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写作体验

2014-03-09 08:32 作者:安然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按说没资格写写作心得的。20出头写过一篇小说,发在当年地区报上,接着就是长达近20年的空白。不惑之年发表第一篇散文,总是疑心编辑先生一时疏忽,让小小的鱼越过了龙门。同事谑语:老兄大器晚成了!我调侃:小器未必不晚成。明眼好心人则劝我:啥年代了,还弄文,出力不讨好!隐约就知道:贼船一上,下半生休矣!

教书匠的底子,好为人师。生活之中但有所悟,必欲一吐为快。曾看过一善文,说是看书不如写书。写书不敢奢望,小打小闹还是不惧的。于是就生了蛇吞象的心思。好者不误,谁叫咱有此癖呢?

书海如渊,深不可测;典籍如海,汗牛充栋。而光芒四射的文坛泰斗不多,痞子文人到处都是。中间那部分写家倒是很辛苦的,有时候却又难免不上不下的无奈。在真文学尴尬的时候,假文人比真文人都会装腔作势,人模狗样得令人作呕,到哪说理去?

一向自知才疏学浅,至今不敢在大刊物大编辑部露面,钉子实在碰得太多了!债务多了不压人,虱子多了不咬人,谁说的?纯是屁话,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害怕,害怕债务也害怕蚊子,多多少少都害怕。胆小如鼠者是也!省报发过几篇小文之后,便很知足,总是没出息的酸相。换一个豪气满胸膛的人精,是会乘胜追击的,一举拿下某个高地也未可知。然而我面对前路总是忐忑不安。泱泱大国十三亿人口,能人才子多了去了,名人满天飞星光到处闪,你算个什么东西!

世上第一篇文章一定没有体裁上得分类,大约跟今天的散文差不多。刀耕火种的祖先,结绳记事若干年,一旦发明了文字,就觉得很美满,作些有益于他人的记录是很自然的事。于是乎,也记人也记事也发表议论也抒发情感。原始作家记录道:某日猎杀野牛一头,合伙干的,十分危险。差点付出血的代价。完事之后庆祝,跳光屁股舞,又学狼嗥直到月上柳梢头……作者是咱的祖先,接下来又记录了些什么涉及到祖宗的阴私,故避讳不谈。反正文章写出来了,后世子孙的文章再怎么美仑美奂,根子却在祖先那里。数典不能忘祖,做人该知道敬畏,于是就想到要老实些,谦恭些,不要弄了几篇文,便觉得有上长了明星的角,身上披了金缕的衣,一遇阳光便灿烂起来。百余篇小文是老老实实写的,这是游戏规则。倘不是三生有幸得遇芳明书恒二先生力助,恐怕至今一个字也不会加了“铅”的定语。我由衷感谢他们。

写作无须大才,多读多思多练而已。仅仅玩弄文字,或许可成语言学家,却不是写文章的。文章的要义是载道,是作者将个人对大千世界的感受借文字赠与读者,并将读者渡到美妙的彼岸。长安何处在,只在马蹄下。认识这个世界就是要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写作无须狂放不羁,尽管李白斗酒诗百篇;唐寅酒醉画蝴蝶。今天的诗人不好酒者大有人在。现代酒酒精含量大,十八碗能醉死三个武二郎!一般的文章须细思量慢下笔,多修改纳众议,不以卖瓜的王婆为榜样。

写作无须心太软,凡遇不平,必合于公道而录之,以醒睡者;删己文不必惜墨如金,刀剁腰斩公正廉明,可自设三口铜铡,一铡矫情不实;二铡卖弄风情;三铡言之无物或假大空。观他人文不必人云亦云作跟屁虫,啥时候也别忘了张扬正气从善如流;多用自己的脑子,多做独立的思考。伟人毛泽东最简短的名言就只有两个字“多思”;好县委书记焦裕禄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

为什么叫个写作体验而不是创作谈,因为不敢。拉了大旗做虎皮虚张声势,吓跑的不一定是敌人,有时候自己人也身受其害,再者说了,世间本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今天的文坛多么喧嚣!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演滥了争强斗胜蹩脚戏。单是文学界的名人排行榜隔三差五就闹得不可开交。梁山好汉当年排座次,一百单八将都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排起来也没费什么鳖事。咱们可就不行了,你是名人我也是,你是星星我也是,星星到哪我跟着,这就实在有些难办。据说当年共和国评军衔,人人争上游,唯独徐光达将军甘愿由大将降为上将,这样的气度如今疲软。大学的教授们哭着喊着争上《百家讲堂》,上去了又嘴角漏风,历史常识张冠李戴,信口雌黄不计后果。没上去的不怯气,就去拍广告,可惜知名度远不如大牌明星,只能卖假化妆品假药骗人。

据说世界级的文学巨匠排行榜已经排出,回过头来再排咱自己的。排名榜的作者们各怀鬼胎,拼凑出来的东西就叫人含糊。仔细瞅瞅,若干不尽如人意处。没文化的倒比有文化的靠前,假文化倒比真文化靠前,就怀疑投票的得了好处。其实,不管你如何闹腾,不管你如何“竖着尾巴当旗杆自觉不错[矬]”,诺贝尔文学奖却始终遥不可及,不要以为靠几个武打招式就可以哗众取宠,一部作品叫人记住50年,那才叫真的艺术。

什么都可以浮躁,文学不行。

文学贵在创新。文学首先是人学,得了解人懂人知人之性情。浮光掠影再现世态再现人情世故,蜻蜓点水般去表现人性的闪光点,除了浮躁还是浮躁。农人浮躁了,连块庄稼地都侍弄不好,遑论艺术精品。想当名人没有错,不想当名人的艺人太平庸。季羡林老先生就很怀疑那些说自己没有名利思想的人,意思是这类人虚伪了,没讲真话。言下之意是他自己就很重名利。窃以为然。我虽不才,却很想成名,若能成颗什么星更佳。美当了真的时候,当了一盏孤灯就寻思:成名之后咱干什么呢?讲学做学者,学历不够;出国深造当博士,钱不够;下海经商,胆小鬼怕淹死;最后的出路也许就是给人签名。黑鸦鸦的FANS们争先恐后吵破了天将自己围得密不透风的时候,那是他妈啥滋味!字写得不好也没什么要紧,名人的签名咱是见过的,像鸡爪子满纸爬的也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7782/

写作体验的评论 (共 10 条)

  • 荷塘月色
  • 晓晓
  • 昨夜星辰
  • 春暖花开
  • 大奔
  • 剑客
  • 老党
  • 心静如水
  • 昆仑一刀
  • 聿铭
    聿铭 审核通过并说 如今的文坛也早已沾染了浮躁的气息,也失却了真正的文学艺术品.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