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凯

2014-02-12 18:29 作者:阿丹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来电话说阿凯死了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大的悲伤,可能这些年学会了失去,也可能记忆太远的关系,已经变得忘却。

其实阿凯并不叫阿凯,他姓高,单名一个凯字,小的时候,我也只叫他小凯。

他家和姥姥家是邻居,所以我们住的并不很近,但小的时候经常在一块玩,我喜欢和他玩的原因很简单,他衣服很干净,长的很好看,脾气很温和,这些还不是主要的,他每次过来和我玩都会拿些好吃的或好玩的东西,尤其是好吃的东西,我从来没法抗拒。他为什么愿意和我玩,我没问过,他也没想过告诉我,直觉的我长的尔尔,衣服也穿的乱七八糟,脾气也不是很好,后来听说我书念的还不错,但他当时应该想不明白这个,我几岁的时候也想不明白这个,于是认定他应该是有点傻或有点蠢。

阿凯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刚开始的时候,他的父母一起做,慢慢的他的母亲就不怎么做了,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而他爸的生意应该做的挺好,他家买了我们那的第一辆车,运货的那种。

我们差不多一直玩到了上小学,我们那里地方很小,所以那所小学也很小,我记得我们那届只有两个班,我是一班,而他在二班。在姥姥家后院的时候,他说我们没分到一班,我说有什么关系。即使才上学,我都明白,在我们那个地方,在学校里被人说谁和谁好是要死人的。实际上,小学整个六年,在学校我们都是没什么接触的,而且我还知道还有不怕死的女孩要和他好的。我真的不是很介意这些,因为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被母亲告知我将来是要上一种叫大学的东西,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也不会再回来生活妈妈说,她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文革,没让她高考,也会去那个地方。所以在当时我并不认为那个地方一定比这里的青山绿水好,那个地方的人也不一定比这里的男孩女孩亲切,但是已经知道这里已经不属于我,因为我了解了母亲对那个地方的遗憾和热切。

不过我还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阿凯给我的好的吃的,偶尔在学校没人看到的时候,或偶尔去姥姥家的时候,上学了就不那么常常长在姥姥家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之后是上了初中的时候,可能是初二,我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那天也是在姥姥家,我母亲也在,他母亲也在,还有另外一个邻居,这种情况以前也很常有,后来我有想过,那天的事,即使不是那天,也会在另外的某天发生,时间也许不同,过程和结局一定是一样的,也是从那天我知道了,人生的极致,不是我看不上你,或你瞧不起我那么简单,而且相互的蔑视,像我的母亲和他的母亲那样。事情还是那个邻居引起的,她可能无聊,也可能是她真的那么觉得,她看着我和阿凯一起玩,忽然说了一句让我的妈妈和他的妈妈都火冒三丈的话,她说:“这俩孩子一起玩了这么多年,过两年也该订个婚了。”

我记得他妈妈当时立刻火冒三丈的喊,除了火冒三丈,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或者暴跳如雷,之类的吧,总之她说:“你胡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订什么婚。”其实原句我记不得了,这个意思吧。我妈妈表现要好很多,她很忍耐,但很轻蔑,说:“是啊,小孩子,懂什么。”我到底懂什么呢,我十五了,其实我是懂的,而且被人嫌弃,总是有点伤自尊的,但也就如此而已。况且那天晚上我听见妈妈在和爸爸很生气的说:“就他们那样的......,我闺女是要上大学的......,他们懂什么。”之类吧。

一个青还没绽开的而已。

后来就过了好多年,一年后过了中考,又三年过了高考,好像他初中过后就不读了,听说他去学了开车。后来大学的第一个天放假回家,又要去看姥爷,当时姥姥已经过世了。在姥姥家门前竟然碰到了他的母亲,我高中就去外地住校,很少回家,所以这是那次之后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母亲,他母亲出乎我意料的热情,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我母亲也难得的热情,热情到让我以为她们都忘了那次的事情,不够豁达的只有我一个人。他母亲邀请我的母亲和我去她家看看,母亲也没有反对,我一直都知道母亲也不是个特别善良的人,这次更确定了一点吧。

阿凯的父亲一如既往的不在家,意外的是阿凯在,原本以为他妈妈只是为了炫耀她家的富有,而我的妈妈应该也是只想展示我的学历,但是我原以为我的母亲还是要输的,因为她家的优点我的母亲一定懂,而我的优点他的母亲可以不懂,但是阿凯也在,于是我也不懂。阿凯穿的很随意,但依然很好看,而我依然长相尔尔,但懂得把衣服穿干净。他看见我的时候,第一次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没有。他的妈妈很夸张的说:“怎么这么生分啊,你俩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前几年还说要给你们订婚呢,那时候年纪还小,现在还真的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呢。”我看见血色冲到阿凯的脸上,之后听见我的母亲在说:“是啊,到了啊,小凯长的这么好,咱这儿老多家的姑娘都惦记着呢?看上哪家姑娘,婶给你问问去,不用多久嫂子就可以抱孙子了,哪像我家丫头又说要念硕士念博士的,还不知道哪年能让我看到外孙呢。”我看见血色又从阿凯的脸上一点一点的退去,而我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奈,我明白大人们在想什么,做什么,权衡什么,但依然无可抑制的悲哀。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凯。

冬天没过阿凯订了婚。

那年天阿凯结了婚,娶了据说是我们那儿最漂亮的姑娘。

第二年的春天阿凯离了婚,据说是他的母亲不能容忍那个热情的女孩整天都粘着他。

第二年的冬天阿凯又结了婚,娶了邻县很漂亮的姑娘,不是很热情,但是很本分。

过了几年,阿凯的老婆生了一个儿子,很漂亮,母亲告诉我这个媳妇真挺好,无论婆婆怎么挑剔,都能忍。

又过了几年,又是个冬天,母亲来电话的时候,很伤感,说阿凯死了,骑摩托时被大车撞死的,车上还有他的儿子,儿子当时就死了,他死在了医院里,三十二岁。

母亲说他们当时是要去媳妇娘家,媳妇的弟弟生了小孩,去看看。本来他是准备驮着老婆孩子一起的,但是他妈妈说带两个人很危险,于是只让他带着儿子,让他媳妇自己走。说有人看见他的母亲拽着他的媳妇边打边骂“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还说她娘家都是扫帚星,她儿子是被她方死的。说有人看见他的媳妇呆呆的站了很久,后来又哭笑了很久,之后对她婆婆说“我不死,我会好好活着给你看”。之后收拾了她的东西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包括阿凯和阿凯儿子的忌日。

没有问过母亲他葬在哪里,只是决定不再喜欢冬天。

阿丹杂记 于2014年2月12日17:5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0244/

阿凯的评论 (共 10 条)

  • 纤纤柳絮
  • 晓晓
  • 雨袂独舞
  • 夜川
  • 春草葳蕤
  • 春暖花开
  • 乐之云墨
  • 诗心云卿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审核通过并说 好
  • 海虹
    海虹 审核通过并说 赞!欢迎朋友来我空间踩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