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夜

2014-01-26 08:25 作者:飘来飘去的小水母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楚秋秋在公交车站下无聊的走来走去,嘴里吃着冰淇淋,数着自己留下的脚印。旁边一位将收音机开的咿呀乱响的中年大妈一直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她,能在零下十几度的大天里吃下冰淇淋的,楚秋秋绝对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

楚秋秋向空气里呵了一口气,将有些僵硬的脚向雪地里跺了跺。苏哲怎么还没来呢,熊孩子又迟到,待会见了他一定要他好看,楚秋秋在心里嘀咕着。

今年的雪实在是太大了,走在路上都要格外小心,或许苏哲在路上不敢走太快吧。楚秋秋这么想着。

远远的,楚秋秋看到苏哲瘦瘦高高的身影走了过来,于是她飞速把手中的冰淇淋扔到垃圾桶,如果被苏哲看到了又要说她了。

“你怎么才来呀,我等了好久。”楚秋秋嗔怪道。

“没办法呀,单位里出了点事情,手机又没电了,辛苦老婆了。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楚秋秋拉起苏哲的手向前走着,今天是他们恋三周年纪念日,结果从前天开始A市就大雪肆虐,可楚秋秋偏要闹着庆祝三周年,苏哲没办法,他一向顺 着楚秋秋,只好在这样一个雪出来约会哄她开心。

“苏哲啊,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

“傻丫头,今天零下14度呢。”

握着苏哲的手,楚秋秋的思绪不由的飘远了。她最喜欢苏哲的双手了,十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皮肤白皙,活脱脱一双艺术家的大手。无论,苏哲的双手总保持着适宜的温度,不像自己,动不动就手脚冰凉。

她和苏哲第一次拉手是在什么时候呢,好像是三年前,那个时候还在大学里。在黑暗的多媒体放映室 ,楚秋秋不停的向双手呵气,可双手照旧冰凉僵硬。突然,旁边一双手温柔的将楚秋秋的手包裹住,手的主人笑着说“我是苏哲。”楚秋秋诧异的看向旁边的苏哲,他的笑容就像冬日里的阳光,他的手可真温暖啊。楚秋秋当时这样想。这好像就是她和苏哲的开始呢。

“老婆”

“嗯?”

“明天,我要出差了。”

“去哪?很久吗”

“嗯,可能很久不能回来了,一两年也说不定。”苏哲顿了一下“去日本。”

“这么远,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都不知道”楚秋秋有些不快,一两年呢。

“没办法呀,公司刚做出的决定,不然我刚才为什么迟到,领导在和我谈出国的事情。”

“中间能回来吗?”

“恐怕不能,辛苦老婆了。”

“只有一两年吗?”

“不一定,可能更久,可能不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苏哲并没有看着楚秋秋,好像只是在问吃饭了没有。

可这话对楚秋秋来说仿佛晴天霹雳,她狠狠地挣开苏哲的手,“什么叫不回来了,你不回来了我怎么办!你这是要跟我分手了吗!”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苏哲,她不知道没有苏哲的日子要怎么办。

苏哲伸手擦掉楚秋秋脸上的泪,无奈的笑笑“谁说要分手了,我可没说,我只说我可能不回来了,又没 说你不能去,等过两年我在日本稳定了,就接你过去,我们结婚。”

看着一脸泪痕的楚秋秋,苏哲心疼的把她揽在怀里,“好啦,不哭了,多丑了。老公抱抱。”

在苏哲怀里,楚秋秋破涕为笑,就知道苏哲不敢说分手。可是,为什么苏哲的怀抱也有点冷了呢,可能今天真的太冷了吧。

楚秋秋将苏哲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熨过叠好,放在他的行李箱里。

“死苏哲,你就光看着,也不帮我,把我当仆人了啊!”

苏哲靠在墙上,笑眯眯的看着楚秋秋说“不要不要,我要多看看你,以后,都看不到了。”

“狗屁!”楚秋秋将手中的衣服砸到苏哲脸上“什么叫以后都看不到了,你要是敢在国外移情别恋或者敢不娶我,你就死定了!哼!”

