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爱随雪花纷飞,飘洒人间百味

2014-04-06 12:47 作者:秋婘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天的清晨,无论屋里屋外,空气中都布满着透彻寒凉的气息。

白晃晃的光线透过窗棂,把整个房间照得通透明亮。揉揉惺忪的睡眼,伸出头探视,窗外的世界已覆盖一层雪白。楼下的花圃,钻出的几处葱茏绿意和旁边小车顶部偶露的铮铮釉亮告诉自己雪终于映临江南,虽迟暮而薄发。

缩回身子,重新钻入温软的被窝眯上了眼睛,却无法入睡。心,有几分兴奋,几分期待。

“滴滴滴”,手机铃声突响。摸出瞧视,刚刚显示出7:28,一个提前设定好的闹钟时间

把女儿压在自己腹部处的小腿轻轻移开,起身穿衣,尽管小心翼翼地、竭力不发出任何声响,但,还是惊醒了旁边的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真去,今天?”他侧头看着我。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但今天好冷,你看,外面还在飘雪。”

“昨晚不是已经答应人家了嘛,不去怎成?再者,我真的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一直靠你养着,我怕惰性越来越强,也想验证验证自己还有没有工作的能力。”

“那随你吧,不过今天应该很累。厨师和服务员都还没有到齐,我不知道你能否坚持。”

我自顾自的穿衣整鞋,没有搭理他的话题。

“如果真累不愿继续就告诉我,我去对人家说,毕竟大家都是亲戚。还有,你要知道,我是不愿意你外出找什么工作,咱家小日子虽说不很富足,但平淡我还是能够给予你!”正在洗手间洗漱梳妆,他的话语穿墙而过,声音虽感觉有些遥远飘浮,其言语里的关怀和意仍能够真切地感受。

两行清泪夺眶而出,模糊了刚刚描好的妆容。我怔怔的望着镜中的自己,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绪和情感在心底翻涌,淡淡的酸涩,淡淡的感伤

“你就不能对我坏一点吗?”我在心里暗暗低语,复杂的思绪在宿命里纠缠,亦如外面飞舞的雪花,漂浮着,旋转着,浮萍般找不着自己落根的点。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竭力平定心绪的波澜,修补好妆容走出来对他露出浅浅的微笑说“别担心了,我又不是孩子,瞧你。”拿起挎包戴上棉帽口罩意欲出门。

“那我送你吧,外面路滑,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能行,照顾好女儿”

“蹬蹬噔”的高跟鞋响彻在清晨楼道的寂静里。身后,那一句“小心点,开车慢一点”在关门的那一瞬间,覆盖了鞋声的单调,唱起了和弦,在耳边一直回响……

(二)

雪花尽情的漫舞着,一片片,似精灵般自由自在,飘飘洒洒。

八点的光景,初春的街道,只有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上班人群,在雪地里匆忙地来往穿行。

“砰砰砰”,电瓶车摔倒的声音在前面络绎不绝地上演。行人狼狈地模样和路面的滑溜让车上的我更是如履薄冰。呼啸的寒风随衣窜入,虽穿戴厚实,手脚依然冻得僵硬,刺骨的生疼。雪片密密匝匝,落入镜片朦胧了视线,眼睛,已经无法探视出前方清晰的物体。孤单寒冷此时在心底疯狂滋生膨胀,但为了那份久远的奢望,我倔强地昂起头颅,咬着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一步步,艰难地印刻出自己的足迹!

我张开双腿,用脚作左右支撑点,竭力掌控着轻便电骑的平稳,小心翼翼地在雪地里滑行。平时只需五分钟的短短车程,于今竟多花费了四倍有余的时间。行至目的地泊车时,一个趔趄让自己在台阶处如同风里的一根蒿草,在劲风里左右摇晃,旋转了好久才平定住身体的重心。

步入大堂,黯淡的清幽灯光让整个大厅更显空旷。大厅吧台均无人影,只有几颗五彩的吊灯旋转出迷眼的色彩。我左右张望着,直至进入厨房境内,那洗菜阿姨的哗哗声,配菜小生的剁板声,戴着白色似烟囱形状高帽的大厨在油锅边操作不停发出的兹兹声时,才稍微感知饭店的忙碌景象。

