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自己

2014-01-15 22:03 作者:普罗米修斯*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打了下午的最后一个铃,我从热闹的教室中出来,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这时的我有种异样的落寞,端的让我停驻于台阶,回头仰望离我很近的教室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也不知是谁拍了我一下肩膀。我缓过神来,正了正,夹在腋下的练习册,把手插进校服口袋里,缓缓的走下阶梯。下楼的时候好像有几个熟悉的人和我搭话,可是我都没有理他们,他们也都看我没有抬头看他们,于是,各自的走下楼去。虽然是早放学,但我也没有停留在学校外的小铺。这时的我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周围的人,也没有思绪去领会周围的景,尽管他们多么光彩,明亮!

回到家中,感觉到十分的累,看着手里厚厚的练习册和里面夹杂的依旧油墨香的卷子。看见他们,是真的好烦。我把他们安置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省的在我开心的时候看到他影响心情。

看到床,我就把所有的不开心带到上面。仰面朝天的躺了上去,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好长时间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眼睛一直没有闭上,眼前的卧室灯依旧在我眼中存在。可究竟是为什么这样呢?我洗了洗把脸,看着镜子里正在滴水的面孔,凝视许久,我发现我对镜子里的人是那么的生疏,好像忘了他是谁,也说不出他的名字。

可能只有在身边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在能看清楚最真实的自己吧,所有的粉底,所有的妆容,所有的有色面具也都会在洗完脸后。分离,瓦解,一件件的崩溃。

剩下的,只有那个最不愿承认的。孤单的,懦弱的,逃避悲伤的并且自己。也只有自己可以把这些伤口给别人看了。以前我会和别人去诉说悲伤,可最后发现悲伤不过是插在自己胸口上的一把三棱刀,拔出来,只会溅别人一身血。我不希望我的血在别人身上,我宁愿这把三棱刀永远在我的胸口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打开电视,一切的一切都出来了。虚假的方便面,名不符实的洗发水,还有一系列的浮夸药品,都以广告的形式出现,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很吵,我需要一点安静。

天也渐渐的黑了,屋子里也渐渐黑了,我不需要开灯,因为自己的眼睛早已变的和色一样朦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4165/

自己的评论 (共 7 条)

  • 雨袂独舞
  • 乐之云墨
  • 大千
  • 婉约
  • 春暖花开
  • 晓晓
  • 荷塘月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