的竹子。

环形花池沿子上坐了不少人,他们天天在此听秦腔,唱秦腔。一个戴眼镜的长者摇头晃脑地拉着板胡,弓与弦交叉拉扯后发出金属撞击般高亢激昂的乐声,对面站着一个汉子,倒背着手,脸红脖子粗地吼着秦腔。乐配着腔,腔和着乐,或高或低,或紧或慢,诉说着人生的苦与乐,演绎着世事的酸与甜。是故事?是生活?是汗水?是泪水?现时统统说不清、也分不清了。

秦腔以高亢激昂见长,最能表现悲苦与苍凉。唱戏的沉醉,听戏的痴迷。唱的往往是老段子,似乎却百唱不厌、也百听不厌。油泼辣子 biangbiang 面,一天三顿都不厌!

瘾过够了,汗湿透了,曲终人散,各还各家。少有客套,言语不多。

秦地,秦人,秦腔,秦风。

不知何时,许多秦人也好风雅了,过去佳人才子们的勾当,如今也成了寻常秦地人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原先,看牡丹要去五百里外的洛阳,现在不用劳那么大的神了,咱家门口就有:牡丹苑。

这不,过了马路就是牡丹苑了。

穿过了车不让人,人不让车的昆明路,上了台阶便是牡丹苑了。

一股香气直从牡丹苑的大门里溢出来,令人不由自主、深深地吸入肺腑,久久不愿呼出。

太香了!真的太香了!

与其说赏花,还不如说想花。因为这里到处飘逸着牡丹花浓郁的香气,但却难辨牡丹的形影。即使有四处高楼上阑珊的灯火,牡丹苑里照样一抹朦胧,只有些花开时或明或暗的影子。

闻着牡丹的花香,脑海里不尽浮想联翩:一幅图画,一群仙女,皇家花园,则天武后,等等等等。

赏花的人流如潮,笑声朗朗,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不过,这些热闹景向也都是影影绰绰的,只有些轮廓罢了。

这是晚上,星星散布在月牙周围挂了一天,牡丹庄园楼顶上的彩灯一闪一闪的,树荫下池塘里不时传来青蛙的叫声。

没见到牡丹的倩影,让人总觉不满。不过,看这一天星星狡谲的眼神,可以约略知道:明天不会下。没有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之忧,当然可以做个与花有关的好梦了。

//

———天香飘自牡丹苑(下)———

听到了窗前梧桐树上的儿在叫,知道已是早晨。

忽然记起梦中似有流星划过,间有花落的声音。急急披衣下楼一看,方知所梦非虚,地上一抹浅浅的湿意,看来昨晚真有雨相访。

昨夜明明见着星星眨眼,确似说并无风雨,但那雨却还是在万籁俱寂时偷偷地降临了。或许是那牡丹的香气太过浓郁,充溢了天地之间,这才勾来了那阵风雨。原来,这风雨也是为牡丹而来!

早晨赏牡丹,那戴露的牡丹该似美人出浴,理当更醉人的!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我以为我到牡丹苑足够早的,天光还不大亮,可谁知园子里已经人流如织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熙熙攘攘,欢欢笑笑。在曲曲弯弯的行道上,人流一波接着一波,似有序又无序地向前涌动着。

牡丹苑,行道两边绿色的树、绿色的草,那散布在绿色之间的红的、白的、粉的,形形色色、千姿百态的花朵便是牡丹花了。牡丹花虽是这里的主题,但却并不霸道、无意独占这份春色。不霸道的牡丹开出的花却有着十足的霸气,唯我独尊。那香、那艳足可闭日月、羞百花。这不,此时日月真的隐匿起来了。适才还如锦如簇、光彩夺目的樱花,此刻却惶然失色、一时间竟然落红满径。这一切显然也都是因为牡丹降临的缘故。

“ 落尽残红始吐芳,

佳名唤作百花王。

竟夸天下无双艳,

独立人间第一香。”

这便是牡丹了!

