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爱之心语

2014-02-07 11:43 作者:南极冰文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晨,丽红睁开迷糊的双眼,忽然想起来今天必须去参加培训学习,没有预约司机,只能坐公交车去。赶忙穿衣起床,走到阳台的窗玻璃前,透过湿漉漉的窗户看到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顺手擦了擦玻璃往外再看,真是一片白色景象,原来里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她不由自主地笑了。丽红喜欢雪,因为雪把大地换了一种颜色。夜里做还想到了雪,雪竟然真的来到了。

车站附近,人已经很多了,各色的羽绒服点缀着这雪的世界,更是精彩感觉。丽红穿了一件酱红色的羽绒服,脚上穿着厚底的棉皮靴。面带微笑的脸庞透着自信,耳边两缕弯曲的头发悬下来,又显示着丽红浪漫唯美的情结。丽红一边看着来往的车辆以及白色的世界,神情慢慢变得专注而又有些呆傻。一年来,丽红心里多了一种叫人猜不透的感觉,好像心里有事情,瞬间又感觉没什么事情发生似的。车来了,丽红上了车交了票款,找到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去学习的地方,路程大概一个多小时,丽红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车上观赏雪的美景了。培训学习虽说是为了工作需要,权当一次去玩也不错啊。丽红心里想着。

路边的杨树挺拔整齐,丽红很是喜欢。在市区,很少见到这样高大挺拔的杨树,而且是很长的路一直都是这样的景致。杨树挺起高大的身躯在公路的两侧站立着,像是迎接着过往的行人汽车,也像是在接受人们的检阅。记得天来这里时,丽红就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现在,大雪飘然飞舞,车子前行着,路边的杨树早已是枝条白发染成,换了色彩。也给丽红的心里多了想象的空间,靠在车窗边随着车的颠簸,眼睛看着看着累了,闭上双眼仿佛进入了梦境

春天时候,丽红和司机小刘初次来到公司办事,来到了主管业务的主任办公室。看见主任后,丽红心里赞美道,真是个帅气的男人,眼睛微大有点双眼皮,肤色微白,很是清新秀色。这样的人看到后也会舒心自然。丽红自然大方地介绍着自己。“我叫唐丽红,是丰源恒公司职员”。主任正视着眼前的女人,心里砰砰地加快跳动频率。心里暗自想到,多么韵致典雅的女人,微笑的脸庞露出洁白的牙齿,甜美的声音。上身淡蓝色衣,裙淡蓝色花,一双精美漂亮的高跟鞋,衬托着眼前这个女人身子高挑,更加的楚楚动人。平时看惯了工服,这身高档的面料以及时尚的装束在这里出现宛如一股清新的风吹拂着,让这个主任眼前一亮。看到女人伸过来的手,主任也伸出手来,相互握了一下,随即分开了。

“请坐”。主任随口说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丽红坐下后,说了公司现状,需要办理的事情。主任一一解答着眼前这个女人的问题。呦,眼前女人有名字,“唐”什么来着,短暂忘记了也无需过问。丽红站起身准备离开主任办公室,打开房门要离开时,回过头看了一眼主任又说道,“谢谢您了”。正好主任也站起身来送客。丽红看到这个主任高大匀称,真是一个很精神的男人。这个偏远的地区,居然有这么一个帅气的男人,说话和蔼亲切,她心里很是高兴,脚下的高根鞋随着丽红的思绪嘎登嘎登地响着,一直持续到车的面前。

主任重新坐在了舒适的椅子上,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刚才的话语又重新回味起来。

我叫“唐”什么,是“什么”公司职员。主任一点没想起来。只记得眼前的女人声音甜美,美丽大方,衣着时尚。像一阵春风掠过主任的心里,现在正好也是在春天里。他不禁笑了一下,又摇动了一下脑袋。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起来。

这边的丽红回去准备资料。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没记住什么。丽红心里埋怨自己,真够笨的,记性也太差了。某日,丽红和司机小刘又来到这里。见到主任后声音还是很甜美,笑脸依然灿烂。丽红笑称记忆力不好,方便以后联系,有事情多请教,要主任的电话。

