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罗家如画

2014-03-21 06:51 作者:江永诗词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罗 家 如 画

久居都市,厌倦了城里的喧嚣,总想返朴归真,走出樊笼,飞向自然。于是,悠闲中,翻起了那些尘封已久的田园山水诗。“枯藤老树昏鸦”的苍凉,“小桥流水人家”的温馨,又让我回忆起那“云山雾水抱孤村,古道长亭月半轮”的乡村风景。终于有一天,桃花开了,田野绿了,河水涨了,鱼虾肥了,我带着童年幻,满怀对乡村生活的希冀,走进了湘南最边陲的一个小山村——罗家。

罗家背后是雄奇秀丽的大山,前面是碧绿潋滟的流水。那青翠欲滴的阔叶林,象翡翠,象玛瑙,象碧玉,把大山装点得异常美丽。清晨,炊烟飘起雄鸡啼鸣,云遮雾罩的山村便充满了诗的意境和神韵。村口的老槐树,象一位忠诚的卫士,守护着农家甜蜜的梦境,她也象一位虔诚的老人,站在村口,站在河边,眺望着远方的群山,眺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好像在祷告,也好像在等待。老槐树下,就是渡口,过去进出小村是要靠摆渡过河的。悠悠岁月,河水盛满了乡亲们的酸甜苦辣,渡口见证了小村的百年兴衰。不知何时,渡口边忽然架起了一座长长的木板桥,于是,小船便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只是静静地躺在野渡的臂弯里,独自回忆那逝去的岁月。

走过木板桥,支书在老槐树下等候我们。他说,这桥是这两年才建造的,有了它,我们进出方便多了。我问,那过去为什么总不架桥呢?支书笑着反问我:你看这条河象不象城里的护城河?过去有了它,可以隔绝外世的尘嚣,护卫山村的宁静。听说日本鬼子路过此地时,也不敢贸然过河,只在对岸空放几枪就走了。现在,国家安定了,社会和谐了,大家用不着再担扰什么,于是就修了这座桥。再说,靠了这里的山水灵韵和自然风光,我们想把她开发成旅游胜地,与桂林山水和我县的“三千文化”连成一片。如果没有桥,就好像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没有睫毛的点染,总觉有些不够完美。因此我们不仅在这里修了木板桥,还在河的上面架了一座铁索桥呢。我终于明白了过去摆渡的缘由和现在架桥的用意。

来到村口,村口新修了一条凉亭式的长廊。长廊有大树遮荫,居高临下,俯瞰河水.站在长廊内,往远处眺望,桃川洞的山水田园尽收眼底.长廊内摆有长条木凳和方桌。六月天,劳作之余,人们在此歇息聊天,有山风徐徐吹来,有河水清凉辐射,有青枝密叶遮盖阳光。人们或仰卧小憩,或随意闲聊,或棋牌玩乐,这舒适和惬意,是城里人做梦也享受不到的。

为了旅游开发和村民生活用水的需要,长廊边精心建造了一口水井。说是井,其实是在地面上。山泉经过大山的孕育和地底的降温,从这里冒将出来,设计者利用这一天然泉水,将它套上漂亮的双环。水从中间的环涌出,满后又从环上的槽口流入外环,外环埋有地下管道,水就从管道流入河里。双环井壁都贴有瓷砖,清洁美观。源头活水,日长流,盛炎暑,饮上一口,清甜凉爽,舒心润肺。旅游者来到这里,总要喝上一口清甜的泉水,然后,浸湿毛巾擦擦汗洗洗脸,让大山的清凉冲去旅途的劳累,让泉水的甘醇滋润明天的梦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长廊的背后,是村民的居所。那古典式的房屋,经过长年累月的风剥蚀,显得有些陈旧。但巷道和周边环境的整洁有序,不需要进村叩访,单凭外观的感受,就可想象得到村民和谐中的生活,以及宁静中的温馨。

我们没有进村,支书带我们去参观香柚园。沿着水泥路往东走几十米,一片宽阔的柚园展现在眼前。那一丛丛柚树连成一片,在山与河的中间,凝聚成一个绿色的海湾。海水是皎洁无比的深绿色,清风吹过,海面便荡起了层层波浪,在暖融融的阳光照射下,晶莹剔透,和天上的蓝天白云相互映衬,构成了一个绝美的海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海,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仿佛在如梦如幻的海市蜃楼中。

