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凤凰山·鸟柏树(短篇小说)

2014-01-09 09:53 作者:江河惠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洮河林区有座凤凰山,山上长着柏树。

凤凰山座落在一个较为开阔的山坳里,四周三四里开外松林密布,大山环抱。这儿的地形与其它密林中较为开阔的山坳别无二致;天穹隆,地如盆。可是如果当你站在某一个制高点再细心观看凤凰山一带,那就是另一派景象了。极目远眺,远处重峦叠嶂,茫茫苍苍,趋来若奔马;近处奇峰林立,直立的、尖锐的、方正的,浑圆的,曲折的,东南西北金木水火土咸备,静如凝结。凝神鸟瞰,起伏万变的群山恰似暴风降临前的天空。从西南山涧潺潺流来的洮河,七扭八弯,宽宽窄窄,恰似暴风雨降临时前的闪电,将凤凰山圈围成一个神奇的宝鼎般的河渚,而凤凰山活像将要飞出这个神奇宝鼎的凤与凰的倩影。从整体上看,这一带山川无崩蚀,草木繁茂,芳草萋萋,山色油油,河水甘冽,土腻石润。在堪舆者的眼中的确是块藏风得水的宝地。

每当幕降临,凤凰山上便灵光四射,异彩缤纷。“即即”,“足足”凤与凰一声和鸣,百鸟就齐向凤凰山集会。于是,在鸟柏树的枝枝桠桠上葡萄般地栖落着无以计数的各种各样的鸟,凤凰山便成了鸟的王国,鸟的世界。

鸟柏树无私地为百鸟做床,百鸟滋养着鸟柏树。

鸟柏树是当年凤凰集香木涅槃时丢落的种子生长的树,是种极有灵根的树,因此天长地久,在老树的枝桠上慢慢地长出百鸟的形状来;而且长到与鸟一般大小时就停止了生长。更为奇特的是,鸟柏树所长的木鸟随着各种鸟的兴亡而兴亡。这样,凤凰山上有多少种鸟,鸟柏树上就惟妙惟肖地长出多少种木鸟,遗憾的是鸟柏树长出的木鸟一律同鸟柏树的颜色,无论哪一种是灰褐色,没有百鸟那夺目的光彩,不然就难辨真伪了。

鸟欢,树旺,这祥和的岁月不知过去了几世几代。有一天,一个身背羽翎弓,头戴鹖尾冠的猎人突然来到凤凰山脚下。百鸟欢跃,猎人走到哪里,哪里的鸟便叫着向猎人扑来欢叫,有几只胆大的小鸟儿竟落到猎人的肩头亲热。猎人搭弓引箭,“瞍!”一支羽翎箭离弦飞去,一只黑红公翟应声落地。只见它疾力挣扎了一会儿便开始抽搐,“咕,咕,咕咕咕……”一只母翟从树梢飞落下来,围绕着公翟,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喘息般的呼号。一只,两只,三只……有十几只翟接连飞落下来,包围住死翟哀鸣。“瞍,瞍瞍!”猎人毫无怜悯心,却连发数箭,又有几只翟应声倒毙。其余的翟这才清醒过来,慌忙逃散。鸟柏树上的其它鸟方知面临大敌。这几“呱呱!”那儿“哇哇!”这边“啾啾!”那边“嘤嘤……”叽叽喳喳,百鸟惊叫着互通情报。争先恐后地逃离凤凰山,向四周的大森林中没命地逃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四周的大森林也不安全,那儿同样有许多戴鹖尾冠搭羽翎的猎人在等候。百鸟们大难临头,长着飞翅,也难逃明枪暗箭的射杀。

从此,凤凰山一带哀鸿遍野,没几年,栖息在这儿的鸟类一种种地开始绝迹。连超脱生死界线的百鸟之王凤凰也没条件永生,从那时便告别人类,变为神话,变成画家笔下奇幻的形象了。最后只剩了一种玲珑小巧的比麻雀还小的没肉的小鸟。这种小鸟不知哪朝哪代成为有闲们的玩物我无法准确地告诉您,如今当地游手好闲的人仍然抓来关在笼中玩赏。公的叫“红雀儿”、母的叫“麻鸟儿”。这种鸟大多数从早到晚一声接一声地呼叫着一种单调的四字句,玩鸟的破译为“吃会儿醉洒”,我认为是四字箴言:“智昏罪咎”。个别的有叫五字句的,他们说是“新青禾煮酒”,价上百元。

说来也怪,鸟柏树上的木鸟也从那时候起一样一样地相应地减少,慢慢地,鸟柏树变成了一种普普通通的树,一种当地人叫不出名的香柏树,树身不高,材质紫红,七枝八杈的树枝铁硬无比,砍来烧火,有种醉人的奇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2414/

[原创]凤凰山·鸟柏树(短篇小说)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