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时间都去哪儿了

2014-02-19 11:49 作者:哪一臉的悲傷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4年马年晚王铮亮的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的一首歌,大屏上配的是大萌子和父亲从小到大的合影照片,唱进了全国数亿人的心里,也感动了数亿的观众。由此想到自己的父亲,写下这篇文章作为怀念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

在我的成长历程中,父亲的形象有一个明显的转变。我小时候做错了什么事父亲总是打,父亲的鞋,家中的扫帚,母亲的擀面杖都是父亲随手拈来的武器,更严重的是正在吃饭时,有可能一个馒头劈头砸来,小时候常常为此流了不少委屈的泪花。直到离开家,到镇上读初中,父亲就从未动手打过我,顶多是言语的呵斥。后来上了高中,父亲就挑明了说,我今后不会再动手打你了,你已经长大了,一些事情也该有你自己的主张了。再后来我上了大学,我工作,父亲反倒像个孩子似的罗嗦起来,你在外不要不舍得花钱,最近生病没有,胖了还是瘦了,谈对象没有,在外生活要和人好好相处等等。也就是从这些唠叨中我也渐渐发现皱纹正在烙上父亲的面庞,有时候常常为了这些唠叨为父亲留下辛酸的眼泪,痛恨光阴无情带走了父亲的青春

父亲是个吃过百家饭的人,原因在于父亲的职业。父亲曾经干过十五年的木匠,八九十年代的农村正在飞速发展,大多数的人家都盖起了瓦房,而房子上的的门窗还不像现在可以直接买来,而是需要自己备木材,由木匠来完成。由此父亲走遍了十里八乡,吃住都在东家,也结识了各样的人,由此父亲遇见各样的人都能说上话,说得人家开口笑,这一点是别人永远都学不上来的,我甚是佩服父亲这一点。后来门窗活少了,家具都是现代化的了,父亲就改行了。父亲工作很是认真,那年的天我们家支了口炕,我周末回家和父亲睡一块,父亲突然坐起来大嚷着工人怎样干活怎样干活。父亲的辛勤工作也得到了别人的重用,由小工人到什么部长,到厂长,最让我吃惊的是父亲因为工作还出过国,那次打电话给我说他这一辈子做过火车飞机轮船,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行的水里游的都坐过了,也出过国了,作为一个农民他很知足了,那次谈话我觉得父亲像个朋友在和我诉说他的一生。

有一次回家看到父亲用上了超大屏的智能手机,我就笑他说他很时尚,我当时用的还是非智能机。他说了句恩,这个手机屏幕大,我不用戴花镜就能看到。我当时眼睛顿时就湿润了,我常年在外忽略了正在老去的父亲,以后每隔不长时间就打回电话啦啦家常,抚慰时间距离的些许伤痛。上次过年回家,父亲把他以前做木匠的家什都搬到了新盖的房子里,听母亲说以前别人有想买的,父亲说他即使送给有缘的人也不会卖的。母亲还常唠叨到他做了半辈子木匠只给家里添了几个小椅子还是用别人的废料做的,真是盖房子的住不了好房子,做木匠的用不了好家具啊。每每听到这些话语,父亲总是笑笑。

父亲是一个喜欢看新闻的人,上次送我到车站途中,给我谈及了习近平主席排队买包子的事迹,说他很是赞同现在所倡导的节俭。还谈及现在提倡家规家风,说我们家的家规家风虽然没有写在纸上,但在我们家每个人身上都能体现到,追溯到我爷爷奶奶,大爷们最后说出节俭,吃苦,实在,奉献八个大字算是默认我们的家风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剪一些岁月的光影,告慰匆匆闪过的青春,想念家中的含辛茹苦的伟大的父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2093/

时间都去哪儿了的评论 (共 7 条)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荷塘月色
  • 残留的回忆
  • 晓晓
  • 心静如水
  • 崔秀
  • 春暖花开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