主任说:“我叫陆景文,电话是…..。“路,大路的路吗”?丽红脱口说道。主任笑了,连忙说:“不是大路的路,是…”。主任顺手拿起桌上的白纸写下名字电话。陆景文,电话是….。丽红看到主任写下的名字很漂亮,字随人啊。丽红想着,这个人的姓字真是很特别,很少有这种姓的,很特殊,她深深地记住了这个人。

主任没加思索地给了电话,让丽红心里很高兴。丽红顺便留下了自己的电话。这次说话,两个人都像是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样,谈笑风生,兴趣盎然。主任看到眼前这个女人时时刻刻脸上挂着笑意,感觉是个即热情又大方的女人,心里多了一丝喜欢的感觉。其实从主任爽快的话语中也知道了,他喜欢和这样的女人说话,以致互留了电话。丽红知道主任的号码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告诉的。

公司要运营,需要当地租赁场地的证明,还要很多的手续。为此,丽红跑了很多地方,不明白的地方就要问问景文,把他当成了一个熟识已久的人,没有约束感。景文也乐于助人。电话联系方便自然。

丽红又来到这里,找到主任签字。这个主任看到丽红后,签字的手都颤抖起来。笑着连声说道:看我,看见你,我怎么不会写字了呢?主任的脸有些微微发热,心跳的感觉也在加快。主任知道了自己的感觉,非常喜欢眼前这个女人。丽红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她没有丰富的思绪去想这个话语。走出办公室时,主任一直看见丽红走出了楼道才转身进屋。丽红回到车上,跟司机小刘说了这个笑话。小刘说道:“唐姐,这个主任喜欢你吧”。“去你的,有什么喜欢的”。丽红接着话语说着。丽红的心里有过伤痛的经历,她的心里没有人琢磨清楚的,她不会喜欢任何人的。丽红想着自己的表哥也是双眼皮大眼睛,但不喜欢表哥这样的眼睛,好像大眼睛能把什么事情都装进去能看透一个人的心思,一点隐私的感觉都没有,所以看见双眼皮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但主任刚才说的话语她记在了心里,有些傻傻的乐意。

丽红在父亲眼里,是个单纯天真的孩子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儿,非常的骄惯,打车去买衣服,回来后父亲付钱。其实丽红给人的感觉永远是芳香四溢,透着韵味美,更像春天里盛开的花朵一样,永远的美貌动人。

景文这天晚上值班,在宿舍里看着书,可他的心里根本没有记住书中的一切。他翻看着手机的电话号码,一个甜美的名字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声音笑脸一一浮现。他终于拨通了丽红的电话。

“你好,在家里啊。”他问着。

“对,你怎么在单位吗?丽红问道”。

“是啊,今天我值班,刚刚打完篮球”。

“你喜欢打篮球啊,打篮球可以长高个子,看来你这么高的个子,一定跟打球有关系的”。丽红笑着说道。

“也许吧。现在我上班每天都会早来的,打一会儿球的”。景文高兴地说着。

两个人的电话聊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要挂断的意思。

这天晚上景文睡的很香甜。他做梦了,梦见丽红还在跟他说着话。

景文经常电话联系,丽红表面没事的一样,但心里很高兴,因为她也愿意这样的联系。

丽红有个记日记的习惯。在日记中写着,明明不喜欢大眼睛的男人,尤其是跟表哥一样的。但自己对他不讨厌,还有点喜欢呢。心里有想法绝对不能说出来,那样骄傲的心里岂不丢失了。

一日,几个人一起吃饭。席间,景文对丽红说,他对谁都很好。说者无意,听者却不自然。这时丽红的心里咚咚地加快跳动,脸有些红晕,她心里想着,为什么跟她们很好,应该跟我很好才对。这时丽红心里明白了,她喜欢这个人。确切的说,丽红那一刻上了景文。本来冰冷的心让一个男人无意中的温暖语言给融化了。听到他的声音时,她很高兴,也渴望着多一次看到景文。这顿餐吃了什么又说了什么她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个时间的思想转变了,而且丽红还唱了几首流行的歌曲。