白牡丹,清纯如处子,洁白如壁玉。花心有丝丝的红蕾,更增添了几分纯真和娇贵。

黑牡丹,实际上并非黑色,应是一种深红,所谓红得发紫便是了。紧凑,大气,典雅,高贵。

黑牡丹和白牡丹若同开连理,这便是驰名天下的“二乔”了!三国名姝二乔乃国色天香,那是名满天下,尽人皆知的!那二位仙人姐姐是否真的一黑一白?天知道!当年,曹丞相想弄个究竟尚求之不得,为此险险丢了性命。今天咱们这些草民就更是妄想了!除非有本事穿越过去,问一问公瑾和孙郎了。想毕他俩是人杰,岂能不知“国之重器,不可示人”的道理?旁人庶子又怎能轻易探得二乔的音信?不知就不知吧,神秘的事物一旦揭开那层面纱,大概就没多大意思了。

牡丹象征着富贵与祥和。这个世界上,众人也都企望着富贵与祥和,因此在墙上挂,在窗上画,在身上穿,在被上绣。等等,这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讨个吉利,讨个富贵。当然,富贵者自然富贵着,草根们依然企盼着。只有画匠和花匠们发了点小财,赚了几许散碎银子。

牡丹花以白粉红三色为主,细分起来则会列出长长一组色谱。白的洁白如,粉的人面桃花,红的贵妃醉酒。传说还有黑色和绿色牡丹,这里没有看到。奇花异草之所以奇,就是因为不能轻易见到。

苑中最亮的是洛阳红。洛阳红,花大如盏,绿叶轻着鹅黄,娇花红中透紫。层层红瓣洁如红玉,丝丝金蕊凝聚花心。此姝又名“紫二乔”,常见同株异色,相生相伴,更显风姿绰约。

牡丹娇且贵,独立特行,不谄天,不媚俗。武则天怒贬牡丹,是因牡丹的卓尔不群。这故事流传千年,每到花季总被人津津乐道。其实,牡丹与武则天虽是冤家,实为知己,二者都是特立独行的精灵。武则天不局于世俗,牡丹花不屑于媚春,最终也都成就了不二的功业:一个是中华历史上唯一的女皇,一个成为百花之王!

贬牡丹于洛阳,细细琢磨也有深意。武氏发迹于洛阳,也当算是洛阳人了。把牡丹贬于家乡,让洛阳亲友却名利双收,似有一层私心。至于“贬”,只是作态而已。也许,武氏之于牡丹实则是惺惺相惜,最终也成就了洛阳“牡丹之乡”的美名,留给了族人们一个可以世袭更替的美差。听赏花者议论:在洛阳,看牡丹要交五十块钱呢!

眼前这牡丹,让人参透了富贵的真谛。富者多溢于形,而贵者多潜于质。换言之,富是一种外表,而贵则是一种气质。时下的国人们是富了,但要达到贵的高度尚需时日。

观赏着牡丹,穿梭在人流之中,徜徉在香气四溢的花丛之间,不知是人赏花,还是花赏人,还是人赏人?总而言之,高雅者人赏之,花也赏之。粗鄙者人厌之,花也厌之!物人一理也!

太阳在东边的半天上露出两束光芒,有如天的一双眼,那云彩便是天的脸,有几分阴郁、有几分迷朦。早晨天气着实清爽,但人的感觉上似乎却渐渐有点燥热。

该退场了,也学着牡丹的作派卓尔不群一回,逃离这份热闹,同时也把这有限的资源和时空留一些出来给别人。受到这国色天香的薰陶,人的境界也该上升一个层次了。

赏花的人流在不断壮大,再要从北到南从南到北转上一圈,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想着见到的那些牡丹凋谢的场面,心里实在埋怨风雨的无常和无情了。若是没有昨日后半夜的那阵风雨,这牡丹花事的场面应更鸿大一些。

谷雨三天看牡丹,立三天看芍药。原来,牡丹芍药是一家,以后分的家,草本是芍药,木本是牡丹。

武则天一怒贬牡丹,这典故有个伏笔:牡丹是从何地被贬的?不用说了,自然是大唐天朝的国都长安城了。也就是说:牡丹的祖籍是长安城了!

正本清源,这牡丹花原本是咱秦岭山上的灵根!大家去洛阳看牡丹,现在看来只是浮华的追潮罢了。若是长安城的人远去五百里的洛阳,大概多是为着探亲或散心罢了。 要观赏基因纯正的国色天香牡丹,还得再回大唐。

牡丹苑的牡丹也许才是天下最美的

似乎大家也都弄清楚了这段历史的故事,不再劳民伤财地去为别人贡献GDP了。要不然,今年赏花的人咋就这么多!

再过几天芍药花就开了,接着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42389/

天香飘自牡丹苑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