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敬祝颦儿生辰

2014-03-12 13:44 作者:林紫菱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汉服吧看到有同袍提示今天是花朝节,本着同袍的理念,发了一条说说普及相关知识。又从好友惊鸿那里知道今天竟是颦儿生辰。不禁有些惭愧,顿觉自己枉称颦儿一声师父。

或许有人会惊讶我的说法。其实这声师父,只不过是我的一点点痴念,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读过《红楼》的朋友们一定都记得香菱学诗,拜的师父正是黛玉,而我学写诗,也正从这里来。且,曾经读《红楼梦》,每到诗词,都忍不住跳开不读(那时还是初中,读不懂),唯独是颦儿的诗,从来不肯跳开,不仅如此,还一字不漏地抄了一遍又一遍,因而滚瓜烂熟。后来尝试写诗,脑子里全是颦儿的词句,中学课本上那些诗,竟是一句都想不起来。有朋友说我诗词风格太伤,有朋友说我的诗有清照之风,殊不知,我的诗词开始,全在黛玉。

一曲《葬花吟》,动了多少人的心,催落了多少人的泪,我最的黛玉呵,她即便是伤心落泪都是那么诗情画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以桃花比黛玉,很多人反驳,说就算不以白莲比,至少也应该是莹白的梨花,无论如何也不该是桃花。算是每个人的感觉不同吧,我不曾解释,只是记得曾经看到的几句话:“桃花,七分明艳,三分清冷。”“桃花,是世上最寂寞的花。用尽生命开一树绚烂。”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最爱的,便是这句“冷月葬花魂”。网名来源于此,笔名林紫菱的“林”字是从黛玉,不敢自称“潇湘”“颦颦”“绛珠”,更不可能不知天高地厚地自称“黛玉”,是以从书中另取了“紫菱洲”一名。

无意间看到了黛玉扮演者晓旭写的诗词,方知她也是一个才女。惊讶又惊喜。一直对现在的几个翻拍感到失望,甚至觉得提了都多余。因此对87版有无可比拟的偏爱,晓旭在我心中的地位更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

晓旭的生命很短暂,只演过黛玉这一个角色。她所饰演的黛玉,相信除了我,很多红迷也都觉得黛玉似乎本来就是这样。我甚至觉得她就是为黛玉而生,结局了,她也就该走了。在我的有生之年,不知是否能看到超越87的《红楼梦》,超越晓旭的林黛玉,但就算有,晓旭在我心中,也已经根深蒂固,任何人无法动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写到结尾,发现又写跑题了。原本想要写黛玉,却延伸到了晓旭。或许在我心里,她们其实早已是一个人了罢。

颦儿才貌世应稀,独抱幽芳出绣闺。

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惊飞。

后记:本想着,为颦儿写一首小诗,无奈笔锋无力,恐亵渎吾师,只得作罢。愿颦儿在太虚一切安好,煮酒作诗,焚香抚琴,烹茶临帖,闲坐观书,一如往生,只是,再不要遇上神瑛,就这样,超脱凡尘,永远风雅无忧罢。

文/林紫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9033/

敬祝颦儿生辰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