看着瘦瘦小小的楚秋秋,苏哲不免的有些心疼。“老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

“没事,不就是一两年吗?以前没你的那二十年,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啊,这个衬衣得带着。”

“老婆,以后少吃凉的,我不在没人管你了,可不许乱吃。”

“嗯,我知道。”

“老婆,以后记得吃早饭,少喝奶茶,那玩意不好。”

“好。”

“老婆,我想吃你做的咖喱饭了,以后都吃不到了。”

“嗯,明早给你做,你带到飞机上。”

“老婆,以后别那么任性了,除了我没有谁能那么迁就你了。”

“你知道就行,所以,没了你我估计我就嫁不出去了,所以,你得娶我。咦?这个裤子还没熨……”

“老婆,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一直忙活的楚秋秋突然停了下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在苏哲的衣服上,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压抑,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外面,雪好像更大了些,已经十一点了。 ?

楚秋秋将脚下的雪踩的咯吱咯吱的响。苏哲走在她的旁边,宠溺的看着他。

“苏哲,这么晚了干嘛非要送我,我自己可以坐车回家的。”

“不行,我不放心啊。”

“那坐公交车好了,干嘛一定要走着呢。”

“我想多看看你,多和你待一会,我的老婆那么漂亮,想多养养眼。”

“就知道花言巧语。”楚秋秋嘴上生气心里却很甜蜜。

苏哲真的可以说是很好的男朋友,记得大学里有一次苏哲已经坐在回家的长途车上了,而楚秋秋突然高热,苏哲就那么从车上下来回到学校照顾生病的她。

还有那一天的十佳歌手决赛,苏哲在全校同学的面前表白,要和楚秋秋一生一世在一起。

“前面就是文化路了。”

苏哲猛的一颤“呵,太冷了,我都打哆嗦了。老婆,玩个游戏吧。”

“什么?”

“我蒙上你的眼睛带着你走,看你信不信任我。”

楚秋秋无奈的笑道“苏哲你还小嘛,好吧,看你明天去日本,满足你。”

楚秋秋的双眼被苏哲蒙了起来,苏哲冰凉的手触碰着她的鼻尖,她可以嗅到苏哲手上好闻的味道,只是好像隐隐约约有点腥腥的。

“苏哲,你的手真冷。”

“傻丫头,是今天太冷了。”

“很久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不行,要走过文化路。车祸的地方有血,你看了害怕。”

“你怎么知道文化路有车祸的?”

“嗯……你老公神通广大,什么不知道。”

他们就那么走着,楚秋秋什么都看不到,只听见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

“老婆,说件事。”

“嗯?” “我走了以后啊,不要找我妈,也不要给他们打电话。”

“为什么?”

“你想啊,我爸妈本来就想我,看到你会更想我的”

“嗯,好吧。”

“还有,也不要联系阿明他们。我不在,你不能联系别的男人!”

“呵,真小气啊你。”楚秋秋淘气的锤了苏哲一拳。

“对了,我去日本的任务很重要,要进行保密工作,所以你可能暂时也联系不到我,我也没法上网没法联系你。不过,我答应你,一有机会就联系你。”

“什么工作,这么讨厌。”

“你先说,答不答应我吧。”

“嗯,我都听你的。”

“一言为定。”苏哲放开了楚秋秋,楚秋秋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她突然觉得,此刻看到的苏哲有些不真切。 ?

“到家了,老婆。”苏哲有些不舍的看着楚秋秋。“已经十二点了,早点回去睡吧。”

“嗯,苏哲,明天我做好了咖喱饭给你送去,你路上小心。”

“好。”

“亲一个。”楚秋秋调皮的眨眨眼睛。

“老婆,楚秋秋。”苏哲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我爱你,真的。”

楚秋秋的泪水不停的掉下来“好啦,以后还会见到的,我会嫁给你,我会等你。”

苏哲抱着她,将嘴唇吻了上来。

苏哲好像哭了,他的泪水好凉,他的嘴唇也那么凉呢,今天确实很冷啊。

“好了,老婆,回去吧。回去不要上网,不要看新闻,直接睡觉,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好。”

“说你爱我”

“我爱你,老公。再见。”

“再见,老婆。”

看着苏哲离开的背影,他走的踉踉跄跄,有些狼狈,要出国那么久,很难过吧。

楚秋秋回到家里却毫无睡意,打开电脑查一查日本的天气吧。

苏哲说不要看新闻,可楚秋秋还是看到了。今晚七点文化路发生一起车祸,死者,男,25岁。图片上的男人趴在地上,红红白白的血和脑浆似乎被冻住了,像一朵花。

那个身影楚秋秋在熟悉不过了,那件羽绒服好像苏哲今天刚刚穿过,是他俩一起买的。

可是,苏哲刚刚还在,他的手是凉的,怀抱是凉的,泪水是凉的,他的吻,那么冰。

雪,似乎停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6415/

雪夜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