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再买一棵白菜吧

2014-01-06 21:30 作者:散漫山人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节气已悄悄溜过小,西伯利亚的凌冽的寒风还没有吹来,一场绵绵的细还是依恋着秋天,下的软软绵绵,淅淅沥沥,没有一丝的天的意境,倒是早晚风吹到身上,徒填了一丝丝的寒意。

随着节气的深入,天明显变短了,下班的时候已经天已经擦黑了。骑车子回到小区门口,一群下班的邻居围着一辆地排车闹哄哄的,近前一看原来是都在抢购白菜。“立冬萝卜小雪菜”,“小雪来,出白菜”。到了居民传统的储藏白菜过冬的时节了,冬暖大棚里的反季节蔬菜应有尽有,让人忘记了季节的变换,可北方年岁大点受过苦的人对大白菜还是情有独钟,辣椒白菜伴随着长辈们渡过了一季一季的严冬。

卖白菜的是一对六十来岁的老两口,拉车的驴子拴在旁边的绿化树上,不耐烦地打着响鼻。现在到县城买农产品的都是拖拉机和机动三轮车,农村养着牲口做伙计的已经很少了。老头吸溜着清冷的鼻涕,用满是踆裂的手帮买白菜的人们剥着菜帮,老太太忙碌的边帮买主过称,边不时讨好地朝买主微笑:“这是您挑的三颗,二十一斤,一共四块二!用袋子装回去吧,有空您就把袋子送回来,没空就放家里用吧,庄稼人不缺的!”

车辕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老人的小孙子。穿着薄薄的带卡通冬衣还是冻得瑟瑟发抖,两只小手捧着一包干方便面咯吱咯吱啃着。小家伙啃完方便面,跳下地排车,去逗引拴着的驴子,“离驴子远点啊孩子,别让它踢着你啊!”爷爷边剥菜帮边怜惜招呼孙子。小家伙又乖乖回到车上坐好,无聊的看着买菜的人群。不多时候,小家伙就不耐烦了,“爷爷,什么时候回家啊?都黑了天了”,“好孩子,卖完咱就回家,卖了白菜爷爷给你买包子吃啊!”,孩子就又静静地瞧着买菜的人们。

“这么冷的天,咋不让孩子在家啊?别把孩子冻坏喽!”买菜的人只怪孩子爷爷奶奶太狠心。

“唉,孩子的妈都在外面打工了,顾不上孩子啊,家里的地都是我们侍弄着,说过几天变天,生怕白菜冻到地里,今下午砍了白菜,这不从幼儿园接上孩子就来城里了,孩子放家里不放心啊!”爷爷头也不抬的回答。“俺孩子可听话了,是吧孩子?”爷爷慈的冲孙子说,孩子吸溜了长长的鼻涕用力的点点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等到我选好了白菜,人们买好白菜已经都散了,车上的白菜也所剩无几了。“大爷,这么大年纪了,种点小麦玉米的就行了,怎么种起菜了?”我有点诧异,种菜要耗费好多力气的。“今年不是涝了吗,俺村的地都在黄河大堤内,小麦倒是收下来了。玉米也播上了,肥料也施上了,今里那场大雨都把苗子淹死了!”大爷叹了口气,“水退了后,寻思着还能让地慌着吗,就种上了五亩白菜,种白菜的多了,价格也不行了,前几天才买一毛多一斤。收点就比不收强吧,慌着地老百姓心疼!”

看着坐在车辕上的孩子,瞧见大爷还在帮我剥菜帮,我的心里骤然一酸:“大爷,不要剥了,过过称吧!”“你们小区的人就是好啊,不跟我们农村人一样斤斤计较!”。大妈麻利的给我过好称:“大兄弟,你的白菜二十一斤,四块两毛钱,给我四块钱吧!”

我执意给大妈留下四块五毛钱,大妈非要找钱,我鼻子酸酸的赶紧走开。

回家跟爱人说,爱人唏嘘了一阵说:“你做着饭,我再去买几颗,一家子太可怜了!”。不长时间,妻空手而归:“我怎么没有看见卖白菜的啊,准是卖完回家了吧!”。

望着窗外初升的冷冷月光,一幅画面呈现在眼前:若隐若现的月光下,老汉双手揣在袖筒吆喝着牲口,老太太捏着一车白菜换回的不够城里人一顿饭钱的不足一百元钱,孩子应该熟睡在奶奶的怀抱中,呓中嘟念着热腾腾的肉包子。呱嗒呱嗒的驴蹄声在静谧的色中寂寞着远去……

下班的路上,看到老农在卖白菜请买一颗吧,不管家中的厨房是不是存了一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1782/

再买一棵白菜吧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