我们穿行于柚林中弯弯曲曲的小路,看着那一株株青葱的柚树枝伸叶展,有如刚出浴的美人,羞涩婀娜,楚楚动人。掩隐在密叶下的一串串白花,散发出诱人的清香,就象一粒粒明珠,镶嵌在碧玉妆成的绿叶下。此时最热闹的要数飞来飞去的蜜蜂了,它们辛勤地采花酿蜜,不时发出嗡嗡音响,与林中婉丽的鸣组合成优美的旋律。那活泼可的小燕子,也张开轻快的双翅,斜飞于旷亮无比的天空下,融入这隽妙绝伦的画图中,给光平添了几分秀色。在柚林中行走,清风宜人,暗香浮动,枝牵叶拽,醉人心扉。此时的我们,一切忧愁烦恼,一切名利荣辱都不去想,只是尽情地享受这无边的柚乡春色

走着走着,忽然前面意外地出现了几座吊脚楼。吊脚楼非常精致美观,看得出是新近修建的。它虽然没有都市里的楼阁那么辉煌壮丽,但是在这风景秀丽的画境中,添上一座小巧玲珑的楼阁,确实增添了不少诗情画意。吊脚楼全是木质结构,既保留了湘南少数民族居所的特色风味,又加进了当代人的品味追求,构建成旅游开发的新亮点。吊脚楼耸立于柚林之上,就象是停泊在海湾中的帆船,随波飘荡。登上吊脚楼,浏览四面风景,眼界突然开阔。远处的山,近处的水,还有那田园村舍,让你张开想象的翅膀,或凭吊古人追思往事;或吟咏现在幻想未来;或追逐白云飘飞天外;或跟踪流水释放情怀。暮春的韶华如巨幅画卷豁然抖落。在这里,你可以看炊烟揭开灰苍苍的天幕,可以闻芳花野草弥漫于和风中的幽香,可以感受明媚亮丽的春的温馨,可以听山上樵夫宛转低徊的野唱。带一卷书,走十里路,来到这清静的吊脚楼,看天、听鸟、读书、寻梦,那是一种怎样适情适性的消遣啊!

站在吊脚楼上,我感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神奇在胸中涌动。似乎是一种美好的东西失而复得了,又好象是一种急需摆脱的东西突然消失了。喜悦象涌上海面的潜流,滚过我的胸脯。我敞开胸襟,呼吸海香很浓的风,我仿佛进入诗的经典境界,隐约听到太阳清脆的铃声和海底朦胧的音乐。从那无边柚海的波光里,我更看到新一代农民灵魂复苏,和新农村建设的波浪壮阔。我仿佛在读一篇精美绝伦的散文,被那瑰丽精深的文采所感染,因那不被污染的篇章而感动

在吊脚楼稍事休息后,我们在支书的引领下,顺大山脚下的水泥路绕到柚园后面。右边是杂木丛生的高山,左边是碧绿无边的柚海,路在山与海的中间延伸,有如弯弯曲曲的金色海滩。不知名的野花在路边争奇斗艳,尽情释放百态千姿的美。走走停停,说说笑笑,我们终于走出“海滩”,进入村后的竹林。竹林蔽日遮天,构成清凉世界,风吹竹叶,淅沥潇潇,声韵悠然。竹林边是一条山涧,两岸奇石突兀,溪水淙淙流淌,有如弹奏者拔弄琴弦。鸡群在竹林中嬉戏觅食,大公鸡不时拍拍双翅引颈长鸣,置身于这样幽僻的环境里,我觉得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整个天地都是属于你的。此时,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平时一定要说的话,现在可以不说,平时一定要做的事,现在可以不做;你可以忘掉一切,甚至忘掉你自己。你尽可张狂起舞,你尽可仰天大笑,你尽可天马行空,驰骋想象。我们醉了,醉在清凉的山风里,我们醉了,醉在幽深的诗意里。

走出竹林,我突然发现,我们又回到村前的长廊。长廊里有许多人在忙碌。一打听,才知道是热情好客的村民为款待我们,正在兴致勃勃地张罗油茶。我忙对支书说,我们是匆匆来访的过客,哪里受得起乡亲们如此热情的操弄呢。支书说,千百年来,喝油茶是瑶乡人待客的一种习俗,它表示对客人的尊敬和欢迎。因此,不论何方人士到来,只要是朋友,都要请来喝油茶。太感动了,真的太感动了,入乡随俗吧,谢谢乡亲们。

我们围桌落座,一碗碗香喷喷热腾腾的油茶随即摆在我们面前。油茶用粗瓷花碗装盛,上面浮有米花,中间有花生,下面是油炸果子,桌上还摆有糍粑,饼干之类。当地人喝油茶是不用筷子和调羹的,全凭一张嘴细细品尝。他们生怕我们不会喝,还特地准备了调羹和筷子,想得太周到了。我学着乡亲们也不用调羹,喝一口,摇一摇,摇一摇,再喝一口,味道美极了。我深深品味到这油茶不仅浓香扑鼻,舒心畅肺,更品味到乡亲们殷勤好客情浓于酒的心境。

别了,如画的山村,别了,朴实的乡亲们。这一次乡下走访将永远铭刻在我记忆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32023/

罗家如画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