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4-03-06 19:00 作者:溜河风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界上有一种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文/孔孔

接班清理磁选的时候,一根小铁刺穿过手套钻进了我的肉中,当时没怎么在意。回家坐在电脑前才发现手指隐隐作痛,仔细一看才发现手指有些臃肿,一个黑点昂然占据中间,显得格外耀眼,原来我的手指被刺扎了。家里没有针线,所以我就无计可施了,接着就出去吃饭去了,吃饭时我又感到了疼,这种被刺扎的感觉到的疼不是很疼,可是你又无法忽视它的存在。终于我买来了针线回到家或挑或拨,最后把它剔除肉中,可是手指还是冒血了。

回头想想自己都记不清多少年没有扎过刺了,小时候贪玩,像木棍之类的,信手捏来都是一把武器,在田野里玩耍经常被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扎到手,所以小时候手被刺扎倒成了经常的事情了。每每手被刺扎了之后都是向母亲叫疼,这时候母亲总是找来做活的家什,掏出一根针,她坐在一把小椅子上,做活的筐子放在腿上,我倚在她腿上,她先吹一下我的手,再慢慢的拨挑,哪一下我叫疼了,她总是再吹一下,总是被她那么一吹被刺扎的地方马上就不疼了。每次手被刺扎,母亲都从未责备,只是说着我的手太嫩了,扎刺倒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了,所以手指被扎刺之后反让我觉得这是件神圣的事情,因为无论多忙母亲总是停下手里的活,耐心的拿着针给我拨刺。

九十年代,家乡政府鼓励种果树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大批的果园席卷而来。而在果园的周围都种上了花椒树,一方面可以收获花椒,另一方面花椒树挨着长可以起到篱笆的作 用,用来防盗。秋天刚来,花椒就可以收获了。这个时节,母亲的手指是被刺扎的最多的时候,有时候一根手指扎两三个刺。被花椒刺扎过的疼和别的木棍之类扎过的痛不一样,它会在那一直痛,让人不得不马上剔除去。母亲总是等到晚上没事时在灯下自己用针挑拨,昏黄的灯光下母亲手里拿着针,对自己的手指反倒一点不疼惜,每每看到,总是使我想到母亲做针线活的样子。有一次我要帮母亲拨刺,母亲同意了,那也是我第一次正视母亲的双手,是这双手撑起了我们家的吃和穿,可是岁月那般无情在这双手上留下却是深深地纹路和泛黄的角质。可是我拨刺的速度太慢了,半天没拨出刺,反倒使母亲的手指流血了,我自己于心不忍,就此作罢,母亲反倒说男孩子是拿不起针线的,给了我莫大的安慰。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离开了家。一个人羁旅的苦楚不尽言说,每次从外面回来,看到母亲,那些落魄之感顿时全无,母亲成了我心痛的良药,成了我小时候拨刺的针。有一年我厌倦了在外的生活,决定回家谋生活,家里的人都不同意,母亲没说什么。有一次吃饭时她突然对我说了一句也好在家也好陪陪我。此事不久之后,我还是决定离开家出去过活,那次母亲送我到车站,现在回头想想母亲是最了解我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又听到小区孩子的嬉闹声,会不会有一个顽皮的孩子触动了路边的一些花花草草,又或是拾起那棵枯树的枝桠,然后被刺到找他母亲叫疼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7071/

刺的评论 (共 8 条)

  • 昆仑一刀
  • 晓晓
  • 聿铭
  • 思泳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今生依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