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山深处有人家

2014-02-13 16:17 作者:寒星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寒料峭的二月,随朋友走进了寐以求的大山深处,去探视她深居漫漫大山里的舅爷。临行前,朋友对我有些信心不足,担心我吃不消这番苦旅。其实,我心中有数,尽管对此行的路途如何不甚了然,但登山一直是我的所,更何况此次机会难得,我又怎会望而却步呢。草草打理行装,欣然启程。

一条羊肠小道曲曲弯弯起起伏伏蜿蜒在崇山峻岭间,一行十人迤逦蛇行山道中,说说笑笑自有一番情趣。起初的行程倒也轻松,翻山越岭也不觉得有多辛苦。十数里过后,渐渐觉得腿脚哆嗦起来,路也越走越陡峭越行越崎岖,说笑声慢慢地稀疏了下来,而气喘声渐行渐强,打破了山的沉寂。我们走走停停,行进的步子显然慢了再慢,但没有人抱怨过什么,只是年轻的两个时而不时又漫不经心地探询还有多远的路程。

一路的艰辛自不必言说,但那一路的风景却始终撩拨着我的神经。大山的神秘和奥妙一直驱动着我那颗强劲的好奇心。山中氤氲飘渺的雾,清澈激越的溪,苍翠连绵的竹常叫我驻足流连。我兴奋得忘乎所以,我时而跑在队伍前时而又远远落在队伍后。我不放过任何一处吸引眼球的景物,我旁若无人,我摄我拍我照,倾我一腔热情和真心,把心动的一处处化为心仪的一帧帧。我唯恐一时的疏忽就会错过与之前世的约定,邂逅已是难能可贵,相遇更是来之不易。

此时节,大山里的余韵尚炽而春的脚步已然跋山涉水而来。途中时常遭遇到些许不知名儿的花木,其疏朗的枝头已鲜明地点染出春的色彩。登到最高处,气温骤降,冰风嗖嗖。我惊异地发现,满山的树枝上居然挂满晶莹剔透的冰凌花,一树树一枝枝,玉树琼枝般。通过枝上冰凌干净的纹理,显然还能捕捉到冰风掠过的痕迹。更叫绝的是,有那么些早开的花朵,被洁净的冰包裹着,宛若通透的玉,令人神清气爽,我终于在这大山深处领会到冬去春来的意蕴了。

费时三四个小时,终于接近了目的地。下到半山腰,影影绰绰见一板房的大致轮廓在浓雾中若隐若现。不待靠近,便闻数点犬吠,随即窜出一只狗来,紧接着便是主人训斥的声音,尔后是主客间的一通寒暄,最后鞭炮声起,空旷虚幻的山间便热闹了起来。凉雾似乎越来越重,在山风的搅合下,翻来荡去,除山谷里回荡着清脆的爆竹声外,一切皆迷迷蒙蒙的。

安顿好后,我又坐不住了。悄悄来到屋外,随意浏览。楼房不大,依山体势,坐落山腰上,整栋楼有房三间,中间为正堂,正堂两边各偏房一间,左边一间兼做厨房,全板木结构,座势坐北朝南。楼房左边逼仄的空地上建有牲畜栏和作坊各一间,四周竹篱笆相围。楼前是大深谷,如果没有雾,视野或许相当开阔。大山深处格局如斯,只是周边数里似乎并没有其他人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楼前护坡下有两棵高大的皂角树,此时仍光秃着满树枝桠,看它们的架势应该有百余年了,不知何时它们默默扎根于此,盛衰荣枯,与类无争。叫我纳闷的是,这一路走来,方圆数十里也不过仅此一两家人家。我想,这深山里的人家,就像这些古树,一旦栖居一地,无论偏荒苦寒,便心定神安,不离不弃。岁岁年年,出没云雾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山吃山,过着清淡的日子,与世无争。也许大山正是有了这样的人家,才有如此的魅惑吧。

听朋友说,舅舅是入赘舅妈家的,可舅妈跟两个儿女几年前就到城里安家去了,大家好几次劝他也搬出去,可不知何故他执意不去,年复一年毅然过着出入一条道,起居一张床的寡居生活。这或许是大多数山里人的生活写照吧。长期以来,恋家保根,安土重迁的思想在长辈们身上根深蒂固,无论山外的世界何等精彩,他们仿佛都置若罔闻,不为所动。倒是年轻的经不住大山外的诱惑,抖落心中那份沉重纷纷走出大山,寻求一条别样的路。只是到了年节的时候,他们仍会像远飞的燕子不管收获大小,披着山外全新的气息循着逶迤的山道快然归巢。

我这般美滋滋的胡思乱想,倒忘却了长途跋涉的疲惫。于是,我置他人于不顾,只身一人葛葛绊绊深入楼前的谷底,辗转溪畔竹海间,游离烟云雾中,沉醉忘归。渴了掬一捧山泉水,累了栖一角山苔石。掏空意识,聆听山溪曼妙的玄音,凝望烟雾缭绕的风姿。时光在空灵的意境里流淌。忘情之中,隐约听见山谷里的传音,我感应到,是亲友们对我急切的召唤。我明白,我更感受到,这一声声的召唤里所包含着的关爱和真情。不敢懈怠,我沿着来时那绺陡峭的山路,一路快走,并不时地大声回应着那越来越急迫的呼唤。同时心里涌起这样一个念头,不能给他们这些像大山一样淳朴厚实的山里亲友们带来担忧。即便走不动了,爬我也要爬到他们身边,报以他们一个安心。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艰难地走到了他们脚下。见到大家齐刷刷站在我头顶的屋檐下满脸释然的神情,我张大嘴,喘着粗气,报以两声傻笑。接下来,便是给我让座,为我倒茶。其实,大家都还在赶忙张罗中餐呢,可我一介闲人竟给众人带来诸多不必要的担心。舅爷的热情叫我羞惭,亲友的关爱叫我汗颜,而我却无以回报。

晚来的中餐在热烈欢快的气氛中进行,其乐融融。席间,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尽管我知道这算不了什么,大家也没有责怪之意,但我必须得这样以求心安。时间在觥筹交错间一滑而过,该说的不该说的,一切皆在半醉半醒间化作美好的祝愿,留在亲情的血脉里经年流淌。美好的日子总经不起细细地去琢磨,再美的宴席也有散去的时候。返回的路似乎悠游多了,不到一个小时安然归去。忘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忘不了这里的亲亲人家。真的,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绝没有一丝勉强。因为我记得,大山深处有人家。

走过了我生平最崎岖的路,翻越了我一生最高大的山,享受了我终身最挚爱的情,我心了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0561/

大山深处有人家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