见我到来,身兼大厨的老板露出了憨厚的微笑。因事先已经详细明了自己的权责,所以我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收拾大厅,整理包厢,除尘喷香,盘查烟酒饮料,清点餐具等等琐碎事务。说是大堂理事,在服务员还没到场的状况下,此时的我,其实就是迎宾员,服务员兼顾收银员等多重角色。

工作在激情的支撑下如火如荼的进展着,想在雀妖的思维里兴奋地膨胀,开出妖娆的花朵!手不停歇,脚不停蹄。偌大的饭厅,只剩下自己的舞姿在其间旋转,歌声伴随雪花愉悦飘飞。朦胧中,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正向我招手,我站在雪山顶峰,摊开双臂,忘情地俯瞰拥抱脚下的大好山河!

只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后来意想不到的忙碌和前所未有的劳累让所有的激情和梦想,在短短的时日里瞬间崩溃,不堪一击,连同身体,破碎得捡拾不起任何零星的碎片。血液里的那份倔强和傲骨,在疼痛面前,如同霜打的茄子,终于耸耷下了它那骄傲地脑袋,向现实低下了倔强的头颅!再也不敢言豪情壮志,更不敢倾诉颓废败退!

“请问开张了吗?”进来一个大约三十来岁,身材纤细,面容清瘦的女人打断了我漂浮万里的思绪。

“开张了”我回过神来连忙回应微笑着招呼。

“请问几位?”并随即从吧台取出菜式薄和点菜单。

“十二”女人说完就走出大厅向外招手,“这里”随着音落,两辆小车徐徐驶进饭店所在的停车位。下来的人老少不一,男女不均。看着庞大的人群涌入了大厅,我连忙安排其最大的包厢就坐,继而向这群客人的主事介绍本店的特色菜供其挑选。介绍、记菜肴、向厨房输送菜单,端茶递水,这些动作在瞬间一气呵成。因96年,自己在南京有过开酒吧的经历,所以对于酒店的服务工作,也算是驾轻就熟,尽管很多年没有练习温故。

随时间的推移,吃饭的客人越来越多,仅短暂的几十分钟,宽敞的停车场就已经泊满了各色形状的车辆。厅内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男人们的喝酒划拳声,孩子们的奔跑叫喊声,女人们的爽朗欢笑声……各种声音交织出喧嚣。看着此景,我心里突然蹦出一个词眼“门庭若市”。

酒吧的忙碌在另一个服务员始终不曾到场的状况下更显出繁忙,其后的慌乱景象更使我始料不及。由于今天的客人超出了预计的数量,十几个包厢,以及大厅的数十张饭桌均无虚席。客人一拨一拨,包厢轮流撤换。人手的严重不足,厨房的菜式也出现短缺,在此时已经让整个饭店显现出一片混乱。饭菜不能及时上桌,包括烟酒茶水,客人的催促声频频传至耳畔。吧台,包厢,大厅,厨房,这几个点连结成了自己整天奔波的路线,身如轻燕般来回穿梭。客人不断的催促,买单的,催菜的,换酒水的,换菜单的……无法想象的忙碌,无法想象的场面!

这样也不知道一直持续了多久,当我筋疲力尽地坐在吧台里脱下自己的高跟鞋时,才发现小腿已经出现浮肿,脚趾的某些处竟然还磨出了血泡。我隐忍住眼眶里的泪花,换了一双老板娘平时留下的北京布鞋。当抬头起身时,发现他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正怔怔的望着我。看着父女俩眼里的神情,我硬是生生地憋回了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随即将柜台的钥匙塞在了他的手里交代了一句“看着吧台,帮我结账”,转身又投入了工作现场。

华灯初上,幕降临,络绎不绝的客人依然如海潮般,层层浪叠。因客流量一直未见消退,所以我们几个工作成员的午饭只能在厨房里进行了简单的轮流交替,紧张地忙碌已经让人忘记了疲劳和饥饿,只知道尽力的工作再工作。