景文一直也喜欢这个美丽大方,声音甜美的女人,城区人的穿着就是时尚,也给景文带来一股浪漫唯美的享受。要不然,他们不会给对方机会一起就餐的。景文商量着是否能够一起出去游玩,丽红却没有时间。

汽车的喇叭声吵醒了迷糊中的丽红,睁开迷茫的双眼,湿漉漉的窗外依然白茫茫的一片。雪依然飞舞着,变得轻飘飘的。丽红下了车,找到了车站附近的培训地点。里面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了,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后,拿着手机翻看着信息,景文给她的信息,丽红一个都没有删除,有时间就会看一会儿,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培训学习休息了,丽红站起身去方便一下,在楼梯的拐弯处看到了景文,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丽红急忙紧走几步,微笑地说道:“你也在这里”。声调拉长了很多。也自然地伸出手挎住了景文的胳膊。景文也高兴看到丽红,一边上下楼梯一边询问是怎么来的。“雪天要安全第一啊”,景文说着。看到有人上下楼梯,他们自然地把胳膊伸开了。也许在公众面前,形象是重要的吧。但此时丽红看到景文后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地笑着。

忘记了是哪次见面,景文问起丽红居住在哪里,有多大年龄了。

“叫我姐姐吧”,丽红笑着说。

原来丽红真的比景文大了一岁。“你的耳朵两边总有两缕弯曲的头发为什么”。 景文问着。

“因为我会梳理不同的发型啊,还会在耳朵两边梳理两根小辫,然后在扎起来啊”。丽红说着脸上的笑意一直浮现着。

“你真很特别”。景文自语着。心里喜欢的这个女人很特别,给人不一样的感觉。这些年来,没有什么女人在他心里有过甜美的驻留享受,眼前的女人看到一次心里就快乐一次,也渴望着多一次地看到她,好象自己像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有着蠢蠢欲动的思绪,想要恋爱的冲动。也许只有双方都喜欢对方,才有机会这样的多说一会儿,没有保留地告诉彼此一些东西。

总院里来了通知,景文升级院里干部。他很高兴也有点失落,这样看见丽红的机会少了,他发个信息告诉了丽红。他只是收到了十个字的回信,他多想收到更多的字。这边丽红收到景文的信息,淡淡地回了几个字,她知道也许他们之间的联系就要断了,没有必要联系了。

双方的互有好感都知道,没有必要说出来最重要,他们知道彼此之间的距离很遥远,不在一个地区。他们都有着互相尊重的心里,不去打破彼此的敏感临界点。

路边的扬树依然挺立整齐,一眼望不到路的尽头,开起车来更是潇洒自如。这个遥远的地区有这些景致让丽红喜欢,有个人在那里工作着,让她思念深深。她认为,她和景文的相识是一种缘分。“相识是一种缘分,伴着一份吸引;相知是一种真诚,伴着一份信任”。丽红的信息有种独特的魅力,深深感动着景文。

景文时常想念这个女人的一切,他很想紧紧拥抱住这个女人。过些日子景文就发个信息。“读这信息,你已欠我一个拥抱;删这信息,欠我一个吻;存这信息,欠我一个约会.....”。他想着这个信息就是自己内心的想法,根本不需要亲吻,不需要过多的话语,只是把内心的情感释放一下,。他想让丽红知道他的思念。他对丽红的思念每天在他忙碌的工作中度过。景文觉得哪些信息对这个丽红有些意义他都要发给她,而且必须收到回信他才放心。一次丽红故意不给回信,他一定电话联系会问哪天发了什么信息,怎么没有消息等等。彼此的一个信息回复,才能知道彼此的一切都安好,心里有塌实的感觉。这种无言的关爱让丽红知道了景文的心里一直有她。

丽红时常去公司办事。每次去的时候,都要在大厅里逗留一会,任何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原来大厅里有景文的照片。每次看看,都会想起他。但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这是她心里的一个秘密。景文不知道丽红的这个行为举动。

风儿热了又凉了。春天的嫩枝绽放,日的绿意蓬勃以及秋日的浓艳,这里给丽红留下了壮观的景致。这个地方的景文是她一生中懂得了思念之后想念的那个人。思念别人是一种甜蜜也是一种痛苦;被别人思念是一种快乐也是一种负担;只有双方都在思念着,那才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陶醉。

