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现世现报(真实小故事连载)六、兴存朝存魏吉存?

2014-01-10 12:54 作者:江河惠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六、兴存朝存魏吉存?

兴存、朝存、魏吉存,这是三个真实的名字,而且是在“一大二公”时期统治了一个生产队几十年的三个“领袖”人物。兴存、朝存是堂兄弟,姓张。兴存是会计,朝存是副队长,吉存是队长。兴存读过两年书,朝存和吉存都是文盲。这个自然村很小,只有三四十户人家,都是外来户,土改时划分成份时,全村只有一户地主,其余都是贫下中家。

如果真有必要反思那个时期的得失,我认为最大的失误在于让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懂的人当权,“一大二公”的失误就在于此。

这三个人解放前都没有劳动过,他们不会犁地,也不会种田以及收割打碾之类的农活。让这样的人指挥全庄人生产劳动,和三岁的小儿过家家似的一切都是瞎胡闹。可是我们要的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宁要人吃草,不要红旗倒。”

再回头说这三个人,魏吉存的口头禅是:“我是共产党培养的,我就共产党,谁反对我,就是反对共产党……”

社员劳动时,他像劳改农场的管教,站在地头,或者跟在社员背后,说三道四;骂张三,训李四。从上工到收工,斥责话不停,满口白沫不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副队长张朝存,声音洪亮,悠长,站在村头一喊,全村都能听见。因此他的职责是喊社员上工,宣布指令。

会计张兴存常年在家转悠,或者在生产队队部呆着。他时常翘起二郎脚,品茶吐烟圈,想鬼怪点子。不过他对生产队账务方面还是很精通的——对这点真有点让人不可思议,一个只上过二年学的人,是怎样达到那个水平的,是天才?——并且创造性地实行了工票制。寓于一寓的山里人,当时没有电视电影的情况下,凭空能够想像出了码头老板管理模式,真还有一定的管理天才头脑。这种模式社员劳作一天,根据劳动强度、数量,再加上副队长张朝存的喜欢(面子)发给工票,月底由张兴存统一记在每个人的《社员劳动手册》上。从管理角度讲,高效,准确,可是到年底一比,却出现队长、副队长以及这三人的亲戚六故的工分和壮劳力相差无几,而他们时常是偷懒耍滑,“出工不出勤,出勤不出力。”几年把一个本来很穷的村庄变成了一个“生产靠贷款、吃粮靠返销、生活靠救济”的“三靠队”。

……星转斗移,时代变迁,随着改革开放,三个统治了一个村庄近三十年的风云人物终于退出了政治舞台。但他们临下台也没有忘记把生产队的财产瓜分一空。生产队的五间队址,占地二亩多,归魏吉存所有。张朝存将队上的打麦场,占地三亩霸占了去。老狐狸张兴存表面什么也没要,后来村里传出将生产队现金暗中挪去。

“叮哩来的嗙里去。”这是我们老家的一句俗语,意思是家产要自己挣,如果来路不明,那就来得快,去得也快。一句话,飞财不养人。对这个事我没有作过深地调查研究过,不过这三个所占去财产去得不但快,而且奇特。

魏吉存有两个儿子,儿子分家时将所占去的这五间队址,分给了小儿子。小儿子不成器,村里人起了个外号叫“烂干”。这个烂干真是个活宝,到处欠账,又是文盲,不识一个字,最后他也说不清欠了谁的多少,任凭债主人一句话,他就承认是多少。长年在外面打工,却懒得出工,即便是出了工,他挣得钱没等他领就被债主早早领走了。最后他欠同村一家一千元,没办法偿还。结果他将五门房拆掉,给他母亲在路边盖了一间猪圈搬的小房,却将宅基地抵为欠款。拆下来的木料,零星卖掉,甚至送人。

张朝存将所占去的打麦场失去得更可笑。他把自己的老婆有病不好好治疗,冻饿折磨死了,却把姨表哥的婆娘勾去,跑到河南不知去向,现在不知死活。打麦场盖的三间土房,被表哥拆除了;场地最后原归村社所有。

兴存落脚也不十分好,他有五个儿子,老了谁也不要他。五十多岁时,外出打工将腿摔断,没钱接骨,回家住在一间房中,吃的没有不说,连屎尿也送不出去。死得也很悲惨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2713/

现世现报(真实小故事连载)六、兴存朝存魏吉存?的评论 (共 7 条)

  • 春暖花开
  • 婉约
  • 今生依梦
  • 剑客
  • 昆仑一刀
  • 晓晓
  • 荷塘月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