夜晚灯光的璀璨和闹热场景把整个晚餐卖场推向了高潮。

客人依旧来来往往,各种声音依然不断。一如既往的忙碌,一如既往的催促。感受不同的是,傍晚的寒冷气息浮躁了客人的心情,催促不再是简单的催促,部分客人甚至恶言相向,对我大声呵斥。有甚者,竟然在如此忙碌的环境里还让自己喝酒作陪。混乱的局面已经让此时的我昏昏然然,头脑一片轰鸣,神经出现间歇性的剧烈疼痛。我用凉水洗面,竭力保持着清醒,伪装着笑脸周旋服务于客人之间。泪,在心底无声滑落,流淌出无尽地辛酸和苦涩。

吧台里的他,一直用目光追随着我的身影。尽管自己早已感应,但佯装不见并倔强的昂起头颅,保持最佳的笑容来回奔跑。只有女儿时不时在后面跟随的身影和笑容让我感受到了一些别样的成分。

雪花依旧不紧不慢的飘飞,还夹杂着零星小,雾霭朦胧了夜色里的霓虹。门口的大红灯笼,随寒风的吹拂,左右使劲摇晃,发出“呼呼”声响。深夜的街道,已经不见任何人影,偶有车辆在眼前划过,匆忙地消失在夜色之中。酒吧的客流也逐渐散退,当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时,我的双腿已经疼痛得无法挪步。忙碌时的汗水在后背逐渐冷却,只感觉贴肤的寒凉蔓延全身。

吃罢晚饭,伙同大家收拾完各房间的狼藉后,已是子夜时分。他让电瓶车寄于亲戚一晚,抱起女儿放在副驾座,回头轻轻对我说“回家吧,车子明天来取便是。”

我拖着满身的疲惫走到车旁,不敢直视其眼。当把自己塞进那柔软的座垫里时,泪,再也忍不住,缓缓滑落。车外,风,猛烈的吹,雪,疯狂的飞……

(三)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一阵电话铃声打破寒潮里的寂静。

“喂,她还来吗?”电话那边的声音在免提的设置状态下清晰地传至耳边。

“不来了,昨晚泡完脚倒床就睡了,半夜一直喊疼”

“哦,昨天是让她辛苦了,那你的车……”

“没事,等一下我就来取”

电话声断,我轻轻的移动身子,试图靠近他,才发觉浑身酸疼,下半身已经疼痛得无法动弹。

“还去找工作吗?”他伸出胳膊把我揽在怀里,眼睛直盯盯的望着我,几分关心,几分爱意,还有几分挑衅。

“当然!”我倔强的抬起脑袋,欲想挣脱他的怀抱,没想腰椎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哎哟”我不禁轻呼一下。

“别动,这就是你任性的结果,一时半会别想起床,还要躺几天。”

“是吗?有这么严重?”我不置可否。

“不信你就等着瞧。好了,乖乖听话躺着,我起床弄早餐去,等一下把你的爱骑给整回来”他一边穿衣,一边幸灾乐祸的伴着鬼脸,末了还不忘调侃我一句。

早餐在锅碗瓢盆里演出温暖的节奏。看他忙碌的身影,心,五味杂陈,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绪在心底荡漾出涟漪。

“我想写文字!”在他转身出门的那一刹那,我躺在床上使劲地吼道。

“哦,随你吧,只要你还能动!”他退回身子回应,笑容里充满邪邪的味道。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望着天花板,久久的凝视着。泪,如缺了口的河堤,顺着脸颊一个劲的直往下淌……

梦想,终于输给了身体,输给了现实,也输给了时间,空留一副皮囊,安静地守候着余生的平淡和幸福。理想的风华,掩埋在静默地光阴里,再也不敢滋长出葳蕤的模样。心里暗自抚慰,置身于天地间,不惊不扰,静于一隅,如此也是一种安好!

雪花曼舞,不经意间飘落窗台,融化出点点莹珠。风,吹拂起额前的发丝,掀开沉浸在宣纸里的墨香。我揉了揉久坐酸疼的身子,落笔时,抽出白落梅的书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在扉页处写下了一句“爱随雪花纷飞,飘洒人间百味”,然后,轻轻合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37896/

爱随雪花纷飞,飘洒人间百味的评论 (共 7 条)

  • 春暖花开
  • 婉约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晓晓
  • 吃着葡萄唱着歌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