丽红和本公司的人一起去了青岛办事,公事办完,负责陪同的人员带着丽红在舰桥上参观,坐游艇在海上游览。在游船上观望着青岛的半山区的建筑形状,如同幻影的出现。蓝天,红瓦、碧水让丽红浮想联翩。绿化新颖的的海岸边各色男男女女的行走勾起丽红的思绪。告诉陪同人员先离开。丽红坐在了舰桥附近的沙土地上,望着涌动的海水,泪水慢慢溢满了眼帘。她终于知道了思念的感觉,对一个男人思念的味道,原来会有泪水,会时常想起这个人。可她不愿说出来,爱恋的感觉她慢慢咀嚼着。

丽红懂得了思念的味道,也想起有个男人曾经非常喜欢她,这个人几次打电话给她,并去家里找过她,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但每次丽红容不得人家说话,对人家不予理解冷眼相看。现在丽红知道理解了那个男人的对自己爱慕的思念味道,也感觉愧疚,没有用和气的语言去说话,去消了解对方的感受。

丽红从青岛出差回到城区后,她准备辞去那份工作,不去那个遥远的地方了。最后一次和司机来到这偏远的地区办事,居然在大厅里又看到景文,他立即迎了出来。

“我要近距离地看到你”。景文一边走一边兴奋地高声说着。

“还要拥抱呀”。 丽红笑着说道。

在这里彼此的遇见都给对方带来一个惊喜。眼前的这个女人,牵肠挂肚的想着。发着信息,电话联系着,可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了。景文真想上前拥抱住这个美丽的女人,要是没有旁人在跟前,他一定会这样做的。景文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丽红。而丽红的眼神是忧伤的。她简短地告诉景文,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以后不会来了。丽红谈到了父亲刚刚去世,就要流下眼泪了。她急急忙忙带着司机走了。

景文看见丽红离开的身影,他有一丝失落感。一年来,深深喜爱的女人就要离开了。嘴上说着再见,眼神久久不曾离开她的身影。

离开了,永远的不联系吗?景文没有这样的想法。

离开了,就意味着永远的不相见,丽红这样的想着。丽红父亲的去世对她打击太大了,她经常暗自流泪,这也增加了她的孤单寂寞。丽红又来到新的工作地方,环境的舒适,使人感到轻松自然。

窗外的微风吹动了眼前的龙柏树,丽红站立在窗前看着,思想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呆呆地望着眼前。手机的信息铃声响起,丽红转过身拿起桌上的手机坐在椅子上看着。

“寂寞的时候想想我,孤独的时候记住我,悲伤的时候告诉我,快乐的时候勿忘我,.....想我的时候打个电话给我。”景文的信息像一股电流通过了丽红的心里,她感觉到一阵的温暖,知道景文一直牵挂着她。

他们无须隐藏自己的感情。一些烦恼苦闷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终于可以无拘无束的再次通话了。他们把这几个月来的所有事情做了交流。直到手机没钱了不能通话了,他们才停止说话。

景文现在每天想着这个女人,他希望听到电话看到丽红的信息,他被这个优雅美丽的女人迷住了。即使在他吃饭的时候,他都要想到一起吃过的几次饭,说过什么唱过什么歌曲。这天中午景文喝了酒,脸红润,心里更加的燥热,思绪有些飘飘然。回到办公室坐在舒适的椅子上,他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丽红的电话说着:“今天我喝了一点酒,更加想你了。你想不想我呀。”景文的话说出来后,心里甜蜜了很多,至少可以告诉她,他的心里一直喜欢她,一直爱着她。

丽红听着景文喝了酒的不规则的话语,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

丽红用温暖的话语说着不同的话。她不敢说也想他,也不能说想念景文,她也不想接受直接的问话。她不想给彼此造成思想上的压力。一个人有了意异的想法,另一个人要及时止住,不能一味迎合,懂得尊重的必要。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啊”。丽红感觉自己真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强大,她不敢说出自己的爱恋。

