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等待,岁月里的必然

2014-03-07 16:17 作者:紫殇未央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圆满,永远是短暂的。等待,却是永恒的。

人这一生,始终在扮演三个角色:归人、守望者、过客。拈花之间,不断转换着角色。你曾在月下守候过谁归来的哒哒马蹄声,你曾为了谁策马奔腾风尘仆仆,你又曾在谁的生命里匆匆而过?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远征的丈夫在东山,战争即将宣告结束,不用再在晚携枚行军了,他缝制了一身新衣。在一个暮雨潇潇的日子,躲在兵车下,想念着远方的新婚离别的妻子,等待着战争的结束,好回家团聚。

或许,从前的很多个夜晚,他曾从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仍处于军营中,只能抬头仰望星空,星星一闪一烁地勾勒她的脸庞;或许,在残酷的战争中,他曾想过逃走,可是她的笑容那么清晰的响在耳边,成为他坚持下来的动力;或许,他曾倒在尸堆中奄奄一息命悬一线,可她的身影在心头徘徊不去,让他咬牙爬出尸堆活了下来;或许......有太多的猜测,太多的深情,说不清,道不尽。

而现在,他只是静静的躲在兵车下等待着......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蟏蛸在户;町疃鹿场,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远方的一处僻远地,孤独地卧着一处小院,瓜蒌的果实,挂在房檐上。土憋虫在屋裏跑,喜蛛在门上结网。田舍旁的空地变成野鹿的嬉戏场所,鹳鸣叫在小土堆上。她坐在屋子里惆怅满腹,他们成亲时用的葫芦放在柴堆上已经三年了,而他们也三年没有相见了。每当夜幕降临,窗外就有鬼火闪闪烁烁飘荡,其实并不可怕,但是她心上的人却杳无归期,让她望穿秋水。突有一日,传言他即将还家,她起了个大早,将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遍,在镜子前细细打扮着,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她满心欢喜地等待着......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仓庚于飞,熠燿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战争终于结束了,又是一个潇潇细雨的日子,他终于从东山返家了!黄莺正在飞翔,闪闪发光的羽毛。他走在返家的路上,满心愉悦,想起当年自己骑着黄白色花马去迎娶她。她的母亲为她系佩巾,繁多的仪式一个个。还记得洞房时,自己亲手揭下她的红盖头,她满面的娇羞,姣好的面容,他们共饮交杯、共牢......那时,她眉目如画,不知如今是何风景呢?

写到这,我不经想起了郑愁予的《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qióng]音不响,三月的帷[wéi]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不知这位归家的征人揪动了几家窗内期盼的心呢?

又想到了戴望舒的《雨巷》,不知道这位归家的征人在途中是否也遇到了这样一位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诗经中没有给出答案。只留下了无限的猜测给后人。

最好的结局,莫过于征人平安归家,圆满团圆,他们慢慢等待白首。

最差的结局,不过征人不幸命丧途中或是妇人病死家中,留下另一个,经年的等待。

最可惜的结局,则是两厢平安,征人回家后却不识妇人,两厢错过,辜负了年华的等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7356/

等待,岁月里的必然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