“对不起啊”景文笑着。

但彼此的电话没有挂断,说着其它的事情。

丽红知道自己也时刻思念着景文,她不想说出来,可她写了出来。

第一次相遇,便记住了彼此

……

心跳的加速,瞬间爱之升华

互相的欣赏,有了眷恋的牵挂

距离产生美,也深深地懂得了思念

……

就象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

就象是两只相思,永远没有爱巢

即使我飞跃到你的面前

也只能深情的相望

……

丽红写过自己的思绪,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内容,只有她自己时常看看。这一切,景文并不了解。

丽红也写些日记,记录自己思想的飞跃跳耀。写过一封情书,看了又看,最后撕掉了。这一切,景文不知道。

这天景文打来电话问着:

“唐姐在哪里呀”。

“在医院”。丽红不由自主地说着。

“什么病,我去医院看你,真的想去看看你”。 景文立即着急地询问。

“不用了,在医院输完液,就可以回家了”。丽红轻松地说着。

“那一定保重注意身体啊”。景文关切地嘱咐着。

分开一年没有见面了,丽红终于有了时间,想去看看景文,因为她想念所以相见。约定时间地点,丽红亲自驾车前往,来到景文的办公室。丽红没有了时尚的装束,只是简单的衣着,简单的衣着中还是透着新颖洋气。丽红带着变色眼镜,是想遮住那双想念人的双眼。也许还有不敢正视眼前的这个男人。

坐在办公桌的两边。景文看着眼前这个叫丽红的女人。

“怎么样,工作忙吗?”景文关切的询问着。

“还行,不忙。有时候胡思乱想的。”丽红说着,但眼神没有正式地看着景文。她有些羞涩。

交谈中,丽红坦言自己应该是个扫马路的,那样就不会想什么了。坐在办公桌的对面,丽红很是伤感,那种豪情的语言没有了,只有听着景文的话语。此刻丽红像个小妹妹一样的依赖、温顺,没有任何反驳的语言。

没有多长时间丽红站起身,戴好变色眼镜,准备出来。

景文轻声地问道:“你为什么现在就戴变色镜”。

景文真想过来拥抱住一下丽红。这个让他时刻思念的美丽大方,韵致典雅的女人就在眼前。经常发着信息,电话联系着,说过想念她的话语,但此时景文也不敢亲自面对眼前的女人做出什么举动来。他怕丽红笑话他,不接受他。

丽红急忙戴好眼镜,说是已经习惯戴眼镜了,毅然走出了办公室。

景文送走了丽红,眼看着丽红的汽车走远了。他不理解丽红的这些言语,他想这个女人不是很聪明,怎么不理解彼此的感觉呢?

他们错开了一次拥抱的机会,也许永远的没有机会了。

开车回来的路上,丽红流泪了。路边高大的树木匆匆而过,丽红无心欣赏。一边开着车流着眼泪,一边内心怨怨地想着,景文那么最先喜欢自己的,让自己丽红慢慢懂得了这样的感觉,知道了喜欢与爱,知道了思念的味道。可如今,思念也只有思念了,见面一个礼貌的拥抱都没有。

其实这些都是丽红高傲的心里在作祟,景文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举动。

回家后,丽红躺在床上哭了起来,看着曾经记录的日记,哭了很久。她决定永远的不写日记了。她删除了景文的存档电话,不想看到这个号码发来的信息,不想接听景文的电话。只不过,景文依然发着信息,她是想回就回,不想回就放弃了。丽红想换手机号码,景文说换号必须告诉他。

这天夜里,丽红做了一个梦,梦见景文拥抱了她,轻轻地吻了她一下。她醒了,这时的记忆力非常好,这个梦非常的清晰,永远留在了丽红的心里,一直滋润着她的身心。

一阵电话零声响起,丽红接通了电话。景文快乐的声音传来:“唐姐,新年快乐”。

一阵电话零声响起,景文接通了电话。丽红甜美的声音传来:“你好,新年快乐啊”。

新年的信息声传来……祝:节日快乐!马到成功!陆景文

新年的信息声传来……新年了!珍惜现在的幸福,真诚祝愿朋友们健康快乐!年年顺利!唐丽红

2014年2月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8470/

爱之心语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